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立人:码头工潮无赢家值得反思

2013-05-14 07:14:31  来源:大公网

  码头工潮虽然暂时落幕,但馀波仍然未了,罢工工人能否全部復工,存在变数。再说,职工盟及部分工人仍未完全撤走,罢工是否会死灰復燃?劳资双方角力,到底应互相体谅还是零和游戏呢,李卓人灰熘熘的说,这次罢工只取得半杯水的胜利,那又是否一个完美的结局呢?这一切,都值得有关人士的反思,尤其是特区政府,有必要好好考虑以下的三个问题。

  工潮后遗症影响长远

  一,谁是工潮的赢家?以在下所见,这次罢工根本没有赢家,因为,劳方虽获得加薪,但与最初要求仍有相当大的距离;工会虽操控了工潮,但最后仍要被迫接受资方的提议,威信严重受挫;资方虽然守住了自己的底线,但经济损失极为惨重;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工潮的后遗症将出现,其影响极为长远。

  首先,受工潮影响的外判商高宝宣布结业,有多名属下的吊机手顿成“无主孤魂”,能否悉数由其他外判商吸纳,是一大疑问;外判商永丰罢工期间失去两份承判合约,即使重聘罢工工人,亦有可能开工不足,令工人实质收入反而减少。更可怕的是,本港码头货柜业近年已渐走下坡,工潮期间,估计有两成业务被迫流走到隔邻深圳的盐田港、南沙港,甚至更远的新加坡。估计相当部分不会重返。事实上,本港目前已是全球最贵处理费的货柜港,面对珠三角地区码头的竞争,平均每个柜相差二百至三百美元。工潮过后,成本无可避免会进一步上升,未来流失合约势所难免。可以说,本港的货柜码头业已属夕阳工业,甚至有可能无疾而终,成为明日黄花。由此可见,罢工工潮没有赢家,甚至可能连累整个香港经济下滑,七百万人均受其害。

  二,集体谈判权是否需要存在?工会及支持罢工的部分人认为,这次罢工之所以时间拖长,造成这样大的影响,主要原因是由于工会没有集体谈判权。不过,这种说法似是而非。因为,集体谈判权并非解决问题的方法,而是工会大杀伤力的武器。有了集体谈判权,劳资双方的谈判只会更激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在十九世纪的资本垄断时期,这的确是打击无良僱主,为工人争取权益的利器,但今日劳资法案已趋完善,资本垄断已受到法律所限,现代资本家已有本质上的改变,所以,集体谈判权已逐渐为人所弃,不少地区更明文禁止。事实所见,工会势力极大的英国,便受过集体谈判权所害,工人得到短暂的利益,但却令整个英国的工业和经济发展一蹶不振,虽经数十年而未能復元。香港地小人多,经不起折腾,如香港工会有集体谈判权,必然未见其利,先见其害。

  比如说,如果这次工潮中工会利用集体谈判权,为工人争取到双位数的加薪,相信受影响结业的外判商必不止高宝一家,整个码头运输业也会加速衰落,惟一受益者只会是李卓人之流的职业工运者,他们手执屠龙刀,所向无敌,但资方被迫屈服,或被杀个落花流水,难道工人就会有好处吗?可以说,无论是资本家靠垄断恃财傲物,或是劳方以集体谈判权盛气凌人,都只会出现两败俱伤的局面。今日,民主政制和劳工法已给劳工相当的保障,集体谈判权这种大杀伤力的武器,还是不提也罢!

  三,仇富情绪对香港有没有好处?这次罢工最引起争议的话题,是在激进工会指使下,罢工工人举?被妖魔化的长实主席李嘉诚的大头相,包围长实总部,甚至聚众直闯李嘉诚的住宅游行抗议。其实,李嘉诚虽是码头所属公司和记黄埔的大股东,但码头工早已外判,李嘉诚也从不过问码头的运作,码头工人争取加薪矛头直指李嘉诚,就如香港麦当劳汉堡包店的员工要改善待遇,去美国找迈克尔.罗伯茨(Michael Roberts,麦当劳的总裁兼CEO)抗议一样荒谬。

  仇富情绪对香港无好处

  记得李嘉诚当年收购英资企业和记黄埔,打破了英国资本的垄断,被不少人视为华人社会的英雄,众所周知,李氏一生勤劳俭朴,经营有道,以诚信起家,以平等待人,不但是备受尊重的国际名人,更是香港人的骄傲。无可否认,李氏家族富可敌国,对香港的社会影响举足轻重是事实,但这并非罪过,对其丑化有失厚道。

  仇富情绪,或可减轻某些人失意的压力,但对香港并无好处,香港之所以能从一个寂寂无闻的渔港发展成世界最富裕的国际大都会,实在有赖商人的成功和香港打工仔的勤奋及多年来劳资和谐相处,仇富情绪,对香港的影响,绝不亚于阶级斗争给中国带来的损害,政府应该重视这一危险趋向,重建社会和谐,才能保有香港的长治久安。

  作者:梁立人 为资深评论员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