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工演变骚乱市民最伤

2013-04-27 07:03:01  来源:大公网

  从一开始的围堵码头,到两周前的中环长江中心,再到昨晚的包围礼宾府,从这三个罢工据点的变迁,已可反映出香港码头工人罢工事件已经发生质的变化。这场原本是码头工人要求加薪的工业行动,在经政治势力介入后,其目的已远远脱离加薪本身,而成为一场政客谋取利益而推动的政治攻击运动。这是香港近二十五年来最严重的一场罢工事件,参照欧美经验,长时期的罢工很大概率会演变成骚乱,不论劳资哪一方获“胜”,最终的受害者将是整个社会。可以想像,当这种“罢工政治”不断演变,香港成为罢工不断、骚乱不停的地区,无异于自掘坟墓。

  必须承认,在香港如此高度发展的资本主义社会,香港本地工会的势力,与美国、欧洲、澳洲等地,甚至是日韩国家相比,相对落后,而长时间的罢工更是少之又少。但不可否认的是,香港之所以能发展成为今天被誉为世界最自由经济体,和谐的劳资关系更是必不可少的条件。事实上,工会坐大、政治介入罢工,对于任何一个经济体来说绝不会是一件好事。但令人不解的是,当香港旧有优势不断褪色的今天,竟然仍有那么一批不负责任的政客,以一场又一场声势浩大的“政治工运”去胁迫资方与政府。

  职工盟一再转换罢工据点

  两周前,当特区法院颁布禁令,禁止罢工工人及工会围堵货柜码头时,工党在明知理亏的情况下,改变策略转移阵地,将围堵码头变成围堵中环的长江中心。自以为巧妙地将矛头指向香港首富李嘉诚就能获得公众“反对地产霸权”的同情。当然,如果仅仅是静坐,大概同情工会的远佔多数,但操弄整场罢工表演的工党以及职工盟,煽动青年组织及部分工人冲入长江中心示威,此等举动已经远远脱离原先“罢工”的目的。两周之后的今天,当长中向法院入禀禁制令,工会又一次败阵时,李卓人等又一次改变策略,将阵地移到行政长官官邸的礼宾府,挂上“妖魔化”的梁振英大头像,更不断叫喊侮辱性口号。

  从码头到长江中心再到礼宾府,这一系列的变化说明了什么?到底是说明了职工盟舞动“罢工”的真正目的是加薪还是其他?而特区法院两次颁下禁令,禁止工会霸佔码头与私人地方,是否证明了李卓人的行动的违法性?

  李卓人挑拨劳资关系谋利

  当然,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尽管法院颁下禁令,职工盟也将阵地移到礼宾府,但在没有达到政治目的之前,李卓人也绝不会收手,而礼宾府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阵地。当发现包围礼宾府无法获得成效时,很可能又会移师立法会大楼,要求立法会採取支持行动。当立法会不予理睬时,又极有可能返回货柜码头,继续用围堵、包围、胁迫的手段,以工人为棋子,去谋取政客的政治资本。如果这种政治伎俩不断演变下去,当工人失去理性,当混入抗议队伍的激进青年採取行动时,这场“罢工”将难以避免演变成骚乱。事实上,这种例子在欧盟及美国屡见不鲜。

  以二零零六年的欧洲大罢工为例。欧洲议会正在审议一条自由港口条例,遭到工人反对,议会大楼外聚集了六千名码头工人,来自欧洲十五个国家的各个主要港口,包括鹿特丹、安特卫普、汉堡和马赛等,远至澳洲和美国的码头工人也到斯特拉斯堡参加集会。示威其后演变成冲突,向防暴警员掷石、玻璃及金属物品,警方以水炮和催泪气体驱散人群。但示威者并未却步,还把议会大楼外一幅面积达一千五百平方米的外墙玻璃砸碎,估计造成数万欧元损失。欧洲议会发言人其间指出,码头工人暴动令议会建筑受到“重大损害”。事件中,一名警员头部受伤入院,另外十一名警员受轻伤。

  更为深远的影响是,罢工导致欧洲许多重要港口陷入停顿。全球最大港口鹿特丹的货柜及渡轮作业,直接受影响,许多货柜被迫延迟数日。欧洲第二大港口比利时安特卫普的港口工人当天也停止处理货物的工作。安特卫普港行政总裁贝洛歷斯称,港口当天的损失最少达七百万欧元。法国最大港口马赛当日则完全关闭,法国北部第二大港口勒阿弗尔,以及大西洋沿岸第五、第六大港口波尔多和拉罗谢尔,也随蚑}工的发生相继关闭。

  罢工成骚乱引欧美为鑑

  这场骚乱最终以该条法案搁置结束,但罢工演变成骚乱,引起市民普遍的反感,更遑论是其间所造成的巨大损失。而码头工人并没有因此获得更主动的地位。事实上,世界各地的工会都以尽可能和平解决纠纷为最终目的,因为他们深知,激烈的手段最终将埋葬工会的支持。

  香港货柜码头罢工延烧至今已近一个月,尽管资方已作出两年加薪百分之十的承诺,但工党与职工盟并没有予以善意的回应,反而是变本加厉,用他们经常挂在嘴边的“会将行动升级”。以如此态度,这场罢工还可能短期内解决?当然,职工盟李卓人有的是时间,但香港货柜码头所面临的压力,却会令香港的竞争力下降。竞争力下降,最终利益受损的还不是香港市民?

  从此次罢工事件,香港或许要反思,是否应该引入类似美国《塔夫脱─哈特莱法》(Taft-Hartley Act)。即授予行政首长可以干预危及辖区安全和健康的罢工,通过法院宣判一个为期八十天的“冷静期”,禁止工人罢工八十天,此期间双方进一步交涉,以避免对整体社会造成太大的冲击。该条法案曾被小布什总统于零二年引用,成功终结了西海岸的港口停工事件。以李卓人之类的工会政客,香港日后的“政治罢工”恐将无日无之,必须及早谋求预案,确保社会整体利益不会受损。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