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英:无理指责“政治检控”损港法治

2013-05-10 07:10:54  来源:大公网

  一名见习律师在办公地点外被捕,警方这一举动引来反对派的围攻。而由于被捕者为“佔领中环”的义工,又是一名活跃的社运人士,在反对派的文宣势力影响下,一件看似普通的案件,被描绘成“破坏‘一国两制’”的罪行,而警方的行动也被标籤为“政治检控”、“政治报復”。但如果冷静去看,以香港的法治传统而言,在法庭未作出判决之前就肆意乱扣政治帽子、攻击执法人员,做法并不合适,更何况攻击警方的指责拿不出任何证据。徒然上纲上线,这只会损害香港的法治精神,并凸显“佔领中环”缺乏应有的理性。

  事件其实并不复杂,但当中存有众多疑问,却是不争的事实。根据警方日前的声明,指前日于中区拘捕一名二十六岁姓陈女子,她已被落案控以一项“协助组织未经批准的集结”及一项“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名,案件发生于前年七月二日。她将于五月十日在东区裁判法院应讯。警方强调一向依法办事,绝无任何政治考虑。

  这名陈姓女子尽管属于活跃的社运人士,也是一名见习律师,但绝对不能称得上背景有多么复杂。但由于她目前是“佔领中环”的一名义工,也曾是一名报章及网站的记者,因此,任何涉及此类人物的执法行动,都不可避免会陷入政治偏见的陷阱。

  例如,“佔领中环”发起人之一陈健民在电台节目中宣称,“有合理怀疑背后有政治动机”。并称,涉案其他人士早已被捕及受审,而当事人曾任记者经常出入立法会,不明白为何警方事发近两年后才拘捕她。质疑这明显有政治动机,目的是想“杀鸡儆猴”。

  无理指责网罗政治罪名

  综合反对派的众多意见,其攻击警方的论点集中在三点。第一,一件两年前的案件,为什么要等到今天才採取行动?第二,过去陈女士有多次外访经歷,既然已是“被通缉人士”,为何出入境时警方不採取行动?第三,陈女士是因积极加入“佔领中环”运动,警方为求获得警告目的,才选择性检控当事人。

  香港的一个核心价值是理性,如果我们以理性的态度去看待这件事,其实,以上三点质疑并非“无懈可击”。首先,两年前发生的案件,并不意味?两年后警方就不能採取检控行动。过去常有的例子是,一些参与严重刑事罪行的疑犯,经过警方长期调查掌握有力证据才提出拘捕。因此,绝不能说两年前发生的案件今天就一定不能检控,否则,罪犯岂不逍遥法外?

  在此次事件,虽然是发生在两年前,但根据警方的说法,二○一一年七月二日在中区拘捕九十三人,其后决定拘捕及检控其中九名男女,当中包括姓陈女士。而警方过去曾三十多次联络她本人及其家人,但她拒绝协助警方调查,于是将其列为“被通缉人士”,至日前才于中区将其拘捕。

  如果警方所述为事实(没人会怀疑警方在此事中会说谎,事实上律政司刑事检控专员也回应了,警方有提交相关报告),那么当事人陈女士为何完全不理会警方的行动?一次两次或许有理由,二、三十次的迴避,当中又说明了什么问题?更何况,陈女士是一名见习律师,有别于一般民众,她有丰富的法律知识,应当非常清楚的是,当一个人被警方告知自己已被通缉,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聘请律师,通过法律途径去解决问题,又岂会对二、三十次的警方行动无动于衷?因此,从反对派第一点质疑来说,并能证明警方的问题,反倒从侧面反映出,当事人本身有众多没有交代清楚的事实。

  其次,陈女士昨日在社交网站上“反驳”警方称,自己两年来数次出入境,包括随梁振英赴北京,也曾外游,从来没受到限制,因此质疑警方的行动。当然,在这里没有人会怀疑陈女士在说谎,但有许多更具体的事实或许没有交代清楚。警务处处长曾伟雄昨日回应时称,警方是想以低调的手法去採取行动,不想影响其他人。这种回应显然并不理想,反倒衍生了更多疑问,例如,“被通缉人士”在何种情况下才会被捕?警方是以何种程序去拘捕通缉犯?希望警方进一步澄清当中细节问题,以释众人疑问。到底是警方希望低调行事、还是根本无法联繫到当事人?

  缺乏理性损“佔中”民意

  至于第三点,反对派人士一直宣称,此事是政治检控,原因是陈女士是“佔中”的义工。如果这种观点成立的话,笔者倒要反问:“佔中”是今年初才提出的,而陈女士早已一年多前已被警方通缉,难道警方有预知未来的本事、提早布置“杀鸡儆猴”行动?从逻辑上这显然说不通。当然,反对派人士或许会说:警方是眼见当事人积极参与“佔中”才千方百计寻找档案去“整”人。这种论点其实是建基在没有事实根据的“臆测”,如果这种说法同样成立的话,那么,陈女士理应是近几个月才会收到警方的联络,何以两年来会有多达二、三十次的联络行动?

  整件事应由法庭判个水落石出,但问题是,“佔领中环”一直宣称是“用爱与和平”、“和平理性”的政治行动,而昨日陈健民、戴耀廷等人的即时反应却让人看到,他们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就对警方进行政治攻击;在进入司法程序后,仍然乱扣政治帽子;在当事人陈女士自己都没有交代清楚事实的情况下,就举行记者会试图干预影响法庭的判决。这还是理性的做法?这种言行只会损害香港的法治精神,并进一步凸显,整个“佔中”行动或者根本就缺乏应有的理性?如果一场政治佔领行动由一群非理性的人去主导,后果会如何?

  王若英

关键字: 无理 指责 政治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