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建岗:日本“走回头路”害人害己

2013-04-27 13:36:25  来源:观点中国

  4月20-23日,包括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总务相新藤义孝、公安委员长古屋圭司等内阁成员及168名议员公然参拜了供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众所周知,2001-2006年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每年参拜,导致日本与周边国家关系极度恶化。2006年9月安倍晋三出任首相后,决定不公开参拜,平息了国内围绕靖国神社的争议,也有力地改善了与中韩的关系,此后靖国神社问题逐渐沉寂,安倍后的5任首相均未参拜。

  但此次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的参拜却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标志着以靖国神社问题为代表的历史问题沉渣泛起,很有可能成为未来中日关系、韩日关系中的焦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无论是日本国内的民意基础还是上层政治势力,与7年前相比均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根据2006年7月25日的《朝日新闻》民调,当时支持首相参拜的仅20%,而反对的高达60%。但是再看看今年1月14日日本时事通信社的民调,支持和反对的比例发生了大逆转,支持的上升到56%,而反对的降到26%。在这几年中,日本社会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此日本政客现在敢挑起这个问题,是有着民意背景的。

  从政治势力的分野的角度观察,也能看到这种明显的变化。且不说坚决反对参拜的日本社民党、日本共产党在政坛的势力一直处于低迷的状态,持中左立场的民主党,当年是可挑战自民党的第二大政党,一直抨击当年小泉参拜,而且几任党首鸠山由纪夫、菅直人和冈田克也,反对参拜的的态度也是鲜明的,但现在民主党在政坛的地位岌岌可危,7月的参议院选举很有可能大败,将蜕变为一个无足轻重的小政党,反而是有极右翼政客石原慎太郎领衔的日本维新会有可能取代民主党成为第二大党。而自民党内,与7年前有很大的不同的一点是,持有与欧美相似的价值观、主张对外温和的自由派势力凋零,崛起的是主张保守甚至回归战前价值的右翼势力,安倍就是后一种势力的代表。在整个政坛中,看不到能够牵制右倾化的有力力量。

  因此,靖国神社问题此时成为焦点并不奇怪。

  4月23日在安倍晋三国会发言时表示,日本对朝鲜半岛的殖民统治不一定被定义为“侵略行为”,随后又于24日表示,日本议员参拜靖国神社是议员应有的自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其实,这都不是安倍第一次在历史问题上发表“惊世骇俗的言论”。安倍曾经说过“国家的领导者向为国牺牲的人表达尊崇之念理所当然,所以首相应该参拜”。针对甲级战犯和东京审判,安倍曾狂言甲级战犯“在国内法上不是罪犯”、东京审判是“胜者对败者的断罪”。

  安倍当选首相后,起先在历史问题上保持相对低调的姿态,目的是避免这些争议性话题发酵,影响7月参议院选举的选情。然而因为民众对其经济政策普遍持有期待,安倍的内阁支持率现在已经飙升到76%的高水平,有点飘飘然的安倍把不住嘴,开始将他的心里话一一吐露出来。他现在不太害怕这些话会影响自民党的选情,反而认为放任内阁成员参拜靖国神社,说一些强硬的话,可以激发支持自民党的的保守派选民的投票热情,增加此次参议院选举的胜选筹码。

  安倍之所以在历史问题上持这种立场,从大的方面来说,就是要让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突破“禁忌”,成为一个“全方位大国”。在安倍的心目中,日本应该重新成为一个“大国”,所以在今年2月施政方针演说中一连用了7个第一来阐述他的“大国梦”,在安倍的心目中要让“大国梦”从梦想变为现实,首先就需要“脱战后体制”。所谓战后体制就是战后民主改革之后确立的日本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的制度体系。战后体制对日本的战前侵略历史做了某种程度的清算,“脱战后体制”必然会涉及到对历史问题的处理。安倍认为,日本的没落,很大程度上就是走了战后体制这条路,他的目标就是要让日本走回头路,最大可能的回归战前的价值观、战前的体制,这样才能成为真正的大国。2006年安倍曾强行将“爱国心”的内容加入了教育基本法。而此次执政,安倍则是力推修宪,彻底将战后体制的支柱和平宪法给推倒。

  “回归”战前,首相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评价战前。安倍就算不是安全肯定、也是相当程度上肯定当年军国主义的所作所为。因此,他才会将那些为侵略而阵亡的士兵称为“英灵”,才会否认存在“慰安妇”、反对向“慰安妇”道歉的“河野谈话”。

  卸下历史问题的包袱,正确的道路应该是像德国那样彻底地道歉、清算,获得曾经受害的国家人民的谅解。日本国内有这样的声音,但过于微弱,不能成为主流。而如安倍这样的政客,却反其道而行。在他们看来,二战前的日本是真正的大国,日本的目标就是要恢复当年的那种“荣光”,因此必须通过扭曲事实来对军国主义的历史进行“再造”。或者否认曾经的军国主义罪行,或者对其美化,来强调战前体制的“正面价值”,为其“脱战后体制”、回归战前提供某种“合理性”。

  另一方面,之所以日本政客会挑起历史问题,也与日本目前的国内民族主义泛滥有着很深的关系。日本著名政治学家山口二郎指出,当前日本的民族主义与高速增长期的民族主义截然不同,后者是一种民族自豪感,而前者则是在屡屡失败之后,靠回想战前的大国的“荣光”来获取一种廉价的心理安慰。

  在这种民族主义的支撑下,安倍上台后将中国视为威胁,通过各种手段在国际上拉帮结派,对中国施压。而在历史问题上,安倍等认为参拜等行为受到中韩等国的反对,使日本重重受制,这样日本不可能成为大国,因此他企图通过对外示强,强迫中韩等接受目前他突破历史问题进去的既成现实。不顾外国的感受,还表现在24日日本自民党 “教育再生实行总部特别小组会”拟废除教科书审定标准中“尊重他国”的“近邻诸国条款”,称这是“自虐史观”。安倍未来很有可能采纳该小组的建议。民族主义在日本的不断泛滥,将使日本政治家、日本民众更多地考虑自己的绝对利益,而不愿顾及他国民众的利益和感受,这是一个危险的方向。

  安倍现在虽然没有参拜,但是他在去年底当选首相后,就明确表示对自己在第一次担任首相时未能参拜“深感遗憾”,很明显,他是希望在这次担任首相后能去参拜。从上面的叙述我们也可以知道,现在在日本国内存在希望首相参拜的气氛,所以是否参拜,主要是看安倍是否会顾忌对外交的影响。在7月参议院选举之前,安倍的所作所为应该还会保持相对克制,但是如果他在参议院选举中胜选,很有可能在今年下半年全面推动他的“脱战后体制”战略。届时中日关系、韩日关系将会受到严峻的考验。

  东亚的经济相互依存已经达到相当高的程度,而如果要实现真正的经济融合,提高一体化的程度是必然的过程。但影响一体化的最大的障碍就是日本对历史问题的清算不彻底,导致日本与中国、韩国的关系始终存在紧张的种子。东亚的一体化是历史趋势,如果日本在历史问题上一意孤行,就会不断地破坏一体化的基础,让东亚的相互融合难以推动,这最后损害的还是日本的真正的国家利益。

  在另一层面,虽然现在日本重新回到军国主义的老路不太现实,但如果这种不断美化军国主义的行为不断持续下去,让更多的日本民众误以为右翼的观点是正确的,让他们对历史问题的看法与国际上的看法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这会让日本变得更为“异类”,对日本民众而言是非常不利的。同时,安倍之流在历史问题上的倒行逆施、“脱战后体制,也是在挑战二战确定的战后国际秩序。无论在历史问题还是领土问题上,安倍都想挑战战后秩序。这将使日本成为东亚乃至亚太的“麻烦制造者”,无论对于地区稳定还是对于日本本身来说,也都是极为不利的。

  作者:霍建岗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所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