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宋小庄:“佔中”鼓吹者做法怪诞

戴耀廷正继续率领他的年轻“信徒”们逐步实施“佔领中环”的行动,香港还有一班人为戴耀廷唱赞歌,怂?他勇往直前,包括美驻港总领事杨甦棣也为戴灌迷汤,使这些鼓吹“佔中”的人失去理性和常态,连要遵守基本法这一不言而喻的事,都不愿答理。

  图:“佔领中环”是一场破坏公共秩序、违反法治精神的政治运动,最终满足了政客的慾望,香港市民却是最大的受害者

  戴耀廷正继续率领他的年轻“信徒”们逐步实施“佔领中环”的行动,香港还有一班人为戴耀廷唱赞歌,怂?他勇往直前,包括美驻港总领事杨甦棣也为戴灌迷汤,使这些鼓吹“佔中”的人失去理性和常态,连要遵守基本法这一不言而喻的事,都不愿答理。学者通常是以理服人,但戴却仿效蛊惑政客行事。普选是靠戴耀廷佔领中环达成的吗?当然不是!促使行政长官普选方案的通过,才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

  报载戴耀廷正继续率领他的年轻的“信徒”们逐步实施“佔领中环”的行动。到底他最终有多少追随者,最后又能否成事,到头来他又会不会悬崖勒马,回头是岸,还是不顾三七二十一,一直往崖边走去,不愿掉头,直到堕崖为止,目前言之尚早。

  被杨甦棣之流灌迷汤

  但现在香港还有一班人,为戴耀廷鼓掌,欢呼,唱赞歌,怂?他勇往直前,说在戴的最大杀伤力武器面前,北京将视其为谈判对手,如果他谈判成功,将成为香港普选的“大功臣”,民主的“大教父”;即使他谈判失败,也将成为市民的“大英雄”,歷史的“大烈士”。这“四大”的迷汤,正把戴灌得迷迷糊糊,找不到北了。连美国驻香港总领事杨甦棣也在催促特区政府尽快展开咨询,彷彿动了尽早让戴成就“大伟业”的志愿。这四加一的大迷汤,大概使戴一下子清醒,一下子迷糊了,不知东南西北了。

  普选是靠戴耀廷佔领中环达成的吗?当然不是!众所周知,在英国统治香港的一百五十馀年中,只是在中国表示必须恢復在香港行使主权后,才有所开放部分选择。但直到英国“光荣”撤退前,英国还不敢撤销对《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5条b项的保留。英国人还算有自知之明,知道在殖民统治里是无所谓“选举权必须普及而平等的”。

  香港的民主应当是伴随国家对香港“一国两制”的方针政策而来的,并在香港基本法中作出仔细规划。根据基本法的有关规定,2007年12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2017年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可以由普选产生的决定。在该决定中,还明确该进程在内容和程序上要符合基本法以及“五部曲”的要求。

  所谓“五部曲”程序,就是:(一)由行政长官就是否修改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报告。(二)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相关的决定。(三)由特区政府向立法会提出修改议案,并经立法会三分之二多数通过。(四)行政长官同意立法会通过的议案。(五)行政长官将有关法案报送全国人大常委会并得到批准。

  由此可见,照“五部曲”规定的程序,特区政府应当在第一、二部曲完成后,在第三部曲开始前展开公众咨询,集思广益,在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的前提下,提出修改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实现普选的议案。

  不依法理违学者作风

  目前对该议案能否通过,在立法会两大阵营的议员严重对立的情况下,社会上不表乐观,如果戴耀廷等鼓吹者有心推进香港特区的民主进程,则有三件事是可以做的:

  一、在行政长官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报告前,在特区政府开展公众咨询前,促请香港社会对行政长官普选的法律依据形成共识。普选的法律依据是香港基本法,不是国际公约,这是连美国驻港总领事也不敢否认的,普选的时间表又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明确的。如果香港对遵守实现普选的法律依据不能形成共识,行政长官就很难“提出报告”,特区政府的咨询工作就很难开展。这是判断戴耀廷等人是真心真意,还是虚情假意促进民主的试金石。

  二、在特区政府开展公众咨询中,积极参与,提出符合上述法律依据的可行方案,对此在港大任教宪法和基本法的戴耀廷应该还是有优势的,对于香港基本法有关的提名机制,到底是机构提名,还是个人提名;对于提名委员会参照有广泛代表性的选举委员会的产生方式组成的合理性;对“按民主程序”中的“民主”的理解等方面,戴耀廷作为法律学者,应当比其他人更清楚。这也是判断戴耀廷是依照法理、实事求是理解法律,还是昧?良心、睁?眼睛说瞎话的分水岭。

  三、在对特区政府提出方案的立法会表决中,也可以起游说作用。目前香港立法会处于意识形态的对立,在“拉布”问题上可以看得很清楚。作为学者,纵然未必能够化解该分歧,但至少不应当煽风点火,火上加油。国家之所以要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保留资本主义制度和原来的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就是要缓和乃至化解意识形态的对立。加剧意识形态的对立本身就是违反“一国两制”的。促使行政长官普选方案的通过,才是功德无量的一件事。

  极尽煽动哄骗之能事

  然而,笔者的苦口婆心,也许毫无用处。因为鼓吹佔领中环的人已经失去理性,失去常态。例如连要遵守香港基本法这一不言而喻的事,戴耀廷都不愿意答理,就好像当年陈水扁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一样。又如要反对特区政府提出的普选方案,在常理而言,也应当是在政府提出方案之后,而不是在前,特区政府还没有展开咨询,无的放矢有何反对可言?再说即使要反对,香港是言论自由之地,戴耀廷等人完全可以提出异议,表示反对,为何要佔领中环,以此作要挟呢?还有,学者通常是以理服人,不是政客极尽煽动哄骗之能事,但戴以学者之身份,却仿效蛊惑政客之行事,却是为何?

  最为要命的是,戴耀廷本人心知肚明佔领中环是违法的,他没有隐瞒此事,也告诫年轻人要有思想准备,甚至一度要求年过不惑之年(40岁)的人才可以参加,却好像要组织一批敢死队一般,似乎这是为正义非凡的伟大事业而牺牲。但是自称手上“有最大杀伤力武器”的戴耀廷,被问到如何面对强行执法驱散时,他竟说作鸟兽散罢。佔领中环鼓吹者之荒唐,可见一斑。

  作者:宋小庄 为法学博士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