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小燕:解决工潮需“讲道理摆事实”

2013-04-19 07:11:00  来源:大公网

  在资方与劳方一起开会商议解决香港货柜码头工潮时,职工盟头头责怪资方“谈不多久便去吃饭”,又埋怨劳工处“不多久便转去与工联会和劳联谈”;更斥骂资方“没有诚意”,这是尽其煽情之能事,是迷惑无知者的伎俩。

  这些人平素虽然自我标榜是“为工人的工会领袖”,也自诩是“民主派中人”,对资本主义更奉为圭臬,原来言行却是完全不合理不合道,不配做工会领袖,不知民主为何物,更不懂何谓资本主义。

  官方角色是中介人

  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作为官方的劳工处,在处理劳资双方矛盾时,角色是彼此的中介斡旋人,他不可能偏袒哪一方,也不会看工潮人数多寡、形式是什么,而是看工潮本身对整个社会有多大影响。如果工潮只属一般性质,便是市场问题,是一间公司或几间公司与其内部员工之间的私人纠纷,官方不必牵涉其中;社会主义社会就不同了,官方每次于这类矛盾发生时出面,乃顺理成章,因为,他有仲裁能力,任何一方都得依循。

  如今香港的劳工处是为大局计,居中调停。既然已经介入,那么要做的,只是分别向资方及劳方查询他们各自的底线,比如劳方想加薪多少、盼调整的福利如何、底线在哪里;资方也一样,他们能给工人加多少薪、福利又可怎样给工人调整、底线在何处。之后,劳工处再约晤双方坐下来谈,最主要是劝喻两者和平理性,避免冲突,如此而已。假如劳方坚持己见,资方也不肯让步,劳工处是没办法的,强迫任何一方迁就对方都是有违职责,甚至违法。劳工处作为政府一个部门,目的是努力拉拢两者和平谈判,别让事件发展至破坏社会安宁的地步。

  劳资都有自身底线

  香港工会不只一个职工盟,还有工联会和劳联,有工人愿意让后会作为他们的代表与资方谈,这有什么问题?为何资方一定非要跟职工盟谈不可?你代表的只是部分工人,那就代表这部分工人说出他们的要求,透过劳工处向资方争取好了。谈不拢,你们大可继续争取,或者继续罢工,继续游行示威,把有关行动升级都无所谓,甚至辞职不干都可以。根据基本法,这种种权利都是你和你所代表的工人所拥有的。你的议价能力有多少,就看你的本事,你骂人家“为何走去吃饭”“为何跟别的工会谈”,怎么不自己检讨一下?走开不行吗?跟别的工会谈违法吗?不跟你谈就有违人权吗?说人家“无诚意”,是蛮不讲理的。

  职工盟的头头又说,香港这么繁荣,码头工人付出很多。工人辛苦,自古皆然,也值得同情,但说这话是抹杀了给工人提供就业机会的行业设计者,似乎他们没有付出,没有贡献,这也是很错的。能赚大钱的生意人固然有,但亏蚀严重至倾家盪产者也大不乏人,生意人在顶风挡雨时,谁又能为他们解困?你总不能说老闆赚了三百元就必须给你二百,他腕上的名表也得给你戴。老闆没给工人出粮吗?有虐待过工人吗?

  当然,部分老闆的确是剥削工人以自肥的,但不是全部。年年不加薪,工人哑忍,看工人能忍多久就多久。到了一个时候,工人要罢工,也是理所当然。

  说穿了,是职工盟头头原本想借闹得热烘烘的“佔领中环”事件捞政治油水,利用码头工人,以码头“有个有利阵地”可让他们也来“佔领”一番,巧取豪夺。料不到的是人家使出“法庭禁制令”一招,不准他们继续“佔领”(及后又移到人家公司门外守候,输打赢要)。骑虎难下,进不得退也难,无论从政治或经济角度看都是强弩之末(其实一开始已不是“强弩”),只好硬蚗Y皮死撑下去。

  民主是听各方意见

  持有“自己讲的才是道理,别人讲的都是错的”的看法,并不是民主。劳资谈判,就看各自的议价能力去到哪里,是否巧舌如簧。力有不逮,就得让步;有议价能力者,反过来就是对方让步。明白资本主义社会的这种现实,就知道谁扮演的是怎样的角色。

  另外,香港有一批大学生是颇奇怪的,每看到有人绝食,或在街头逗留了一段长时间,便认定他们是“很惨的”、“是对的”;这班工人与资方倾谈了这么久仍没能解决问题,“准是资本家不对,是资本家剥削工人”。作为知识分子,应该颇有所长,冷静分析事情,“夫学须静也”,不够冷静便会丧失判断能力;不通晓情理,不知箇中有诈,混淆驽马与麒麟、寒鸦与凤凰,不辨忠奸,不知谁是投机小人,乱发豪情,一面倒为一边帮腔,还配称是知识分子吗?

  自由社会的大众也必须有“劳资双方对等”的认识,不能只看表面:“出镜率高者就是对”。这与上述大学生一样是感情用事,是感性盖过理性。

  每逢社会问题发生,大家都应该抱持一种态度:摆事实、讲道理!

  黎小燕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