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国斌:理性看待两地矛盾 切忌肆意上纲上线

2013-05-10 07:12:46  来源:大公网

 图:行政长官梁振英昨日在答问大会上唿吁理性看待两地矛盾

  捐款乃义举,捐款与否本应就事论事,毋需无限牵连。然而,一些反对派政治人物利用市民怀疑心态贩卖私货,面目可憎。他们利用立法会场合挑起内地和香港的矛盾只会进一步加大两地的不信任,加剧两地对立的情绪,在本已撕裂的创伤上撒盐。笔者认为不管是香港还是内地媒体,都需少点混帐逻辑,多点平和心态、理性说理。

  近期在香港发生的几件事,如“限奶”、“佔领中环”、雅安地震后社会拒捐等,搞得中央政府特别是它的代表中联办寝食难安。内地普通人看了也觉得浑身不舒坦,认为你烦不烦、闹什么闹、歇会儿呗,我们“五一”刚去你们那儿自由行,没少买呀。对本地普罗大众而言,这种事情见怪不怪,或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确,限奶和拒捐有被反对派政治人物骑劫之嫌,从表面证据来看,反对派的确脱不了干系。“佔领中环”则不同,它被认为是直接反击中央的普选部署,冲击现行法律,间接对抗中央政府,在中央眼里性质很严重。

  捐款义举只可鼓励

  我在此更关注的是两地媒体面对时事新闻的态度,认为香港和内地的个别媒体在上述事件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火上浇油的负作用,表现为负能量。为此,我唿吁一众媒体少点混帐逻辑、胡言乱语,多点平和心态、理性说理。

  那年,汶川地震给灾区带来深重灾难,香港政府和同胞本?人道精神和出于血浓于水的情谊,真情慷慨解囊。港府连续批出近百亿港元,民间捐款高达一百三十馀亿,合共二百二十多亿。从数量上讲,不可谓不多,佔内地全部捐款的五分之一强。这次雅安地震,受灾面和受损相对较小,香港社会对同胞失去家园仍然感同身受,普通市民还是表达善意尽力支持灾后重建。特区立法会也通过决议,批准特区政府向四川省政府捐款一亿港元,支援芦山赈灾。不巧的是,就在这一过程中,郭美美事件发酵了,内地红十字会的官僚作风和混乱帐目也被内地线民揭露批驳得体无完肤,全国人们倍感愤怒。这些刺激产生了部分港人的拒捐情绪。他们不愿意不支持捐款的理由其实很直接简单:能告诉我们这善款是怎么用的吗?上次那二百二十多亿是否都用得其所?

  捐款乃义举,捐款与否本应就事论事,毋需无限牵连的。有则多捐,无则少捐或不捐。然而,一些反对派政治人物利用市民怀疑心态贩卖私货,面目可憎。他们利用立法会场合挑起内地和香港的矛盾只会进一步加大两地的不信任,加剧两地对立的情绪,在本已撕裂的创伤上撒盐。不用说,《苹果日报》从头到尾不遗馀力,极尽煽风点火之能事,这两天又在炒作郭美美(见五月五日“郭美美在澳门豪赌狂输晒五百万筹码”)。

  胡话浑话有伤感情

  那边厢,来自内地民粹主义味道浓厚的媒体也推波助澜。其中一份影响极大的媒体以“香港应不捲入内地舆论争议”为题点评香港立法会捐款辩论,随后提出两个观点:第一,“鉴于香港同内地的独特关系,港方不应主动扮演触动内地‘体制’的角色。……但立法会作为整体做什么决定,港府做什么姿态,却应保持大的分寸和慎重。第二,实事求是说,内地并不缺一亿港元。”

  捐款本是自觉自愿行为,不是摊派,不是法律义务。特区政府捐款用的是纳税人的钱,拿出来前得问问“人民代表”,不是特首一人或特首周围几人密室操作说了算。这就是香港的民主制度,哪怕这种民主还是有限的。立法会议员都是中国人,其中有人说内地缺的不是钱而是廉政,这没错呀。出于善意的批评之声即使尖锐刺耳,我们还是应该包容、保护这种权利。他们只是质疑善款是否善用,并没有唿喊推翻中央政府和社会主义制度,我看不到他们如何“主动”触动内地“体制”了,再说他们的能量还不至于能够干涉内地内政(即使想,也是蚍蜉撼树)。然而,报纸的指责更像被踩了尾巴的猫的反应。

  国家现在富裕了,中央和地方的大专案、大工程轮番上马,的确并不缺这一亿港元,看看我们政府无偿援助了多少国家?国有灾难,特区政府和市民哪怕只捐一分一毫那也是一种善意姿态。如果因为有人反对说几句难听的话,你就恶形恶相,拍案指骂,这太不文雅吧?最后在收了钱后,你又冷笑一声说我不缺这一个亿,这也忒不厚道吧?你这不是把香港民意推向反对派阵营吗?多么肤浅冲动,多么欠缺思量,多么没有政治头脑呀。

  某些人不懂香港,其实也不想懂,因为太先入为主,太自以为是了。也不知道这里没有“港方”这一词,只有市民?立法会?特区政府?法院?政治人物;没有党的一元化领导,各权力之间互相制衡监督;立法会只要是选出来的就不一定会只举手贊成;还有,它眼中的“港府”实际上并不能代表全体市民。

  切忌肆意上纲上线

  而在香港,有些媒体也令人惊诧地将拒捐的性质上升到了一种无以復加的地步。例如有评论提出,反对派“发起‘抗捐运动’,不仅反人道、反良知,而且是去年‘反国教’以来反中央、反国家、反民族的延续”。我在此郑重指出,反对派确有政治凌驾赈灾之考量。但是,借用“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句话,我相信多数市民是善良的,分得清是非的。我批评这种评论基于以下理由:第一,“抗捐”用词不当。捐款本来是自觉自愿的道义行为而非法律义务,何以为“抗”?第二,将拒捐随意定性为“五反”,无限上纲,依据何在?第三,帽子棍子满天飞,有没有考虑到适得其反的政治效果?最后,这种言论客观上挑动了两地对立,何尝不是唯恐天下不乱?我就不相信、更不希望这就是中央的意思。

  几任中央驻港负责人都说过类似的话,香港东西交汇、南北通衢,像一本大书,要读懂很难。居港十几年的经验告诉我,要认识香港这个多元、法治、自由和(有限)民主的社会,我们既要设身处地,又要能够跳出固有框框、另类思维。无限上纲上线于事无补,可以休矣。   

  作者:朱国斌 为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博士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