李继亭:立法会再“流会” 预算案恐“流产”

2013-04-18 07:17:12  来源:大公网

  立法会昨晚又一次“流会”,迫使所有与财政预算案相关的讨论再往后拖延七天。这虽然是本届立法会的首次,却是回归以来第七次。每一次“流会”公共服务都不可避免造成严重影响,但相比与以往,此次受阻的是财政预算案,任何一天的阻碍,不仅关系到政府的正常运作,更会影响到七百万香港市民的福祉。但一手策划这次“流会”的人民力量陈志全,不仅没有为自己的丑陋行为感到羞愧,还幸灾乐祸地大说风凉话,似乎市民的福利开支是否延宕与他们丝毫无关。如此自私自利,一切以一己政治利益为出发点的政客,竟然还自称是“民主派”,真是侮辱了“民主”二字!

  事实证明,这完全是一起有策划、有目的的政客手段。按惯例,逢周三的立法会大会将在当晚的十点钟结束,未完的可待第二天继续。但人民力量的陈志全等到快十点时,立法会议员大半已离开之际,突然以“人数不够”要求点名,直接导致“休会”。当然,任何议员都有权去要求“点名”,但问题是,为何昨日由上午十一点到晚上九点半之前的十个小时里,人民力量三名议员不要求“点名”,反要到距大会结束前十分钟才做?其行事目的是尊重立法会规则,还是刻意导演“流会”闹剧?

  反对派策划的政治伎俩

  受此次“流会”影响,原本今明两天可进行讨论并表决的财政预算案,被迫要再推迟七天,直到下周三才能继续。但这或许仅仅是一个噩梦的“开始”。早在本周初,人民力量一众议员已表明将提出超过八百项修订,意图以“拉布”的形式瘫痪立法会,迫使政府接受其提出所谓的“全民退休计划”。显而易见,不论是昨晚的“流会”,还是即将在下周继续的“拉布”,整个立法会的运作势必受到严重影响。而由于政府早前申拨的临时预算拨款,只是政府一年开支的百分之二十,预计只够用到五月底,若“拉布”无法受到有效阻止,可能无法在五月内通过预算案,令政府到六月出现“无钱用”局面,最恶劣情况会瘫痪政府,严重影响市民日常生活

  事实上,“流会”与“拉布”是反对派惯用的手段,诸如公民党的毛孟静以及反对派文人学者陈健文也曾多次明言,“拉布”是较文明的手段,可以获得更好的政治效果。从回归以来已最少发生七次,市民记忆犹新的是去年五月底的政府架构重组,包括公民党、民主党、工党、人民力量在内的反对派提出超过一千项修订,令立法会白白浪费一个月的时间去处理。当时的公民党毛孟静与余若薇之流,还在不断为“拉布”与“流会”寻找藉口,声称这是可正常运作的政治手段。但讽刺的是,言犹在耳,仅仅是过了不到一年时间,曾经“团结一致”的反对派,竟然又会为了“拉布”而一百八十度转变立场。

  公民两党立场前后迥异

  例如,民主党主席刘慧卿表示,预算案对政府运作很重要,不想见到拉布令政府财困,以致影响民生服务。公民党党魁梁家杰则说,公民党决定不参与拉布,亦倾向撤回早前提交立法会秘书处的修订。梁家杰表示,公民党支持争取全民退休保障,但认为以拉布方式表达未必适切;而拉布会瘫痪政府运作,影响发放综援及公屋免租等,所以不会参与。另一名党员毛孟静担心市民会有“拉布疲累症”,营造“狼来了”的效果,令市民厌倦。工党何秀兰则称,不希望拉布影响社会福利受助人,亦不希望市民做“磨心”。

  真是变脸何其之快!同样是反对派阵营,同样是曾经的“五区公投”战友,仅仅是过了一年多时间,竟然有如此大的差距。同样是涉及“长者生活津贴”的财政拨款,反对派去年可以不理会市民的感受,更不会担心“拉布疲累症”,何以突然转??

  须为公众利益受损负责

  答案其实并不难理解,反对派从来不是一个团结、原则与立场一致的阵营,不同政党各怀鬼胎,各有各的利益算盘。去年一同策划“拉布”与“流会”,是出于对新任行政长官梁振英的“下马威”,以图从中获得更大的政治筹码,是有茼@同的利益。但走极端民粹路线的人民力量与社民连,去年已信誓旦旦明言一定会继续“拉布”,说下话无法收回,更何况,他们深知,只有更激进与极端才能令支持者满意。与此相反,一直苦心筹谋参选二零一七年特首选举的公民党与民主党,担心预算案无法通过有损其“负责任”的形象,更会损害其地区支持率,因此别无选择只能与人民力量“割席”。人云同床异梦,此之谓也。

  眼下立会“流会”,最茷瑼熊L疑是公民党与民主党这些所谓的“民主派大党”。他们一方面面临自我前后立场矛盾的问题,另一方面又要向公众解释为何“民主派”阻挠预算案通过的质问,左右不是人。但不论如何,反对派必须为此次“流会”负上全部责任,更需为公众服务受阻、市民利益受损而公开道歉!

  李继亭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