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八骏:反对派既幼稚亦疯狂 激进导致失政治理性

2013-05-16 07:47:33  来源:大公网

  反对派既幼稚又疯狂,决定了“佔领中环”行动会以失败告终。然而,不能低估反对派在面对失败而发生分裂之后,坚持“拒中抗共”立场的顽固派将会变得不那么幼稚却仍不脱疯狂。对此,爱国爱港阵营务必保持足够清醒,必须尽快改变自己队伍中的个别政治团体立场动摇、心存畏惧,若干具代表性政治人物甚至发表立场模煳的观点的状况,并在斗争中不断提高政治水平和斗争艺术。否则,无法承担这场决战。

  2012年7月5日,林和立在《信报》网站发表《香港失控是中国巨变的前奏》,称:“相对于超过五十万人上街的2003年,2012年可能是香港歷史的更重要的分水岭。”“今年是香港民智大开的一年。……虽然香港与内地的经济已高度融合,但港人不会再因为经济利益而放弃自己的政治与民主权利!”“现在北京唯一可以做的是防止香港的思潮洪流涌向神州。”

  激进导致失政治理性

  林和立是香港评论界第一人,公然喊香港失控是中国巨变前奏。必须指出,林和立笔下的“香港失控”是指中央失去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控制,换言之,香港特别行政区取得“变相独立”,以此为基地,引发神州大地发生巨变亦即按西方模式来重塑内地政治制度。

  耐人寻味的是,6天后,2012年7月11日,戴耀廷在《信报》A18发表《北京解说“一国两制”的演变》,竟然以为,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庆祝香港回归祖国15周年大会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四届政府就职典礼的重要讲话中,提出:“把坚持‘一国’原则和尊重两制差异、维护中央权力和保障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维护国家整体利益和保障香港社会各界利益、支持香港积极开展对外交往和反对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等有机结合起来,任何时候都不能偏废”,是中央关于“一国两制”的解说回到了香港回归初期。戴耀廷认为:在2003年“七一游行”后,北京对“一国两制”的官方解说,是突显“一国”优先地位。“当前香港的政治情况较特区成立初期远为复杂,作此改变,或许是突显‘一国’为本的官方解说已经没有需要。”

  撰写那篇时评的戴耀廷似乎幼稚,与半年多后发表“佔领中环”行动计划的戴耀廷判若二人,尽管“佔领中环”行动涂上“爱与和平”色彩,但是,戴耀廷不讳言那是一场与中央“斗大”的博弈——“互相斗大,对方斗你晤引爆,你斗佢唔流血”,“除非你出解放军,那中环就变成了天安门”。

  是戴耀廷在短短约半年间发生了“巨变”?抑或幼稚和疯狂原本就是其一体两面?我倾向于后者。

  “佔中”受挫令其更疯狂

  所谓“幼稚”是指,一厢情愿地错误判断中央关于香港的方针政策,包括对中央在“一国两制”方针认识和实践上与时俱进的错误判断,也包括对中央关于香港具体政策措施的错误判断。

  所谓“疯狂”是指,反对派及其后台老闆千方百计、竭尽全力争夺香港特别行政区管治权,面对中央和爱国爱港阵营的坚决反击,越来越趋于激进,终于诉诸“佔领中环”行动而失去政治理性。

  在政治上判断是否理性,不同于在心理上判断是否理性,也不同于在认识论上判断感性认识与理性认识之间的区别。

  政治理性是指,客观评估政治形势,制订和实施大体符合客观条件和主观条件的政治纲领、政策和行动。政治理性不保证政治纲领、政策和行动正确和成功,但保证政治纲领、政策和行动如果不成功或失败,必定是因为不可预知和不可控的因素。

  “佔领中环”行动已是出弦之箭,势在必行。反对派以为中央会被其气势汹汹所吓倒,这是政治上“幼稚”。反对派孤注一掷,将香港绑上其投火战车,不惜玉石俱焚,则是政治上丧失理性而“疯狂”。至此,反对派本质的两种表现都暴露无遗。其实,即使林和立,作为反对派一名吹鼓手,在发出“香港失控是中国巨变前奏”之吶喊时似乎唯有“疯狂”,实则也包含了错误判断政治形势之“幼稚”。

  反对派既幼稚又疯狂,决定了他们在当前这一场关于香港回归的决战的第一回合必定失败,亦即是说,“佔领中环”行动以失败告终是可以预言的。然而,这只是第一回合,不能低估,反对派在面对失败而发生分裂之后,坚持“拒中抗共”立场的顽固派将会变得不那么幼稚却仍不脱疯狂,从而,关于香港回归决战的第二回合、第三回合……将更加复杂而艰巨。对此,爱国爱港阵营务必保持足够清醒,必须在斗争中不断提高政治水平和斗争艺术。

  建制派宜早准备决战

  不能不指出,眼下,在爱国爱港阵营中间,个别政治团体立场动摇,个别政治团体心存畏惧,若干具代表性政治人物甚至发表立场模煳的观点,可以说,斗志不够顽强,认识幼稚却颇明显。此种状况必须尽快改变,否则,无法承担关于香港回归的决战。

  林和立认为,香港2012年政局之重要性超越2003年,是香港政治又一个歷史转捩点,固然是基于反对派立场和利益。

  我在去年底今年初一系列时评中,将2012年、2013年香港政局演变置于自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英两国政府谈判香港前途问题以来香港约30年回归进程中第三个转折点亦即进入回归的决战阶段,则是基于爱国爱港阵营立场和利益。

  立场和利益迥然,却都充分估计当前香港政局演变重要性,反映香港政局的确正处于不以任何政治阵营、任何个人的主观愿望为转移的歷史性巨变。

  作者:周八骏 为资深评论员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