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朱永华:打车软件被禁是政府只考虑自己

一个免费的打车软件下载到手机里,无论身处闹市还是偏僻的城郊,轻轻一点,就有出租车接单开到面前,不仅方便了市民,也给出租车司机减少了不少“跑空车”的费用,可以说对于市民和出租车司机都是 “双赢”的便利,更有效地解决了打车难。

  官方强调的理由几乎都是管理者站在自己的角度说话:打的软件带来的“弊端”,在给市民、出租车司机带来很多便利的同时,却给管理部门出了很多难题,为了让管理部门“便于”管理,打的软件这种便民措施就只能废除。

  想打车?只需要手机 下载一个软件,轻点手机屏幕就能成功打到一辆车。而这种方便快捷的免费软件,可能会成为历史。近日,多名出租车司机反映称,手机打车软件被紧急“叫停”。据报道,一份抬头、署名均为“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客运交通管理局”的《关于加强手机召车软件监管的通知》要求,各企业“立即开展自查自纠,全面排查驾驶员队伍,对已经安装手机召车软件的驾驶员必须责令卸载,不得继续使用。

  一个免费的打车软件下载到手机里,无论身处闹市还是偏僻的城郊,轻轻一点,就有出租车接单开到面前,不仅方便了市民,也给出租车司机减少了不少“跑空车”的费用,可以说对于市民和出租车司机都是 “双赢”的便利,更有效地解决了打车难。

  出租车管理部门以手机打车软件存在着广泛争议和监管质疑,对行业带来不稳定隐患,容易造成司机拒载和挑客为由,“勒令”的哥、的姐们卸载软件,并且还对于违反规定拒绝卸载的司机进行处罚。从列出的这些“弊端”来看,要求出租车司机卸载打的软件也不是没有道理,尤其是主管部门回复函中强调,“单纯的推广网络或手机电召,缺少实体平台为支撑,将不利于服务考核监管,不利于投诉纠纷处理,不利于更多个性服务的拓展”。卸载打的软件看似必要,但细看官方强调的这些理由,不难发现,几乎都是管理者站在自己的角度说话,也就是说,打的软件带来的这些“弊端”,在给市民、出租车司机带来很多便利的同时,却给管理部门出了很多难题,为了让管理部门“便于”管理,打的软件这种便民措施就只能“暂时废除”。这恐怕也是管理部门只发“内部通知”不愿公开“叫停”的主要原因。

  其实,政府部门为了方便自己管理,把“不便”留给市民群众的现象在很多领域内并不鲜见,某些公共设施为了避免极少数市民损坏,不惜用栅栏围起来,让方便市民的公共设施成为“摆设”。

  实际上这也是政府部门长期沿袭下来的思维惯性,固有的思维观念不仅阻碍了政府服务意识的转变,也衍生出许多与服务不相适应的政府作风。就事论事而言,打的软件能给市民和出租车司机带来很大便利,并能有效降低出租车运行成本,而属于管理上的问题,政府部门应当从自身寻找原因和对策,而不是把自己的管理方便建立在增添市民和出租车“麻烦”的基础之上。打的软件是否适用或是叫停,应当首先征求或“听听”市民和出租车司机的意见,管理部门应当做的是如何在提供完善服务的基础上,实施有效管理。 “叫停”打的软件表面看起来是“理由充分”,甚至还是为市民出行安全和方便投诉考虑,但实际折射出来的,却是为民服务执政理念的固化和守旧。

  朱永华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