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凡:巴基斯坦大选决战五月 两强恶斗旗鼓相当

2013-04-22 07:35:19  来源:大公网

  随5月11日巴基斯坦国民议会(下议院)选举日期临近,巴各派势力都在使出浑身解数参与竞选。执政的人民党和最大的在野党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两强并立的趋势难撼动,但其他政治势力的实力也不可小觑。与此同时,一些恐怖极端势力意图趁机兴风作浪,如何确保选举顺利安全进行,是摆在巴看守政府面前的一大难题。

  两强恶斗旗鼓相当

  综观巴目前的政治格局,人民党和穆盟(谢派)这两个最大、最有实力的政党相争将是此次选举的最大看点。人民党力图保住执政地位,而穆盟(谢派)则要力争取而代之。相比之下,两党各有优势和劣势。上届国民议会3月16日期满解散前,人民党所领导的执政联盟无论是在国民议会还是在参议院的席位均佔压倒性优势。而且,作为巴最大的全国性政党,人民党领导的联合政府在经歷了5年歷练后拥有丰富的治国理政经验,可以充分把控国内政局。但不可否认,在人民党执政期间,由于政绩欠佳,在选民中的声誉不佳。一是在经济方面毫无建树,通胀和失业率居高不下,加之国内反恐与安全局势又日益恶化,人民怨声四起;二是反腐不力,且腐败之风愈演愈烈,使人民对其丧失信心;三是人民党执政能力低下,在处理国内外大事面前显得迟钝和无能为力。为了弥补这些执政缺陷,人民党抛出了只有24岁还不到法定参选年龄的比拉瓦尔,即现总统扎尔达里和贝 布托之子,作为本党代表参选。作为布托家族及人民党的继承人,比拉瓦尔似乎给人民党注入了新的活力。不过,这个带有家族色彩的比拉瓦尔能否为人民党摘得胜利果实尚未可知。反观穆盟(谢派),似乎在此次大选中获得较高的唿声。该党是国民议会第二大党,在旁遮普省的影响最大。旁遮普省不仅是巴人口最多的省份,而且是巴政治和军事中心。此外,该党在旁遮普省执政5年来取得了引人注目的经济成就:不仅大力兴建公路网、立交桥等基础设施,且该省粮食产量也节节攀高。而谢里夫1998年当政时的巴核子试验成功,也使巴的国际地位与在穆斯林世界的影响得以提高和扩大。不过,谢里夫的政敌也不少,积怨很深,加上如今的巴政局更为复杂多变,谢里夫及其穆盟能否稳操胜券也是未知数。

  回顾人民党执政的5年,政府、最高法院及军方之间错综复杂的纠葛令巴政局跌宕起伏。长久以来,军方在巴国内佔据举足轻重的地位,影响渗透到社会方方面面。最高法院也是一股重要力量。近年来,最高法院就重启扎尔达里总统腐败案调查一事同人民党政府一直龃龉不断,甚至在去年6月以“藐视法庭罪”取消时任总理吉拉尼的总理资格,并在今年年初又以涉嫌腐败为由下令逮捕继任总理阿什拉夫。不仅如此,最高法院的判决还会直接影响很多候选人的选情,阿什拉夫腐败案的调查迄今仍悬而未决。尽管冒死回国参选的前总统穆沙拉夫目前被法院羁押,但他所带领的全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在军队中尚有一定影响。此外,塔利班已公开扬言要对人民党、统一民族运动党和人民民族党的领导人发动袭击,因为这些党派明确支持巴安全部队对塔利班採取军事行动。巴内政部近日同选举委员会召开联席会议探讨选举安全措施时也指出,一些武装组织正策划在竞选及投票期间在全国范围发动袭击。

  军变可能性并不大

  如果说上一届政府还算有所政绩的话,那就是联合主要政党,成功进行了修宪,维护了议会民主制,重新将最高权力集中于民选政府的总理手里,并从法律上严禁军事政变。同时,军方也积极汲取教训,将3000名军队人员从政府各部门撤回,军队情报机关撤销针对国内党派的特工机构。5年间,巴又不止一次出现政治危机,但军队在敏感时刻表现中规中矩,反覆表示无意干政。可以说,巴今后再次发生军变的可能性已经大为减少。首先,从近几年巴国内政治的演变看,如果再有军变,最高法院、私人媒体和知识界将不会像以往那样採取顺从态度,军人执政开局就将非常困难;其次,巴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问题积重难返,局面难以收拾,在这个时候,军队应该不会挺身而出,自揽责任;再者,回顾歷史,不难看到,即使军人统治势力再强大,最终也有要向民选政府交权的那一天,尤其是穆沙拉夫统治末期的曲折故事充分显示,这种交权不会是一个愉快的过程。

  然而,巴基斯坦国情特殊,现在做断言或许为时尚早。大选日期越迫近,各政党、军方以及最高法院等各派势力之间的博弈将会越加激烈。如果巴执政党和反对党不能学会妥协,再次使国家陷于瘫痪;如果民选政府在重大国家安全问题上(如塔利班得势或俾路支吃紧等)听任形势滑向不测,军队再次发动“救国政变”未必没有可能。

  作者:柳凡 为中国原资深外交官、驻外大使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