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刘洪波:当我们谈吃喝问题时,我们该谈什么

变花样的吃喝、变花样的“四菜一汤”也好,“一把手”不受监督也好,都是权力未进制度笼子的后果。但权力如果仅仅停留在进到上官的笼子、钦差大臣的笼子、一言九鼎的笼子,那就不会有太大效果,只有进到全社会的笼子才是正道。

  公款吃喝是老问题。为解决这个问题,出过多少个文件,多少次规定,多少回整治,叫国家统计局来算,都未必算得清楚。这回,整治公款吃喝看上去有一些眉目,连宏观调控部门都说起GDP增速下降中有整顿吃喝的影响。偶尔接触做餐饮的人,也说每桌客人的平均消费在降低。

  我确实看到官员们不像以前那样吃得放心又从容。过去,酒店都喜欢挂出显赫人物“光临本店”的照片,现在官员们是不会去拍这样的照片了。各地的暗查组被传得很神,据说有时不知怎么就把吃喝的官员拍到了,那官员就成了需引以为戒并被其他人寄予同情的对象。或许,官员们其实没觉得吃喝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只是现在正在风头上,吃喝很有点“一票否决”的意思,所以相互提醒可别当了倒霉蛋。

  往好的方面想,官员们的认识暂时不到位不要紧,至少这样是治住了标,长此下去,也可望把不吃变成习惯。但又读到报道,说公款吃喝已经找到了安全办法,如转到高级会所、私人豪宅、商务中心等处,甚至公务机关食堂都开始采购高档食料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几乎就是过去整治历程的重现,只不过转移的处所已与时俱进。

  近日又从新华社主办的瞭望周刊上读到了公务接待“四菜一汤”的翻新花样,如菜品豪华升级、大盘套小盘、一轮又一轮地端出四菜一汤等等。我不知这是报道者亲眼所见,还是有可证实的消息来源,或是道听途说。对于这些招法,在以前整治吃喝时也有过报道。当然,以前的报道是否属实,是否属于合理想象,我也不知道。我总觉得,这些所谓的花样真的是过于低级。既然都吃上了,应该是感到处在不会被人发现的安全境地,还搞“四菜一汤”的形式,显得拙劣又滑稽。

  我不敢说在“四菜一汤”上变花样的情况绝对没有,但如果此时仍有官员出场吃喝,更为可能的方式一定是寻找隐秘化的安全处所。而且我相信,公款吃喝目前总体上处在受抑制状态。这样的成效,过去历次整治官员吃喝时也并非没有取得过,但终于未能持续,而且如同戒烟失败一样,每回反弹都更加凶恶。当然,这种更加凶恶的回归,是因为找补效应,还是因为发展了,开支能力更强了,也说不准。

  媒体在探讨公款吃喝的心态,以及怎样进行针对性治理,貌似总结很全面,策略很系统,但我看了只觉得是雾里看花、隔靴搔痒,着皮不着肉。

  例如,说官员吃喝,是因为酒桌有拉近感情、维持“圈子”、办成事情等诸种功效,解决办法是切断权力寻租链,下放权力,加强对资源集中的部门的审计和监管;优化选人用人机制,选出作风好的干部,校正“事业观”,净化官场文化;强化监督和惩戒机制,管好“一把手”。例如“四菜一汤”花样多,就要制定明确的接待标准,并根据实际情况动态调整。粗粗一看,问题找得准,对策有针对性,实际上如何?

  酒桌可拉近感情、维持圈子,中外都是一样。为何世界上许多地方都没有因此而开官场酒风?喝酒可办成事情,在中国民间也是一样,但一般不成问题。下放权力,总还是有人掌管,不是同样存在寻租空间?加强审计和监管,优化用人机制,管好“一把手”等等,什么时候、什么事情不是需要这样呢,又是否能做到位呢?接待要制定标准,其实标准何时没有呢?可以说,那些解决办法,大多如同官吃一样,本身就是历久不愈。指望把那些事情办好了,使吃喝问题得到根治,就像对重症肌无力患者说,走不动路,要加强力量练习。

  酒桌无原罪,权力有魔力。民间吃喝,一般不成为问题,人们自然能开支有度;而只要权力不受制约,不受民众的约束,举世都将是官场吃喝无度。吃喝似乎只是一种风气,实质却是腐败的一种日常化、普遍化形式。强力整治,可以有一时之效,但条件不变,很难不卷土重来。就算一种腐败形式果能禁止,它也往往只是转为其他形式而已。不吃喝了,可以送张卡、送幅画,变形变招,总不愁没有新的办法。

  现在,大家都知道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变花样的吃喝、变花样的“四菜一汤”也好,“一把手”不受监督也好,都是权力未进制度笼子的后果。需要权力进到制度笼子里,以上问题才能一并得到解决。但权力如果仅仅停留在进到上官的笼子、钦差大臣的笼子、一言九鼎的笼子,那就不会有太大效果,只有进到全社会的笼子才是正道。

  • 责任编辑:郑萌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