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给台湾民主留份尊严 民进党别再闹了

2013-04-24 07:37:04  来源:中评社

\

 陈水扁

  陈水扁移监台中监狱附设培德医院,毫无意外,再度引发支持者的强烈抗争,声援陈水扁的民进党“立委”邱议莹甚至一脚踹破了“法务部长”室的门,因而遭到函送;民进党主席苏贞昌批评“法务部”此举是“往冲突方向走”的不智之举,邱本人则自认是行使“立委”职权。

  中国时报今天社论说,台湾为了陈水扁这位卸任“元首”犯法,到底该有如何的处遇,争议经年不休,但“立委”行使职权不包括毁损公物,应无疑义;不论对邱或对民进党,都应该有清楚的认知,否则,挺扁不成反伤党,代价未免太大了。

  陈水扁服刑迄今,话题不断,他的身体不适,经台北荣总诊断治疗也有定论:扁身心状况确实不好,但未达保外就医的程度。至于司法与人道之间,也有很清楚的界限:第一,“总统”不能介入个案,一切要由法律判准;第二,扁涉入十个案件中,只有六件定谳,还有三件未完成司法程序,一件甚至检察官都尚未侦结,在司法程序未完成前,谈不上特赦或假释;第三,陈水扁目前属司法定谳的服刑,而非侦查中的在押,与人权无涉;第四,做为卸任“元首”,尽管过去无前例,法律亦无明定,但多数民众也能认可必须给他一定的待遇。因此北监为他整理单独的房舍,戒护就医期间,北荣尽心尽力,未达保外就医程度,移监到培德享受九坪房舍,一百多坪庭园,这个待遇是所有在监服刑者都无法企及的礼遇。

  曾经坐过廿五年政治牢的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说得最好,他的意见很简单:第一,坐牢没有不痛苦的,一百个囚人,一百个患有忧郁症,该改善的是囚犯医疗,他以当年黄任中因为欠税遭“管收”,患有慢性病的黄任中甚至不得带药进监所,因而提早病故,没有人为黄任中喊一句冤;第二,扁任“总统”就职时曾宣誓,“余必遵守“宪法”,尽忠职务,增进人民福利,保卫“国家”,无负民众付托。如违誓言,愿受“国家”严厉之制裁。”贪污之扁何敢要求特殊礼遇,何况扁连愧疚之心都无。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面对陈水扁的“囚犯困境”,施明德说:“释放陈水扁的钥匙,不在马英九手中,不在扁迷口中,而是在陈水扁心中。”只有陈水扁觉悟、忏悔、认错并把不当利益还给“国家”人民,有形的监所、无形心牢大门都会为扁打开。很遗憾,曾经八年身为“国家”象征的陈水扁,迄今完全不理解、不承认他到底犯了什么错。

  陈水扁不认错也罢,但离谱的是,因为扁的犯行而失去政权的民进党,多数党人甚至也恍若未觉,施明德感叹呼吁陈水扁,“请留给我们一点前‘总统’的尊严。”某种程度也是呼吁挺扁的民进党支持者和党人,因为扁入监服刑以来连番上演的闹剧,很大部分都是他们制作、导演的,从误传扁病情到误传扁轻生,他们都忘记了,塑造扁口吃、失智、退化的形象,就是打趴卸任“元首”尊严的关键;民进党失去政权五年多了,还是不能走出“陈水扁魔咒”,一个永远无法摆脱贪污犯法形象的在野党,要如何重返执政?

  对各种声援陈水扁的动作,一般民众基于对卸任“元首”的基本尊重,保持虽叹息但容忍的态度,但容忍也是有底线的;邱议莹一脚踹破的不只是“法务部长”室的门,还有民进党理性中道的门面。“立委”职司监督政府,然其职权行使在于“国会”问政,事实上,从扁在押到服刑,民进党公职无一日不在议会殿堂质询、杯葛,不论其发言基于理性或非理性;扁支持者在北监、在北荣、在培德门外抗议不断;这都属民主社会许多人不同意但必须忍受的范围,即使绿委们群集“法务部”也罢,就是不能有破坏部长室门板此类的举止。还是以施明德为例,当年他领导红衫军集结凯道抗议贪污“总统”,多少人鼓动他冲进“总统府”,他节制了;如果邱议莹不服,还有一位前“立委”同事邱毅为例,邱毅闯入高雄法院,毁其大门也遭函送法办。

  此外,苏贞昌身为最大在野党且曾经执政的民进党党主席,对台湾的民主发展是有责任的;法律面前应不分蓝绿、只问是非对错,冲突从民进党无节制的挺扁时就已经开始,台湾社会对民进党的容忍也有其底线。给陈水扁、卸任“元首”留点尊严,也为民进党和台湾的民主留份尊严,这场闹剧该停止了。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