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铭生:“豪车书记”职务变动令人不解

2013-05-06 16:12:40  来源:北京青年报

  陕西省白河县政府网日前通报了该县党政主要领导调整任免决定,陈晖任白河县委书记,免去郭德林白河县委委员、常委、书记职务。另据安康市政府网站披露,郭德林将担任同级别的安康市卫生局局长。当地组织部门并未解释此次任免是否与郭德林此前遭遇的百万元“豪车”事件相关。

  这厢郭德林被免去白河县委书记,那厢被任命为安康市卫生局局长,虽然职位不同,但级别待遇相同,横竖都是县处级干部。

  郭德林是“问题官员”,他前脚被免职、后脚履新职,无论咋看都暗藏玄机:他配备价值百万元“豪车”,真相何在,至今未明。即便真是借的,那也是违规违纪——百万豪车,半年花费的维修费、磨损费、油费肯定不少,这钱是谁出的?企业出,郭书记是变相受贿;财政出,那是对税收的耗费。尤其是企业为啥平白无故地借百万豪车给县委书记用?书记是否“出借”权力?这都需要厘清而不能佯装糊涂。

  过去一切谜团未解,而今再添新谜——郭德林调任安康市卫生局长,若与“豪车”事件无关,问题未明之前组织部门暂不该另委新职。假如与“豪车”事件有关而被问责,那么,免掉后再复出也不合规制,因为根据相关规定,免职的党政领导干部一年内不得重新担任与其原职相当的领导职务。

  总之,无论出于何种原因,郭德林另履新职都给人们留下口柄。有媒体“断言”:诸如此类的所谓“问责”,不过是应对舆论监督的小伎俩而已。这个“断言”所揭示的仅是表象,却未触及实质。

  或许很多人会纳闷:很多官员升迁艰难,而且动辄触摸“天花板”,问题官员为何会成为“不倒翁”?个中因素当然不少,但其中有两种因素不能排除:一是一些问责官员是代人受过,被问责时,是被允诺了一定回报的,这就包括未来的复出和升迁;二是“官官相护”,一些被问责的官员要么有上级“罩护”,要么是自己跑官要官“努力”来的结果。

  所以,解剖问责官员复出这只小“麻雀”,我们不难发现:官员有“咎”,如何问责?何时复出?有时依照的不是政策,而是个别人的任意性权力指向。

  官员被免职何时复出,“一年后”是个死杠杠,容易被监督;年轻官员被“火箭提拔”,结合年龄、工龄与任职履历,可识破其中的“猫腻”。除此之外,对于那些跑官买官、违规提拔干部的种种龌龊黑幕,公众又将如何监督?每一个腐败大鳄的倒台,总会牵出一堆卖官鬻爵的丑闻,这佐证有些官员的升迁凭借的恐怕不是个人的政绩与民意,而问责官员的复出闹剧,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