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拿什么来填补“后信访时代”的空洞

2013-05-09 06:59:08  来源:华商报

  日前,多地信访系统官员透露:自今年3月至今,暂未收到国家信访局关于各省(市、区)“非正常上访”人次数的排名表。但是否以后将永久取消这一排名表,目前尚不知情。与此同时,有部分地方政府也开始取消了以信访人数排名来

  考核官员政绩的做法。据了解,地方各级政府也有类似排名表。(5月8日《南方日报》)

  5月7日,也有一则关于信访的消息,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中央纪委信访室正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兼副主任张少龙提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坚决杜绝一切‘拦卡堵截’上访群众的错误做法,严禁到来访接待场所和公共场所拦截正常上访群众”。两相对照,传递出一个很明确的信号,那就是信访将逐步“脱敏”。

  信访工作在过去很长一个时期,是各级政府重中之重的工作。在一些制度法规里明确规定,各级政府都应该建立健全信访工作责任制,对信访工作出现失职、渎职行为,追究有关责任人的责任,各级政府几乎都将信访工作纳入考核体系。在考核的重压下,一些基层政府对信访群众如临大敌,对上访人员的处理态度也逐步偏离了信访制度设立的初衷。近些年来,上访群众权益被侵犯事件时有发生:有人在被接访时遭遇殴打、甚至受到性侵,有人因为上访被以学习班的名义强制关押,还有人因为频繁上访被劳动教养。由于基层政府投入大量精力用于重点人员的稳控、送返,加上进京接访的交通、食宿、花钱消去上访纪录等成本颇高,也成为地方政府的一个沉重的“包袱”。

  如果我们把对信访工作进行高压考核划为“前信访时代”的话,那么现在取消这种考核制度,可以看作是信访工作的“分水岭”,从此以后也许进入了“后信访时代”。虽然时空维度变了,对待信访工作的观念更新了,但不管是信访工作的走向如何,当前的一些社会问题仍然存在,甚至有加剧的趋势。如何解决这些社会矛盾,仍是一个比较艰巨的课题。在国家信访局暂未发布信访排名表、甚至淡化原有的信访考核制度的带动下,地方也会逐步取消这种工作模式,这样能为各级政府减压,让他们腾出更多精力发展社会经济,促进信访工作在法制轨道上良性运行。但那种高压式的考核也并非一无是处,过去正因为考核成绩涉及官员自身利益,群众反映的一些问题能够得到及时解决。

  而今,随着这种信访考核机制的变化,一些地方的考核压力骤减,会不会出现群众反映的问题反而一拖再拖的情况?要知道,过去正是因为一些基层政府对群众反映的问题处理不及时,才导致一些上访群众寻求更高级别的部门来解决。现在拿什么来填补“后信访时代”的空洞?这就需要人大发挥更大的作用,让各级代表对选民切实地负起责任,让选民遇到问题时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投过票的人大代表。

  已故著名宪法学者蔡定剑,就曾经提出一些有益的借鉴。他在新加坡考察时,发现那里找政府上访的情况并不多见,原因是议员们每周都会抽出至少一个晚上,来解决选民提出的问题,一个议员一晚上接待四五十名访民。他们反映的问题跟内地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比如有人手头拮据交不起房租,有人觉得交通罚款不公,周边施工影响休息……大都是些鸡毛蒜皮小事。因这些矛盾能随时化解,就没人找政府的麻烦。

  也许有人会说,新加坡是一个小国,这样的工作方式不一定对内地有借鉴意义,其实不然。试想,我国各级人大代表有270多万人,每个代表如果能像新加坡的议员那样,一周抽出一个晚上来为群众排忧解难,发挥的作用就是超乎寻常的。只有激活人大代表与选民的责任制度,让人大代表以为先民代言为己任,才能填补“后信访时代”的空洞。

  田德政

责任编辑: 铁言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