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占领中环”势必流血收场 戴耀廷逃避政治责任

“佔领中环”不论如何掩饰或包装,其本质是“佔领”,是一场挑动社会冲突的政治运动,具有高度的“对抗性”,与“和平”没有半点关系。以当前反对派的落实步骤,最终以流血骚乱告终,将是不可避免之事。但至今为止,发动这场运动的戴耀廷等人没有一人明确表示,一旦发生流血事件,会否负上责任。

  ——驳“占中”系列之三

  “佔领中环”不论如何掩饰或包装,其本质是“佔领”,是一场挑动社会冲突的政治运动,具有高度的“对抗性”,与“和平”没有半点关系。以当前反对派的落实步骤,最终以流血骚乱告终,将是不可避免之事。但至今为止,发动这场运动的戴耀廷等人没有一人明确表示,一旦发生流血事件,会否负上责任。为何如此?原因在于,流血与暴力,正是他们所期望见到的结果,否则如何能赢得与中央对抗的“政治筹码”?

  由提出至今已有半年时间,戴耀廷的“佔领中环”运动已经势成骑虎,就算戴氏明知这场运动极其危险,有可能对香港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但“食人之禄担人之忧”,答应了别人的事已不可能收回,更何况幕后缠绕了太多的政治利益。因此,现阶段要求戴耀廷就此收手,已无异于与虎谋皮。但是,“佔领中环”真的如戴氏所说的,是一场“爱与和平”的“不合作运动”?恰恰相反,所谓的“爱与和平”根本是一套政治谎话,如果依足戴氏的“佔中”计划,最终流血的暴力冲突将是必然之事。“佔领中环”实质是一场政治暴力运动,这正正是反对派所期望看到的结果。

  “和平”之名实是文宣口号

  戴氏上周在报章发表的《和平佔中四个阶段》一文,曾明确指出他的“佔领中环”构思,以及清晰的落实步骤:“在‘佔领中环’定出日子之后,就会发动全港性的不合作运动,并逐步升级。由不违法的不合作方式,到提升为违法、非暴力但不直接影响其他人生活的方式;直至最后是违法、非暴力、但也会影响其他人生活的方式,也就是万人堵塞中环要道的行动。”

  据其构思,“佔中”将经歷如下几个步骤:从不违法到违法、从不直接影响他人生活到会影响,最后成为违法但非暴力的运动。在戴氏眼中,一场社会运动原来可以如此“完美”,每一个步骤都是可控、每一个阶段都可以完全掌控。但事实会如此完美吗?如果综观世界近十年来的社会运动例子,市民能不用费太大力气发现,决定社会运动“暴力”与否的关键,不在于口号也不在于发动者的身份,而在于“对抗性”。所谓的“对抗性”是指抗议的一方与持相反意见的另一方相互针对的激烈程度,其情况好比球迷关系,若两支死对头决战,球赛演变成骚乱几率就越大。

  以外国为例,两年前的茉莉花革命,从突尼西亚、利比亚、巴林、埃及、阿尔及利亚,反政府与支持政府人士的相互敌视,导致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革命运动。而近年发生在德国、英国、法国、西班牙的大型示威事件,大多也都演变成骚乱,流血事件无一避免。

  当然,香港的反对派或者会说,以上例子都是“暴力革命”,与和平理性的“佔领中环”有本质区别,不能一概而论。但“和平理性”的抗议活动就百分百会避免流血暴力?

  外国例子屡证骚乱难避免

  以今年五月一日发生在美国西雅图的游行为例,原本是一场打?“和平”口号的反对移民改革法案的示威游行,最终结果却是相反。当日的《赫芬顿邮报》如此报道:“在游行和平结束之后几个小时,数十名示威者在西雅图市中心与警察发生冲突,其中许多人使用手帕把脸蒙住。抗议者们向警察和新闻工作人员投掷物品,其中包括石块和其他杂物。在抗议者穿过街道时,他们破坏街道上的栏杆和垃圾车,并袭击载有乘客的汽车。”再以去年十二月印度为例,当时数万人游行抗议强姦案,原本呼吁理性和平的游行,最终演变成近百人受伤的严重流血骚乱。

  显而易见,不管用什么口号,和平也好、理性也好,最终决定会否发生流血事件的关键,在于对抗性的强弱。此次反对派主张的“佔领中环”运动,尽管会有所谓的“商讨日”,也会有数次的强调非暴力“宣誓”活动,但数千人长期佔领中环的交通要道,影响数以十万计市民的正常工作生活,结果还会和平收场?试想,急?要上班的市民、迫切需要签订交易的商人、等待顾客的商舖老闆、上课的学生、观光的游客,他们会“宽容”地任由“佔中”无限期下去?一天两天尚可,连续三、五天下去,他们还能保持理性?其必然结果是,由零星的口角冲突,到局部的肢体冲突,到最后演变成大范围的对骂、攻击,局势一发不可收拾,最终成为严重的骚乱。不仅是“佔中”者与普通市民的冲突,还是“佔中”者与警方的冲突,甚至是反对派内部的冲突,这一切岂是戴耀廷等人可以轻而易举地一笔带过?

  戴耀廷逃避负上政治责任

  根据台北大学社会学者沈幼荪等人的研究,假如不考虑政治环境因素,抗议的基础条件(抗议成员组织、目的与对象)、抗议活动下的情境因素,包括抗争活动本身与现场警察与民众的行动,是立即促成或抑制冲突与暴力的原因。她认为,抗议群众当场所採取的行动方式会影响警方的作为。“假如行动对于社会大众或抗议对象造成不良影响时,如交通阻碍、危害公共秩序等,警方则会採取行动设法制止活动的进行,暴力产生的机会也较大。”“从抗争情境来看,抗议群众面对警方严厉的抗议管理(出动更多警力、使用工具以及举牌警告的行为),会倾向採取激烈的自卫或反抗行为,因此暴力的产生也较容易。”

  “佔领中环”不论如何掩饰或包装,其本质是“佔领”,是一场挑动社会冲突的政治运动,具有高度的“对抗性”,与“和平”没有半点关系。以当前反对派的落实步骤,最终以流血骚乱告终,将是不可避免之事。但至今为止,发动这场运动的戴耀廷等人没有一人明确表示,一旦发生流血事件,自己是否要负上责任。为何如此?原因在于,流血与暴力,正是他们所期望见到的结果,否则,如何赢得与中央对抗的“政治筹码”?

  作者:汪醮 在香港从事学术研究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