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立人:职工盟“政治工潮”贪胜不知输

2013-05-07 07:06:46  来源:大公网

  码头工潮发展至今已逾一个月,可惜,工潮越是持久,越是不得人心,因为工潮已从工人争取权益的罢工演变成充满政治色彩的社会运动。尽管香港国际货柜码头公司(HIT)多次表示,与外判商员工并无直接关系,亦已责成外判商与工人谈判。但职工盟及李卓人多次将矛头直指HIT及长和系,工会甚至针对和黄集团主席李嘉诚。安排多个罢工工人和家属前往李嘉诚大宅请愿,又前往长和系的零售商店,包括超市、药房、电器店、电讯商门市,以至酒店等,对市民和旅客构成滋扰。这一切,都令人想起文化大革命的情景,所不同者,不过是将打倒一切学术权威变成打倒香港的有钱人而已。

  市民不再盲目支持罢工

  虽然,我们无倾向同情有钱人,但香港是一个资本主义的商业社会,有钱人是香港的一个部分,而且是相当重要,若打倒了有钱商人,打工仔又何以为生呢?香港之所以能从一个寂寂无闻的小渔港发展成一个世界着名的大都市,正是由于一向有良好的劳资关系的传统。劳资若有矛盾可坐下来谈,套用一句老话“万事有商量”,无论是资方财大气粗,仗势欺人,或是劳方人多势众,盛气凌人,都是不得人心的。

  罢工开始,市民大都同情劳方工时长、工薪低,站在劳方一面。经过劳工处不懈斡旋,外判商、工会代表、罢工工人亦已展开谈判,惟职工盟提出+超过百分之二十的加薪要求,寸步不让,才致谈判破裂。一般市民看在眼里,觉得工会“狮子开大口”,有些不合情理,罢工才渐渐失去了市民的支持。然而,李卓人等搞手罔顾工人生计,一方面取得外国工会的资助,不断向工人派钱,安定军心。一方面坚持开天杀价,煽动工人继续罢工,企图以持久战逼资方投降,他们的目的是将工潮无限期的拖下去,营造和积累社会的戾气,为外国反华势力苦心经营的颜色革命作好战斗准备。

  可以看到,李卓人等的阴谋已逐步实现,首先,有多年歷史的外判商高宝已宣布结业,香港的部分货运已转移到其他地区,这对本已经营艰难的香港码头业务可说是屋漏更兼连夜雨,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就算资方被迫接受工会的苛刻条件,从长远计,若码头运输不景,码头工人又有何得益呢?

  永丰、现创、联荣和培记共4间码头外判商,联合提出划一加薪约9.8%的“最后方案”,香港国际货柜码头公司亦于同日表示,将向明日前復工和没参与罢工的工人提供4000元的红包。永丰负责人黄志德昨日重申方案已是上限,再没有谈判的空间,预计劳方不会接受方案,那就惟有“各行各路”。

  争到加薪早应鸣金收兵

  我们相信,资方确有难言之隐,因为加薪近百分之十,对营运成本来说增加的负担沉重,若为平息工潮屈从工会不合理要求,将来必然后患无穷。不但整个产业链的运作会受到影响,更有可能引起骨牌效应,若罢工的工人有薪加,将来香港的罢工定无日无之,整个香港社会将永无宁日。所以,无论是特区政府或市民,都不能以同情弱势社群的心态,盲目支持罢工运动,而需要有客观,长远的眼光,去分析事态的发展,该支持的才支持,不该支持的,就适当勒紧马头,别任由工会操纵罢工运动狂奔不止,否则香港的物流运输业必然会后劲不继而暴毙。

  从另一方面看,码头工人虽然工时长,工作辛苦,工资不算高,但对比其他行业仍有可取之处。说到工时长,香港同样有很多行业需要二十四小时候命的,如消防队、远洋轮、酒楼从业员,甚至空中服务员,不也是经常日以继夜的工作吗?说到辛苦,建造业工人日晒雨淋,每一分钟都需要付出体力;工厂工人整天忍受如雷轰顶噪音和刻板沉寂的工作;茶楼洗碗碟工整天手泡水里;就算是所谓劳心者,如在下的编剧行业,也需要长期处于紧张状态,连睡梦中也不能安心。难道他们就不辛苦吗?正是“唔辛苦那得世间财”,不是工时长,工作辛苦,又何来平均每月二万的收入呢?

  说到多年没有加薪,也不单是码头工人之苦,香港近年经济不景,很多行业受累,不加反减的比比皆是,如的士司机,二十年前月入高达近二万元,如今平均不过一万出头;香港的大学毕业生,十年前的收入也比今日高近两成,更值得同情的是,不少人未到退休年龄已失去工作,变成靠社会救济生存的可怜人。由此可见,最值得社会关注的并非码头工人,而是由于整个香港社会的经济衰落,不少人的生存已受到威胁,沦落至贫民的境地了。

  笔者并非隔岸观火,对码头工人的窘境缺乏同情心,事实上,我也是过来人,对贫穷生活有切肤之痛,但我认为,工作辛苦,薪酬低并非最难忍受的事,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失业,失去了收入的来源,无以面对自己的亲人。码头工人罢工已争取到近百分之十的加薪,可说罢工已成功,应鸣金收兵,得胜回营,切莫杀鸡取卵,将自己置于贪胜不知输的险地。   

  作者:梁立人  为资深评论员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