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中青报评:破除“酒桌迷信”才能刹住吃喝歪风

对公款吃喝的酒桌宣战,对官场生态和一些官员头脑中的“酒桌迷信”宣战,虽然没有硝烟,但显然毫不轻松,任重道远。

  原标题:破除“酒桌迷信”才能刹住吃喝歪风

  一种神奇的液体在公款消费的餐桌上彷徨。

  随着转变作风各项活动的持续开展,公款吃喝初步得到遏制,名酒、高档酒消费量大跌。但新华社《瞭望》新闻周刊的记者近日走访12个省市后发现,“酒桌办事”依然大行其道,有的干部对中央规定“左顾右盼”,心态复杂。对300余名基层干部发放问卷调查的结果显示,83%的受访者认为目前最经常的公务接待活动仍然是吃饭喝酒。甚至,有基层官员表示,以前联络感情主要通过接待,如今不让吃饭喝酒,一下子无所适从。

  联想到前阵子就有媒体曝出,有些地方“转战地下”继续吃喝,不由感慨,看来政策约束、明令规定可以一时管住官员的嘴,却难以根除他们精神上的“瘾”。

  其实,官员对酒的需要和依赖,很少真正出于乐趣和享受。甚至,喝酒往往被许多人视为一种负担,笔者就曾多次听过基层官员“舍命上阵”之类的无奈自嘲和怨言。但酒这种液体的神奇之处,正如一些基层干部向《瞭望》记者坦承的那样:跑项目、要资金、想拿到上级部门分配下来的资源,离不开吃喝,“吃饭开道,喝酒提速”;招商引资也离不开吃喝,“接待也是生产力”;“联络”同僚和上级感情要吃喝,酒桌有时还是一条拉圈子、要帽子的“捷径”……

  由此可见,公款吃喝之所以盛行,并非官员肚里的“酒虫”作怪,而是他们头脑中的“酒桌迷信”在起作用。而乞灵于酒桌来达成各种心照不宣的利益输送或交换,是因为这种“迷信”在现实中常常管用,以致某种程度上,酒桌俨然成了一些官员的第二“谈判桌”、第二“办公场所”。酒在中国人的饭桌上本就起着润滑作用,在官场文化中更成为一个奇特元素。“酒到位意味着关系到位,关系到位了啥都好说”,这就是“酒桌迷信”的现实逻辑。

  而要破除这种“酒桌迷信”,恐怕别无他法,除了严令这种液体在公务接待中少出现、不出现和违规必究,除了让“八项规定”、“厉行节约”常态化、制度化,还必须逐步消除“酒桌办事”的强大“魔力”,剥去附着于酒桌之上的扭曲功能。

  要让关系和人情在我们的政治生活、行政运作中发挥不了作用,让规则和程序真正说话。要简政放权,让伸得太长的权力之手缩回去。要给那些不受有效约束的权力戴上紧箍,套上辔头。要管好各级财政预算,让各级人大对“钱袋子”真正把关、审批,发挥公众的监督作用。如此,酒风可刹,酒“瘾”可戒。否则,就算“酒桌”遇冷,也会换作其他各种“桌”盛行。

  对公款吃喝的酒桌宣战,对官场生态和一些官员头脑中的“酒桌迷信”宣战,虽然没有硝烟,但显然毫不轻松,任重道远。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