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鹏:防范冤假错案,请以再审聂树斌案始

2013-05-08 07:18:59  来源:华商报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在《人民法院报》发表题为《我们应当如何防范冤假错案》的署名文章,引发争鸣,特别是文章中称“要像防范洪水猛兽一样来防范冤假错案,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错放一个真正的罪犯,天塌不下来,错判一个无辜的公民,特别是错杀了一个人,天就塌下来了。”或许,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公众再一次想到那个1995年因强奸杀人被判处死刑的聂树斌,2005年王书金上诉承认自己为“聂树斌案”的真凶后,聂树斌案即被贴上了“冤假错案”的标签,而在学者、媒体的连年关注和呼吁法院尽快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后,却至今不见下文,“迟来的正义”总也等不到。

  可依靠的“体制外健康力量”

  自从中央高层换届以来,有关高法领导人在各种公开场合的谈话,以及官方媒体中关于法院工作的描述中,有心人还是从中发现了些许细微变化,诸如,去年底高法副院长江必新著文谈到“要把宪政作为党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依法治国三者有机统一的基本路径”,人民日报今年3月份也发表过一篇《营造法律至上的法治环境》,等等这些有关法治的碎片拼在一起,让人依稀有种不同以往的感觉,这种变化的背后,反映出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推进司法改革、提升司法公信力的决心和较之以往不同的用力方向。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发表《我们应当如何防范冤假错案》的文章,一石激起千层浪,诚如沈徳咏副院长所呼吁法官顶住外在的干预,并希望公检法三家“更重要的是加强互相制约,任何形式的联合办案都有可能埋下冤假错案的祸根,必须要坚决摒弃,任何程度的迁就、照顾都有可能酿成大错,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必须坚决杜绝。”诚哉斯言,这道理上当然无比正确。

  但回到现实里,又不能不说,当公检法三家还处于刘关张“桃园三结义”的实然状态,而非魏蜀吴“三足鼎立”的应然之势,外力的掣肘,外部的干预不可能一时半会主动消失的境况下,制造冤假错案的这个总根源不除,病灶还在,如何确保不发病,岂不是在逻辑上本身就难以自洽?

  从长远看,防止冤假错案,当然是宪法关于“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条款的真正落地,是司法改革的实质性的持续推进,但眼下,赵作海等人都无一例外地说明,防止冤假错案、抵消外在干预力量,要消除自身“背黑锅”,有两大力量不可忽视。

  一个是网民和舆论。要强调的是,独立于民意,并不意味着要远离民意。民意是一支外部监督的力量,司法公开的另一边就是公众的监督,有监督,就可能形成一股抵消各种见不得阳光的力量的背后操纵。一个是律师。近几年来,诸如北海律师案等都在说明,真正的律师,是防止冤假错案的帮手。

  当然,舆论也有鱼龙混杂、律师队伍中也有参差不齐,但于冤假错案而言,法院系统要摆脱外力干扰,恰当处理好与民意、律师的关系,终究没有错。

  聂树斌案究竟要错到几时

  俗话说,在其位谋其政,沈徳咏在“冤假错案”的体认,某种意义上代表了整个审判机关的体认,对于冤假错案的发生、形成原因以及防范,在根本上与学界和舆论的呼声与期待的步调基本是吻合的,甚至,在直面法院系统不能依“法”审判、法官及法院受到外部干预下出现的冤假错案的制度性弊端都近乎毫无保留公开直陈,实属不易。

  当然,作为法院系统的高级负责人,难免因为身在其中而有自我辩护之嫌,比如,有律师就认为由“故意陷人入罪”导致的冤假错案仍旧居高不下而非越来越少,当然,各自的身份、立场决定了观察的角度和结果,这都是可以商榷和讨论的,不过,引来批评最大、最多的,还是“自我表功”的率直与理直气壮——“现在我们看到的一些案件,包括河南赵作海杀人案、浙江张氏叔侄强奸案,审判法院在当时是立了功的,至少可以说是功大于过的,否则人头早已落地了。面临来自各方面的干预和压力,法院对这类案件能够坚持作出留有余地的判决,已属不易”。

  这引起了包括部分法律界人士在内的批评和质疑,的确,小错也是错,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失职不说,何功之有?但反过来说,当在一个无法独立行使审判权,多有掣肘的境况下,这似乎既是在陈述一种尴尬事实,又是在讲述不能自已的根由,但这显然未能获得一致的同情和理解。

  不过,必须要说明的是,在死刑复核权已然收归高法后,每一桩“人头落地”的案件,都势必与高法密不可分,今后但凡“人头落地”的案件,高法都将直面最残酷的考验。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夏俊峰案进入死刑复核程序已经有些时日了,却一直都不见下文,这个案件的最终结局,将是“如何防范冤假错案”的活学活用的最直接的样本。

  还必须要提到聂树斌案。一个曾因故意杀人而被判死刑的年轻人,成为过去十余年里冤假错案的代名词,甚至可以说,防范冤假错案,就是说要防范下一个“聂树斌”也不为过。我们常常说“有错必究”,但于冤假错案而言,别说“有错必究”,常常面临着的是“有错不纠”。“冤龄”超过10年的聂树斌案,在连年的呼唤中终究未见司法机构的正面真诚回应。

  聂树斌案,让人们看到的不止一桩冤假错案,关键是这桩冤假错案纠正起来何其难,一年、两年、十年还是不够?我们居然看不到能够纠正的明确时间,可见犯错容易纠错难。“每一个判例,都可能为法律信仰加一块基石;每一次失误,都可能成为信仰崩塌的链条。”聂树斌案已经让这个信仰坍塌了10年还不见修补,但正如沈徳咏的文章里说,“冤假错案一旦坐实,法院几乎面临千夫所指,此时任何的解释和说明都是苍白无力、无济于事的”。聂树斌案便是如此,千夫所指一年又一年,当我们一天天变老却不见一个公认的冤假错案能有丝毫的纠错迹象。

  防范冤假错案,请以再审聂树斌案开始。

  杨鹏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