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靠和平宪法所得颇丰 日本还要怎折腾?

历史转了一个圈子,在日本依靠“和平宪法”所“得”颇丰的今天,首相安倍晋三却要复活“国防军”,要通过改宪复活天皇制,人们不禁要问:就凭现代战争条件下不堪一击的狭窄国土、高度集中的产业布局、超高龄化的人口结构,日本你还要怎么再折腾?

\

  中评社香港5月24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网23日发表文章称,历史转了一个圈子,在日本依靠“和平宪法”所“得”颇丰的今天,首相安倍晋三却要复活“国防军”,要通过改宪复活天皇制,人们不禁要问:就凭现代战争条件下不堪一击的狭窄国土、高度集中的产业布局、超高龄化的人口结构,日本你还要怎么再折腾?

  文章摘编如下:

  近期日本的政治右倾化甚嚣尘上。自民党政务调查会长高市早苗主张修改“村山谈话”;日本维新会代表之一桥下彻宣称“慰安妇制度必需论”,该党另一代表石原慎太郎提出日本应成为“军事国家”并主张讨论核武装等等,这些事令人感到日本真是一个特能折腾的国家,回顾一下19世纪末以来日本是怎么在胜利的巅峰与失败的谷底之间激烈浮沉、折腾不休的事实,看看“折腾”给日本带来什么结果,有助于展望日本折腾的“前途”。

  从1895年日本打赢中日甲午之战,到1941年12月偷袭珍珠港,日本在对外战争的道路上节节取胜。然而,“爬得高,跌得重”,当日本达到军事胜利巅峰之际,也正是它开始跌入全面失败的谷底的转折点,至1945年二战结束,日本败得很惨。

  通过侵略战争,曾使日本一时所“得”颇丰,在海外得土地,得资源,得赔款。但塞翁“得”马,焉知非“祸”?战前日本所失更严重而深刻:失道义,失人心,失理智,而这些隐含着致命性,形成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愤怒火焰,将日本很多城市烧成废墟。除日本人民生命财产惨遭战祸之外,作为国家还丧失了主权。

  在被占领状态下形成了以制止日本军国主义东山再起为宗旨的“和平宪法”。而正是这部“和平宪法”给战后日本带来了极大“福气”,使日本在和平发展道路上成长为“经济大国”,进入了发达国家的行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日本实现经济高速增长,成为西方国家的“经济优等生”。在80年代后半期日本成为世界最大债权国;世界前十名银行宝座清一色地被日本的银行所占据;腰缠万贯的日本商人买下全美国10%的不动产。

  然而,由得而失,失而复得,历史转了一个圈子,又在新的层次上向人们重复大半个世纪以前的老问题,在日本依靠“和平宪法”所“得”颇丰的今天,他们是否又在“失”去什么?日本虽然在经济上长大成熟了,在精神上却远远没有长大成熟,因为这种成熟必须通过反省自己过去错误才能达到,而日本人偏偏没有认真地反省过去所犯的错误,这使他们不懂得用包括亚洲被侵略国家和日本自己在内的千千万万民众的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和平宪法”对于日本之可贵,对于亚洲之可贵;不懂得抛弃“和平宪法”这个宝贵的所“得”将会使日本失去什么?

  日本应反思得与失的同时,也应做出大与小的抉择。20世纪早期,在日本曾有过“大日本主义”和“小日本主义”之争,前者鼓吹军国主义和侵略扩张,后者主张和平主义和产业立国。在军国主义势力日益抬头的背景下,“大日本主义”成了战前日本社会思潮的主流,日本军部法西斯通过实践“大日本主义”北上南下,至1942年侵占700万平方公里的疆域。大则大矣,但那不过是昙花一现的肥皂泡,不出3年,随着日本战败,其“大东亚共荣圈”的幻梦即宣告彻底破灭。

  二战后,主张“小日本主义”的日本著名政论家石桥湛山认为“陆军海军既已消灭,正是实现小日本主义的绝好机会”。战后恰恰是“小日本主义”给日本带来了一连串货真价实的“大”的头衔,如“经济大国”、“科技大国”等。如果石桥湛山地下有知,听到如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要复活“国防军”,要通过改宪复活天皇制,要掌握东亚地区霸权的时候,恐怕不能不担心日本是否会重蹈“大日本主义”的覆辙。生活在曾遭受日本侵略和殖民统治的亚洲各国的人民也会不禁要质问日本:作为受害者,我们并没有“以牙还牙”,用战争的手段进行报复,你却还要折腾;就凭现代战争条件下不堪一击的狭窄国土、高度集中的产业布局、超高龄化的人口结构,日本你还要怎么再折腾?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