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李振忠:“鬼来电”三年无人管是政府懒政

“鬼来电”并非只有一种形式,而是多种多样。凌晨至早六点之间的不明来号,往往五花八门,接通后语音信息闹心,不接有时候又不太放心,这几乎成为一个恶性的循环,让人们拒绝再接所有陌生来电。

  5月22日《新京报》报道:近日,一个被称为“鬼来电”的陌生电话引起市民热议。市民反映,如果接通该号码,电话里会传出“婴儿哭泣”、“女人尖叫”等怪声,但回拨过去,却显示为空号。21日,北京市公安局建议,如果市民接到此电话,可在接到电话的地点报警。

  “鬼来电”并非只有一种形式,而是多种多样。凌晨至早六点之间的不明来号,往往五花八门,接通后语音信息闹心,不接有时候又不太放心,这几乎成为一个恶性的循环,让人们拒绝再接所有陌生来电。

  “民警会记录相关信息,如果反映此情况的市民很多,我们会集中处理。”而事实上这种“鬼来电”已经存在了至少3年,3年当中,到底有没有居民反映此事?警察本人有没有遇到同样的“鬼来电”?“鬼来电”针对的对象不分警察或者普通百姓,警察本人没有接到,其家属会不会遇到?其邻里会不会遇到?以此举例,证明警察不仅完全明了“鬼来电”危害情况,甚至也深受其害。那么,何必非要等到问题聚堆之后再行处理呢?

  “如果反映此情况的市民很多”,多到何种程度才集中处理?是一个还是十个还是一百个?或者占居民总数达到百分之五十以上再来集中处理?就警方的答复来说,这恐怕无疑是一种典型的懒政。

  曾剑秋称,追查号码来源非常简单,“只要通过公安机关,再加上电信部门的配合就可以,在技术上不成问题。”民航恶意“诈弹”可以在数小时内锁定,而“鬼来电”则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集中”处理,如此对待“鬼来电”,恐怕才是“鬼来电”形成气候为害三年而无人管的根源。

  过去有人曾遇到过一种“鬼打墙”现象,也就是在荒野之中走漆黑的夜路容易迷失道路,转了无数圈仍在原地打转,此谓“鬼打墙”。现代警察部门也好,电信部门也好,要查询“鬼来电”易如反掌,咋就可以容忍这种“鬼来电”若干年而无人过问呢?除了懒政,就是不作为,除此之外还有别的解释吗?

  “鬼来电”莫再遭遇“鬼打墙”,如果连这点小问题也可以搁置三年甚至更长时间而不管,其余的民生问题、治安隐患岂不是都可能变成“鬼打墙”?

  李振忠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