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郑东阳:被监督的监督者

在很多大陆人的脑海里,台湾政客的形象相当不佳。在公督盟极为简陋的狭小的办公室里,摆放着许多档案盒,盒子上写着“立委”的姓名,里面是每个“立委”的详细材料。近年来,公督盟也充满了争议,其中一项是,在他们的评鉴结果中,许多排名靠前的“立委”是民进党籍。

  在很多大陆人的脑海里,台湾政客的形象相当不佳。电视新闻里,他们最会打架,从领带、皮带到高跟鞋,全是武器。此外他们还是黑金政治的形象代言人、大资本家利益的捍卫者,以及,绯闻和花边新闻的当事人和绑定者……

  以致于在中学时,我常忧心忡忡,替台湾人民群众那一双双不明亮的眼睛着急。甚至,在那个坚定认为驴和象都不靠谱的“四月青年”时期,我还一度认为,既然你们选不出好代表来监督政府,总得设计一套好的制度来监督这些代表吧。在替祖国统一事业着急了无数次后,我决定靠谱研究台湾,最后再也不着急了,但也走上了媒体这条不归路。

  即使在台湾的媒体上,“立委”的形象也相当负面。评论家历数他们没有几项像样的提案,两党争斗拖累台湾“发展”。最要命的是,几乎每隔几个月就有媒体要求减少“立委”的薪资待遇。他们算了笔帐:“立委”月薪近20万台币(约合4.3万元人民币),加上各种出国考察费、交通费、助理费等,一个“立委”每年耗费纳税人约1000万台币。而且,由于“立委”是通过选举上台的,除非选举期间有不当行为,否则脸皮厚一点,完全可以坚持到任期结束后再下台。

  那么,“立委”真的很难被监督吗?当然不。

  在台湾街头一场“立委”选举的造势活动上,我看到某候选人担任“立委”期间的种种政绩被列在巨幅海报上,其中有一条引人注目的是:该“立委”评鉴司法与法制委员会第一名。换而言之,那是某NGO给他做的评价,名列前茅,也可以当做是政绩之一。

  2012年年初,我曾参观台湾著名的NGO“公民监督‘国会’联盟”(下简称公督盟)。这是一群台湾学者创办的组织,前身是1996年成立的社会立法运动联盟,组织的目标是专责机构持续监督“立法院”,提出评鉴报告,淘汰不适任的“立委”及改善“立法院”生态。

  在公督盟极为简陋的狭小的办公室里,摆放着许多档案盒,盒子上写着“立委”的姓名,里面是每个“立委”的详细材料。这个联盟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民意代表评价体系,会议的出席和缺席、提案数量和质量等,都是评价的依据。公督盟最为辉煌的“战绩”,是推动了台湾“立法院”建立IVOD系统,即代表议事影像资料系统,民众在网络上使用此系统,可现场收看“立法院”开会实况,或观看剪辑后的“立委”发言、质询等纪录影像档。

  当然,一旦有了这样的平台,各种对“立委”的吐槽便会接踵而来。有的“立委”提案实在不靠谱,连自己的助理都看不过去,便会匿名和公督盟联系,提供材料“揭发”。在发展得最好的时期,公督盟还经常收到“立委”们的请假条,解释为何自己当天会没有出席会议——公众因此得以便捷地获知“立委”们的动态,这比媒体围追堵截周星驰缺席地方两会可来得轻松多了。

  不过近年来,公督盟也充满了争议,其中一项是,在他们的评鉴结果中,许多排名靠前的“立委”是民进党籍。负责人解释称,这可能与国民党区域“立委”可能比较多花心思在选区服务,忽略“立法”问政有关。不过,这仍然无法消除争议。去年8月,国民党团(党派和团体的简称)认为公督盟评监方式有失偏颇,而且亲绿色彩明显,因此建议“立委”不要配合公督盟提供问政资料、发言纪录、出席情形等,亦不得签署同意书给公督盟。一旦有了“不公平”的争议,这就给组织带来极为不良的后果,去年该组织就坦承,募款十分困难。

  不靠谱的监督者终究又会被另外一个监督者赶下舞台。

  从公督盟离开前,我发现门外的老旧电梯上贴着一副对联,上联是,“‘国会’改革,龟速爬行”,下联是“打压公民,马上就‘刑’”,横批则是“守护民主,守护公督盟”——这再次让我想到了自己的中学生涯,那个台湾民主质量着急的年纪。

  • 责任编辑:郑萌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