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礼伟:无国界医生与叙利亚战局的生命通道

2013-05-06 16:15:14  来源:南方都市报

  雅安芦山地震后,人们自觉让出“生命通道”让救援人员、救援物资尽快到达灾区,但在复杂的国家政治、国际政治中,并不一定尊奉这样极简单的伦理法则,不一定能够达成这样极简单的生命共识。所谓“政治之恶”,就是一个政治系统中大家都把获得政治斗争标的物(如权力、财富、胜利、复仇等)作为第一法则,而生命、尊严、人道这些价值只是被虚伪地应付。

  近日,“无国界医生”组织就已经燃烧两年的叙利亚战火再次发表自己的一个观点:希望无论政府军还是反叛军,请他们能够尊重生命伦理,为救援人员、救援物资开放“生命通道”,使这些人员和物资能够顺利、平安地穿越不同派别之间的封锁线,让战火中的所有受害者都能得到及时和充分的救助。

  但是政治斗争中奉行零和观点,你之所得便是我之所失。救援人员、救援物资到达对方的地盘,就很可能成为对方的“政绩”,也很可能加强对方的战斗力,因为对方的伤兵也可能因此得到救治,而救援物资也可能被强行挪为军事用途。“无国界医生”发现,由于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是主要的国际救援入口和集散地,救援人员和救援物资往往被截留在政府军控制的地区,反叛军地区则缺医少药。

  战争不是一个好东西,常常伴随着严重的人道灾难,生活在其中的人一定不想要战争。联合国估计叙利亚内战已导致7万人死亡,500万人流离失所。另据联合国调查,叙利亚内战双方都存在反人道罪行。由于内战中森严的彼此封锁,叙利亚平民成为各个政治军事派别的人质,生活在各种威势、格禁、伤害之下,套用某媒体的一个常用语来说,叙利亚人民是生活在一场“复杂”的人道灾难中。这种“复杂”还包括国际社会对叙利亚当局的经济、金融制裁使叙利亚的医疗、食物、饮水系统更加濒临瘫痪,许多平民因此而遭受折磨或死亡。反对派地区发生伤寒等时疫,当权派方面可能会认为这简直就是一场不小的胜利;若是当权派地区发生时疫,反对派一方也可能会感到高兴。这和敌对国家间的相互幸灾乐祸是一样的。

  中国政府在今年3月金砖国家会议的《德班宣言》中,和其他金砖国家一起呼吁叙利亚内战各方“确保并协助需要援助的人能够从人道主义组织获得迅速、安全、充足和顺畅的帮助”,并“确保人道主义工作者的人身安全”。但是,叙利亚当局反对国际社会干涉其内政,继续阻挠国际救援人员和物资经由首都大马士革或陆地边界前往反叛军地盘,当然,前往政府军地盘没有问题。救援人员如果要跨越火线从一方到另一方去救治伤病人员或运送救援物资,就要冒被狙击手射杀的风险。

  “无国界医生”还发现,阻挠医疗物资进入对方地盘,炸毁对方地盘上的医疗设施,已成为叙利亚内战各方谋求战争胜利的一种手段。“无国界医生”组织主席阿利医生揭露说:在叙利亚“医疗援助成了袭击目标,医院被摧毁,医护人员被逮捕”。人类历史上的种种围城战中,让被困城中的平民陷于饥饿伤病,也是击毁守方防御意志、防御能力的聪明方法。针对这种以政治边界来分配“人道”和“伦理”(边界这边的人配得到,边界那边的人不配得到)的现实政治之恶,像“无国界医生”这种不问政治、不分国家、不分族群普遍施与人道关怀的人类组织、人类社会运动就显得格外重要。

  目前,国际社会投放于叙利亚的人道救助资源绝大部分被叙政府截留在其控制的地区,而反叛军控制区的医院常常受到直升机的轰炸(这是违反国际法的行为),揭露这些事实的“无国界医生”一直无法获得叙政府的批准入境以从事医疗救助。由于无法获准在政府军控制区工作,“无国界医生”只能穿越战区或偷越国境来到反叛军地区从事医疗救助,恰好那里也急须他们,但他们同时也向政府军控制地区捐赠医疗物资,他们无视政治边界,他们只管救人,到最缺医少药的地方去救人,他们救治叙政权的反对者,也救治叙政权的支持者。

  在反叛军地区工作的风险显然更高,在风和日丽的晴天里,“无国界医生”们反而有点担心,因为晴天会引来直升机的盘旋轰炸,不过他们很快就忙于工作而忘记了这一点。

  ──哪种价值观会赢?是“无国界医生”所持的普遍人道主义,还是不同政治集团所持的按政治边界来分配人道和伦理的极端功利主义?在现实中,我们往往并不能得到确切的答案。

  作者:庄礼伟 系暨南大学教授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