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勤勤:大学生作业切莫变成“码字”大战

2013-05-03 10:27:24  来源:中国青年报

  前几天收到校记者团通知:“响应中央出台的八项规定之改进新闻报道,本学期的消息将控制在500~800字,大家写稿的时候悠着点儿!”一笑之余不禁叫好。我们见过太多冗长的新闻报道,现在中央要求“压缩报道的数量、字数、时长”,这对记者和读者都是皆大欢喜。

  由此想到北大学生写作业的“盛况”:论文或读书报告,如果老师说写3000字左右,我们就“自觉”写到6000字;即使老师规定了篇幅上限,也仍有大量同学“超额完成任务”;最夸张的是,一门通选课的期中论文,竟有一位同学写了30万字交上去。

  笔者也不能免俗,上学期好几门课的论文字数都破了万。然而,我并不愿意如此——大学第一篇论文,我认认真真地“原创”,写了4000多字,得了80分,而周围写了七八千字的同学几乎都在90分以上,其中有不少私下坦言是拼凑的;第二篇论文我就学“聪明”了,加大了引用比例,写了9000多字,最后拿到了95分。

  多数同学大概也是受了这种引导才走上疯狂的“码字”之路的。现在一些老师批改作业时并不认真看内容,而是以字数论英雄,字数多就以为你付出了更多时间,写得更认真,所以应该得高分。我就亲眼见过一名助教以3秒一张的速度批改试卷,这么短时间怎么看得完学生写了什么?恐怕只能通过谁写得多来判断谁写得完整了。

  可是,写得多并不意味着写得认真、写得好,甚至恰恰相反。现在的学生都面临着很大的学习压力,极少有人能在大量阅读和深入思考的基础上写出上万字的课程论文,长论文往往难免东拼西凑。一个意思绕来绕去地说,还不如一些观点独到、行文简洁的短论文。当然,我并不是说所有人都是为“码字”而“码字”,也有质量很高的长论文,但“码字”确实是相当一部分人文社科课程的常见情形。

  并不是所有同学从进大学起就有拼字数的追求,这种恶性竞争很大程度上是由老师不恰当的激励而造成的。某些老师的误导对学生学习态度与方式的影响不可估量。有的老师不仅认真看学生的作业,而且还给出具体评语,这样学生就难以靠“码字”拿高分,而只能努力写出深度。

  更多老师则不在乎作业是否真的起到了学术训练的作用,只是把任务丢给学生,再收上来打个分就万事大吉。留作业、写作业都变成了完成任务,师生之间本应有的互动和反馈缺失,如何激励学生认真读书和思考后写出有“干货”的论文呢?老师们都面临繁重的科研压力,教学任务也不轻,他们的时间非常有限,这些制度上的原因另当别论。但无论如何,正确引导学生都是老师应该承担的育人责任。

  在改进新闻报道的春风中,我们的作业也该“瘦身”,恳请老师们打分时以内容为重,看作业中究竟有多少“干货”;如果真没时间通篇仔细阅读,建议严格规定字数上限并严格执行,超字扣分,毕竟在同样的字数限制内写得比别人深刻是见真功力的。

  赵勤勤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