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震云:当下中国不缺钱 最缺远见

2013-05-08 11:19:4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当地时间5月3日,中国知名作家刘震云在纽约大学发表题为“中国馒头和美国面包”的演讲,比较中国与西方的文化和文学异同,探讨当代中国的社会问题。中新社发阮煜琳摄  

  中新社纽约5月3日电题:中国作家刘震云:当下中国最缺的是远见

  中新社记者阮煜琳

  “当下的中国不缺面包,全世界人都知道,中国人也不缺钱。中国人不仅买了很多美国国债,也在欧美等地买了很多房子。”中国知名作家刘震云3日做客纽约大学发表题为“中国馒头与美国面包”的演讲时说道。

  “当下中国最缺乏的是远见”

  “那么,当下的中国最缺乏的是什么?”

  “熟悉北京的人都知道,现在北京与纽约、东京、巴黎等世界其他大城市没有明显区别,但是到了中国的乡村,就能感受到现代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明显差异。”

  “在日本、韩国的乡村,你能感受到什么是锦绣河山,在中国的农村,一些地方已被垃圾包围。”

  刘震云讲道,现在中国很多桥梁的寿命只有20年左右,还有的桥可能一年就塌了。如果一个民族建造的桥梁寿命只有20年,说明其远见也只有20年。当下远见对中国来说是“大旱之望云翳”。

  “人类最大的苦恼是必须面对死亡”

  “中国与西方有很大差异,而相同的就是文学的包容。”

  刘震云说,首先,文学包容历史。“如果你想了解欧洲16世纪的事情,你可以看历史书,也可以读莎士比亚的作品。历史书告诉你16世纪发生了什么,而莎士比亚可以领着一群16世纪的人物向你走来,从麦克白到罗密欧与朱丽叶,与历史书不同,这些人物可以领着你横穿16世纪的历史。”

  其次,文学还包容时间。“人类最大的苦恼不是战争、地震,而是有一天必须面对死亡。”刘震云说,“无论是古代的中国皇帝,还是现在的你我,一直无法解决这个问题,这也是一个现实问题。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文学可以”。

  “文学也包容哲学、宗教,中国人不理解西方人的宗教和哲学,但是可以理解朱丽叶和罗密欧的爱情,因为文学记录人的情感。”刘震云说,不同民族的文化、哲学、宗教不同,但是情感是一样的。

  “西方人不理解中国的哲学和社会制度,但是可以理解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

  “写作是一个危险的旅程”

  “写作对我而言是一个危险的旅程。”刘震云幽默地解释说,“我妈不识字,我姥姥也不识字,而我却要以写作为生,这个链条就显得特别脆弱”。

  “小时候,我从未想过当作家,但是我有三个理想。”刘震云说,最初自己想当一个厨子,后来想当豫剧团里的梆子手,再后来想当一名小学老师。

  15岁时,刘震云放弃了上面的理想,开始当兵。在部队,他走上了写作的道路。

  “现在的社会已是非驴非马。与30年前写《一地鸡毛》的时代不同了,中国不再是一个单一的社会。权力社会依然存在,并与金钱社会交织在一起。”

  “《一地鸡毛》中的小林30年后已经变成了老林”,刘震云说,自己还想写一本书《鸡毛飞过30年》,写当下的社会。

  刘震云自谓是中国最绕的人,是中国最幽默的人。“想把一件事情说清楚,就得绕。”刘震云说,一个人的死是悲剧,而300万人的死可能就会变成“喜剧”——悲剧里面可能充满了笑声。(完)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