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王烁持枪案:有公开才有司法公信力

这么一宗简单的个案却令有关司法部门为了难,这着实让民众也为了难。王烁只是一个“富二代”,若依“穷不跟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古训,这“富二代”的案子就令司法为了难,碰上“权二代”涉案,又该有多为难?

  5月15日晚,北京街头,一位叫王烁的“富二代”因行车纠纷而动手打人。在以信息“超链接”为特征的网络时代,王烁此前卷入的一起涉枪案再度进入公共舆论视野:2010年12月17日晚,王烁驾车行驶至北京朝外大街时,与另一辆轿车车主发生纠纷,遂持枪从车窗指向对方,而后故意撞击对方所驾车辆前部,导致对方车辆起火后逃离现场。案发后,警方在其居住地等处起获了涉案枪支、弹药。据报道,2011年9月,王烁因涉枪案被公诉至北京东城区法院,但最终判决结果至今仍未公开。有记者日前向相关司法部门求证,对方回应称“不方便回答”,并希望记者不要再为难他们。

  一句“为难”丢尽了司法的尊严。司法机关依法独立行使职权,公开相关信息本不难。比如对检方来说,王烁案有无起诉到法院;对法院来说,王烁案有无受理或有无审理,如已审理有无判决。类似这样的程序信息并不涉及“办案秘密”,当事人也并非受法律特别保护的未成年人,公开回应有助于化解社会对特权妨碍司法的猜疑。

  然而这么一宗简单的个案却令有关司法部门为了难,这着实让民众也为了难。王烁只是一个“富二代”,若依“穷不跟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古训,这“富二代”的案子就令司法为了难,碰上“权二代”涉案,又该有多为难?

  从法律上看,王烁案的司法信息公开并不“难”。不管对庭审来说,还是就判决而言,都是“以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庭审不公开的主要有三种特别情形,即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涉及个人隐私的案件以及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王烁涉枪案并不属这些情形。再说了,依刑事诉讼法,判决一律公开。没有任何理由能让王烁涉枪案在法院审理及判决阶段“躲猫猫”。

  当然,也可能王烁涉枪案压根没进入审判程序,这就更得公开了。不公开,民众自然会猜疑,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王烁涉枪案凭什么悬搁?另一个疑问在于,若王烁案还未审理,此案究竟卡在了哪个环节?这么久了,相关司法部门有无违背法定的诉讼时效?

  别指责我的猜度,这正是司法不公开带来的恶果。因为没有明确、具体、及时的信息披露,才有了基于种种假设的推断。在网上,这些猜度有时会与网民的自身体验和自我认知结合起来,从而滑向也许是远离真相的那一面。

  公众如此关注的一宗影响性诉讼,本是法院以司法公开和司法公正来树立司法权威的契机。尤其是近年来,网络对司法个案的围观成为惯常。在自媒体时代,信息传播的便利让司法权威备受挑战。在所有的影响性诉讼中,涉及特权人士的个案,因其与普通案件对比会产生强烈的直观感受,更易成为网络公共事件。公共舆论围观王烁涉枪案,并非要施压于司法机关,而是在期盼司法公正的到来。这种公正的实现,将大大强化公众对司法的信心。

  不久前,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专门谈到,“案情决定舆情”、“司法公开是最有力的舆论引导”。毫无疑问,王烁卷入了一起涉枪案,相关司法部门也卷入了王烁案。“及时发布信息、回应社会关切,防止‘小事拖大、大事拖炸’,给司法公信造成损害。”这是沈德咏对全国法院的告诫,当然也是对王烁案当值司法部门的告诫。

  就算相关司法部门确实受到了外来干扰,而在王烁案的司法信息公开上感到“很为难”,也同样可以在技术上依赖司法信息公开来化解外部压力。外力干扰司法机关依法独立行使司法权,其用意正在将司法结果推向不公。那么,有越多人关注,越多媒体聚焦,法院承受的压力其实就会越小,只要法院的目标指向是司法公正。

  在排除对司法机关的不当干扰、实现司法公平公正方面,公众和媒体都是法院的朋友,而不是对手。过度纠缠于媒体监督与司法独立的关系,就会陷入司法专横,并致司法腐败得不到及时纠正。不管在传统媒体时代,还是在新媒体时代,媒体监督与司法独立都可并行不悖。

  (作者:王琳 系海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