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东方早报:回归司法才能改变“信访不信法”

法治已是共识,涉法涉诉信访事项重回司法领域也在成为共识。追求更高领导批示的信访其实还是人治,还是“官本位”;而追求依法处置,在正当程序中实现看得见的公正,这才是法治和“法本位”。

  据媒体报道,涉法涉诉信访工作改革正在稳步推进。继年初宣布将涉法涉诉信访事项从普通信访体制中分离出来,由政法机关依法处理后,目前,这项改革已在多个省(市、区)分级分类组织开展培训工作,并有望在年内全面铺开。

  按照信访部门的统计数据,每年的信访总量中涉法涉诉信访约占70%。这也意味着,如果上述举措在全国能得到切实执行,七成的信访案件将回归司法程序,穷尽法律程序的涉法涉诉信访事项会进入终结程序,各级各有关部门不再统计、交办、通报。从司法与行政的职能来看,将涉法涉诉信访事项交给司法,将涉及行政的信访事项交给行政,这是应有之义。但在过去,这样的常识却被扭曲。

  “信大不信小,信上不信下,信访不信法。”民间对信访如是总结。缘何访民“不信法”而偏要“信访”?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信访”比“信法”还要管用。一方面,通过信访最终推动了诉讼进程的个案时有发生;另一方面,一些党政领导也乐于批示信访个案以期达成“信访正义”。这样的个案也许总体上并不多,但一些媒体的渲染强化了“信访”的效果。这反过来又促使了更多不服司法决定或裁判的民众加入到信访大军。

  如著名行政法学者马怀德教授所言:“信访是沟通民意、表达民意、听取民意的有效途径,但现实中有些信访变成救济、解决纠纷的途径,偏离了制度的初衷。”他认为:“信访变成了一个不是终审法院的终审法院,成了解决纠纷矛盾,化解处理问题的最后渠道,但这个渠道又不是法治化的,是行政的、人治的方式,不符合法治社会的要求。”

  这并非是信访制度的初衷,但在实践中,行政权的过于强大推动着信访逐渐偏离了法治的轨道。在理论上,或在法律文本上,信访部门本身对于信访事项并无实体上的处理权限。说白了,信访部门只不过是个中转机构,在受理信访案件之后,通常都要转交具体的职能部门来依法处置。所谓的“督办”权,也常常被异化为“督了也不办”。

  信访能推动司法,其不良后果在于,它伤害了司法的确定性和最终性,并使本应定分止争的司法处于无权可立、无威可彰的尴尬境地。信访变革的最大难题就在于,如何去克制地方党政领导想要通过信访来实现“为民伸冤”的权力正确,使他们树立起对司法的尊重。在类似“民以吏为师”这样的传统仍根深蒂固的当代中国,地方党政领导的观念转变对于改革的成败将起到关键的作用。

  当然,信访制度的产生,以及信访的异化本身,都有其鲜明的时代特征。我们目前所处的,是一个司法权威未立、司法公信不彰的转型社会。无论是在官场潜规则上,还是在民间的文化心理上,总有一些公众更愿意在司法之外去寻求更为权威的官员来“讨个说法”。化解“青天情结”没有别的高招,只有实现司法公正一途。当民众在多数个案裁判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信访也就失去了它的现实基础。

  法治越成熟,信访越萎缩。信访制度的变革不能坐等信访的自我弱化,而要用制度来为法治导航。分离涉法涉诉案件只是第一步,为涉法涉诉信访事项设立终结程序是第二步。

  法治已是共识,涉法涉诉信访事项重回司法领域也在成为共识。对于司法机关来说,涉法涉诉信访事项回来了,这不是“麻烦”回来了,而是法定职能回来了。这也不仅仅是一份工作,还是一份责任和信任。追求更高领导批示的信访其实还是人治,还是“官本位”;而追求依法处置,在正当程序中实现看得见的公正,这才是法治和“法本位”。

  • 责任编辑:郑萌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