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派阻挠特区改善施政 不懂决策常识乱扣帽子

2013-05-18 11:46:43  来源:大公网

  近日,行政会议、政制与内地事务局向各政策局和部门发出机密通告,要求从今年6月1日起,在制订政策时,评估有关政策在内地可能引起的反应。被患上严重恐惧“一国”症的陈方安生和《苹果日报》主脑,不分青红皂白扣以违反甚至破坏“一国两制”大帽子,他们真正是忘却或不懂现代决策的起码常识。然而,两地经济融合的进程不可阻挡不可逆转。CEPA就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与中央有关部门协调政策的范例,为何不见香港有人或媒体批评这是违反甚至破坏“一国两制”?

  行政长官梁振英在2013年5月9日下午立法会答问大会开场白中重申,香港与内地是唇齿相依,他特别批评,近期香港一些人抗拒特区向四川芦山大地震灾区捐款和肆意歪曲驻港解放军总部建造军舰停泊码头,或者错误或者别有用心。

  翌日,5月10日,《苹果日报》以头版大篇幅刊登该报所获独家消息称:近日,行政会议、政制与内地事务局向各政策局和部门发出机密通告,要求从今年6月1日起,在制订政策时,评估有关政策在内地可能引起的反应。《苹果日报》以大字标题“香港完蛋”来反映对此举的判断。

  政府机密外泄须深究

  紧接?,陈方安生发表声明称,此举“敲响‘一国两制’的警钟”;她认为,根据“一国两制”,特区政府官员不需要揣测内地反应,否则会严重伤害特区政府高度自治。作为其观点的理据,她以“殖民地”时代,港府制定任何政策毋须评估英国反应和政策对英国企业影响为例。

  首先,《苹果日报》从何处获取特区政府机密资料?这是一个必须深究的问题。有人泄密,近些年来可谓一而再、再而三,矛头均指向“拒中抗共”势力必欲打击甚至欲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政治力量。

  其次,当然并非次要的是,特区现届政府发出上述内部指引,正如特区政府发言人在5月10日下午回应传媒查询时所表示:“自回归以来,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下,内地和香港在经济上合作越趋紧密,在社会民间层面的往来和交流越见频繁。特区政府在制订政策过程中,评估有关政策在内地可能引起的反应是负责任的做法,让政策的推行达致互利共赢。”

  毋须讳言,眼下发出如此内部指引,并特别说明,即使有关政策未必直接影响内地或内地居民,亦需评估在内地可能产生的反应,此无他,盖因近一年来特区现届政府某些涉及内地居民政策,例如“限奶令”,的确在内地引发颇大负面反应。上述内部指引反映特区现届政府致力于改善施政,应予以肯定。

  不懂决策常识乱扣帽子

  然而,患上严重恐惧“一国”症的陈方安生和《苹果日报》主脑,却不分青红皂白,扣以违反甚至破坏“一国两制”大帽子,真正是忘却或不懂现代决策的起码常识。

  在开放经济背景下,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政府制订本国或本地政策,都必须既顾及外部因素对本国或本地政策的影响,也顾及本国或本地政策对其他国家或地区可能产生的影响。如果不顾及政策的对外影响,那么,既可能给国际或地区间关系带来负面后果,又可能引起他国或他地採取对应政策而削弱或沖销本国或本地政策效应。西方学者早从理论上阐述了这样的逻辑。国际社会以数不清实例证明了这样的道理。

  自2008年9月15日美国雷曼兄弟被迫破产触发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二十国峰会反覆强调各国协调政策的意义,尽管基于国家利益差异,协调政策是口惠实不至,但是,没有人包括与会各国政府官员、媒体对于需要协调政策提出异议。

  再过一个多月,就是CEPA签署10周年。CEPA就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与中央有关部门协调政策的范例。与两地经济联繫愈益紧密相适应,不仅特区政府,而且中央有关部门和内地省市自治区政府,在各自制订本地政策时,都必须既?眼于本身,又顾及他人。

  请问:当中央有关部门在考虑其他国家如新加坡关于在当地开展人民币离岸业务的要求时,香港方面不是一再提请中央有关部门充分考虑有关举措对香港的人民币离岸中心地位的影响?为何不见香港有人或媒体批评这样的要求是违反甚至破坏“一国两制”?

  两地经济融合不可逆转

  在中央有关部门设计前海拓展现代服务业的政策措施时,特区政府有关官员一再要求借鉴香港已有法规,为何不见香港有人或媒体批评这样的要求是有悖于“一国两制”?

  陈方安生和《苹果日报》对于“一国两制”的严重偏执是?所周知的。早在2002年7月1日特区成立5周年时,陈方安生就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文章,警告:香港不能为了经济利益而变得“中国化”。然而,两地经济融合的进程不可阻挡不可逆转。

  一国或一地政府制订和实施政策以本国或本地利益为优先,不难理解,但是,必须以不损害他国或他地利益为条件,否则,会招来报应。此所以在全球化或区域一体化背景下,有智慧的政治领袖不会公然打出本国或本地利益优先的旗帜。即使有时不得不在本国或本地居民利益与外来人员利益之间做取捨,也只能是暂时的权宜之计,必须及时改变,并注意做好相应的对外宣传解释和适时採取弥补措施。

  陈方安生居然以港英政府制订政策时不必考虑英国的反应以及政策对英国企业的影响作为特区政府的榜样,既是谎言──不顾港英政府与伦敦关系的实质,又是无知──香港与相隔万里的英国的联繫不可与香港与内地紧密相连的联繫同日而语,并且,再次暴露其政治立场。

  作者:杨坚 为资深评论员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