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中日关系需协力 莫让“别国”乱中牟利

2013-05-09 07:03:07  来源:大公网


安倍身穿迷彩服登上作战坦克

  大公网评论员 陈永

  安倍晋三首相的俄罗斯之行赢得了俄国社会的好感,但是俄日领土争端解决并没有取得突破,备受国人关注的钓鱼岛问题也没有公开提及。这意味着,安倍首相所推行的以“价值观外交”为核心,构建“制华阵线”的努力严重受挫。

  与此同时,中日关系也跌入冰点。中国先后拒绝出席东盟“10 +3”财长会议和中日韩三国环境部长会议,消除了日本开展“偶遇外交”外交的可能性。然而,中日作为一衣带水的世界大国,这种“政冷经冷”的关系是不正常的。两国政府均有义务本着两国人民的福祉,推动两国关系峰回路转。其中,日本政府应为中日关系恶化负主要责任,也应主动努力缓和两国紧张关系。中国政府也应理解日本面临的内外压力,避免逼迫日本政治日益右倾化。

  日本政府应反思购岛事件以来中日关系恶化的过程。去年九月,野田内阁不顾胡锦涛主席的忠告,做出“钓鱼岛国有化”的错误行动,然后解释说此举是为了避免东京都购岛激怒中国,并呼吁中国“冷静应对”。这种双簧做法既激起了中国民意的强烈反弹,又彻底激怒了中国政府。但是,随着大选临近,日本并没有拿出解决争端的诚意,反而以拖待变,并寄希望于国际社会压迫中国让步。安倍晋三再次组阁后,并没有延续首七年前对华较为友好的态度,反而遍访与中国有领土争议的国家,提出“安倍主义”,希望“有共同价值观”的各国一起关注中国的崛起,维持亚太地区稳定。这种构筑遏制中国联合阵线的行为引起了中国政府的反感和警惕。半年过去了,安倍首相围堵中国的动议应者寥寥,现任政府与中国协商的大门却在缓缓关闭。此时,日本政府应正视钓鱼岛国有化对中国人民感情的伤害,也意识到中国政府正在失去跟现任政府协商解决钓鱼岛问题的耐性,并为切实改善两国关系迈出决定性的一步。

  日本政治人物应承担改善并维系中日关系的历史责任。中日关系的正常化和友好发展是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田中角荣、大平正芳等老一辈政治家共同努力的结果。但是,近年来日本选举政治色彩愈益浓厚,甚至出现了“十年十相”的混乱状况。在这一背景下,为赢得选票不择手段的“政治屋”接连登场,而持重谋国的政治家鲜能胜出。于是,重要而脆弱的中日关系屡屡成为牺牲品。安倍借助野田内阁的颓势组建执政联盟后,为了应付参议院选举在外交和防务政策上屡屡采取强硬政策迎合右翼势力。而对华持友好态度的中曾根康弘、海部俊树等政治家对政界几乎失去了影响力,甚至福田康夫和河野洋平等自民党政治家对安倍首相也难有话语能力。所以,改善中日关系的愿望更大程度上需要安倍内阁检讨和首相本人自省。安倍首相执政至今,支持率超过了七成,国内改革也有起色,但是外交领域乏善可陈,尤其中日关系跌入谷底。因此,安倍内阁接下来有必要为改善中日关系做一些切实工作,比如拿出协商解决钓鱼岛问题的诚意,而非出尔反尔,对华采取两面手法。

  中国应避免“推动”日本政治极端化倾向。日本是多元社会,通过多党联合成立的政府先天具有脆弱性,所以将日本政府描述为“在夹缝中生存”毫不为过。日本右翼在日本社会中不占主流,但是占有巨大的政治和经济资源,是历届政府都不敢开罪的势力。很多时候,日本政府为了迎合右翼会发表极端言论,如“修改和平宪章”。这种现实及历史原因,使得中国民间仇日情绪强烈。政府有必要引导民意,避免影响中日关系的大局。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我们要以牺牲民族根本利益为代价,但日本也是在世界上有重要影响的大国,需要实现其合理的大国利益是必要的。福田康夫执政时期,中国曾经对日本入常持积极态度,推动了中日关系出现了“小高潮”。

  远亲不如近邻。中日两国历史渊源深远,现实依赖严重。目前,中日互为重要贸易伙伴、两国人员往来和文化交流也很频繁。然而,不断恶化的中日关系,尤其是钓鱼岛争端使这一切蒙上了阴影,也给一些国家以“离岸平衡手”的高姿态从中日僵局中牟利以可乘之机。因此,两国政府应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并勇于克服两国关系发展过程中的困难,共同推动来之不易的中日友好关系健康发展。


相关阅读:

文汇报:安倍挑战世界公义引起公愤  

日华媒:安倍三呼“万岁”主因是日皇国幽魂不散  

施君玉:日修宪要过“三关” 安倍“帝国梦”难圆  

编读互动:1.欢迎就此话题与编者交流,联络电邮:news@takung.cn ;2.大公网开设投稿专栏,欢迎读者就重大新闻事件发表观点。大公网将择优推荐,并支付稿酬。文章不预设立场,观点理性、逻辑自洽即可。联络电邮:news@takung.cn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