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八骏:建设制度 培养人才

2013-04-18 07:18:51  来源:大公网

  香港特别行政区缺乏政治人才,更缺乏全面准确理解贯彻“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政治人才。相比较,爱国爱港阵营更缺政治人才。爱国爱港阵营必须从长计议而又只争朝夕地培养政治人才,同时,加强特区政治制度建设,后者必须坚持原则。

  李柱铭关于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的所谓“底线方案”,在曝光后短短24小时不得不公开宣布撤回,让人们看清反对派整体偏向于越来越激进和极端,也越来越忧虑香港政治演变将出现所有关爱香港者都不愿意见也大多未曾预见的情景。

  评论这一波谲云诡事件者基本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4月10日《明报》发表李柱铭的“底线方案”时,只是要求中央接受该方案,允许取得最高提名票的首5人成为行政长官候选人;但是,4月11日《苹果日报》发表李柱铭接受该报专访时,增加了一项新的十分重要的条件─乔晓阳必须收回行政长官“不能与中央对抗”的前提。

  李“底线方案”逼中央接受

  这就很清楚,所谓“底线方案”并非如不少人一厢情愿地所诠释般符合中央提出的原则性框架。

  李柱铭之所以急匆匆地产出这一个他自称酝酿了几个月的“底线方案”,是为了与“佔领中环”行动相配合,即:以“佔领中环”潜在杀伤力为筹码,逼中央接受其“底线方案”。他不希望出现“佔领中环”行动最后一击即大批群众佔领和堵塞中环街道,他希望中央畏惧香港局面失控而允许反对派代表人物竞争普选产生行政长官。他的方案之所以遭到反对派政治团体普遍反对,因为后者担心该方案不利于反对派借“佔领中环”讹诈以争取中央最大程度让步,也与反对派内部对于谁代表反对派出战普选行政长官存在茪尴[相关。

  按照李柱铭方案,目前行政长官选委会人数及其构成办法不变,职能转变为行政长官候选人提名委员会,提名委员会可以集体提名,但必须是其成员一人一票选出得提名票最多的前5名为行政长官候选人。如採取那样提名方式,按当前香港政治力量分布,反对派可望一人被提名为行政长官候选人;无论按李柱铭个人欲望还是按反对派游戏程序,公民党主席余若薇都最可能是代表反对派的这一位。

  反对派政治团体普遍反对李柱铭方案,冠冕堂皇的理由是必须坚持民主原则,争取“普及和公平”的普选,行政长官候选人不能“筛选”,只要提名程序是公义的,即使反对派无人任行政长官候选人也在所不计。

  不能单靠领袖“民望”胜选

  于是,形成了“人”与“制度”之争。李柱铭方案被戴上“为个人”而牺牲“制度”的帽子,此所以他抵挡不住败下阵来。反对派政治团体普遍表现得十分高尚,不计较“个人”得失而全力争取“真普选制度”。

  尽管没有脱离得了“人”的“制度”,所谓没有筛选的“真普选”不过是让反对派不止一位做行政长官候选人,以满足反对派政治团体几位“大佬”的政治欲望而不让其中一人专擅。但是,反对派正在经歷的关于“人”与“制度”之争还是必须重视,值得爱国爱港阵营深省。

  多年来,爱国爱港阵营有一种观点:只要2012年第四任行政长官是高民望当选并维持高民望,那么,由此人挟高民望出战2017年行政长官之普选,便有很大胜算。换言之,将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方案设计与某位有机会连任的第四任行政长官联繫一起。

  坦率地说,产生上述想法的其中一个因素是,第二任行政长官中途继任人在上任时具备高民望,他连任第三任行政长官最初一年继续保持高民望,而关于2017年第五任行政长官可以由普选产生的决定正值此人民望如日中天之际。

  曾有一种说法:即使第三任行政长官由普选产生,当时代表反对派出战的公民党梁家杰也必定落败。这一似是而非的例证,助长了行政长官能否普选产生以及如何普选产生,取决于第四任行政长官人选的臆测。

  培养人才加强政制建设

  但是,香港政治无情的演变实际上已然宣判上述想法不能成立。第三任行政长官从2008年5月下旬开始直至他于2012年6月30日任期届满,民意支持度逐级而下。第四任行政长官花落谁手,“民望”是一项重要因素。但是,民望较高的当选者很快其民意支持度跌至不及格线附近徘徊。

  因此,更重要的是“制度”,如何设计普选行政长官的制度,不能寄望于个别已然站在香港政治第一线的领袖人物,而是必须牢牢依据香港基本政治生态。

  香港特别行政区缺乏政治人才,更缺乏全面准确理解贯彻“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政治人才。相比较,爱国爱港阵营更缺政治人才。2012年第五届立法会新增“超级区议”竞选,爱国爱港阵营只取2席而反对派取3席,固然政治生态仍有利于后者起了决定性作用,也与后者拥有较多具全香港知名度政治人物有一定关联。

  爱国爱港阵营必须从长计议而又只争朝夕地培养政治人才,同时,加强特区政治制度建设,后者必须坚持原则。

  为何乔晓阳3月24日讲话关于普选行政长官的两项前提,不少人视为“一国两制”题中应有之义,但是,香港社会却颇感震动呢?不就因为过去一段时间实践“一国两制”、探索香港政制发展,实际上是偏离或忽视了这两项前提?

  作者:周八骏 为资深评论员

关键字: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