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南都:重塑基层干部形象寄望于政府职能归位

真正欲重塑基层干部形象,相对于个人的“学习和培训”和“提高应对舆情能力”,更重要的是培育一份对民众权利的敬畏之心,而要做到这一点,苛责于基层干部个人往往又无济于事,因为众所周知,他们只是政府决策的执行者。

  为准确把握基层干部的生存状态,还原基层干部的真实形象,《人民日报》组成调研组前往贵州、河南、山东和上海等地进行了实地调研,并委托人民论坛问卷调查中心联合多家媒体,做了一个问卷调查。调查显示:超过半数的受访基层干部认为当前社会对其存在普遍误读;超过六成的基层干部认为被“低估了”;七成基层干部焦虑“社会舆论不公平不公正”。

  任何一个群体在社会中的形象和角色与其自我认知都会存在差异,如果观察的立场与视角不同,这种差异还可能判若云泥。对于习惯上网而又很少与基层干部有实际交集的人来说,谈及基层干部,在第一时间里,他们会立即想到拆迁中的霸道,官民冲突中的蛮横,拦截上访中的无法无天,还有情色纠纷和“火箭式升迁”,乃至“革命小酒天天醉”等新民谣。毫无疑问,这远远不是基层干部的全部。真正熟悉公务员系统的人就会知道,即使是在这个前景最被公众看好的行业里,因为地域、岗位、职务、职级的不同,其收入水平和生存状况也堪称天差地别,尤其是在基层,相当数量的底层公务员不仅同样面临生存的压力,而且常常连休息的时间都无法保证,不是所有人都有“火箭式升迁”的幸运,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天天酒食征逐,更不是所有人在民众那里都凶神恶煞。

  显而易见,如果各自邀请网民和基层干部两方的代表,让双方就基层干部形象进行讨论,其分歧和冲突恐怕难以避免。当网民坦率地道出他们心目中的基层干部印象的时候,一个为生存奔波、时刻面临上级行政压力的基层干部怎么会不倍感委屈和愤怒?但如果要他们自我判断,并试图影响网民的时候,似乎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这样一种双方的自说自话而且相互难以说服,当然可以归结为“误读”。但误解何以如此之深?其实在于双方的认知都缘于“部分的真实”。网民们的基层干部形象往往来自于一些热点公共事件,基层干部的自我判断则更多建立在自己的经验之上。正是因为真实而非虚假,所以更容易固执己见。

  既然网民们的基层干部形象至少缘于“部分的真实”,那么为了真正解决所谓的基层干部“被污名化”问题,消除这种“部分的真实”至为关键。但让人担忧的是,这一点似乎还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针对调查中“重塑基层干部形象,最有效的办法是什么”的提问,调查显示,100%的受访基层干部认为应“加强学习和培训,不断提高应对网络舆情等的能力”。基层干部形象不佳竟然是因为不善于应对网络舆情?“应对网络舆情能力”,能力云云,很容易被看做一种技巧,而从根本上讲,官员和政府应对舆情并不是一个技术活儿。以多起地方政府行政不当引发的拆迁热点事件而论,如果基层干部具备公权拥有者起码的谦卑,公民的权利在社会中有正常的分量,他们还需要这个“应对网络舆情能力”吗?在悲剧酿成之后,怎样应对舆情也不是多么高难度的事情,因为公众需要的只是真相。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如实告诉公众,对心智正常的人来说,这一点儿也不需要“能力”,当然准备掩盖、讳饰真相者除外。

  真正欲重塑基层干部形象,相对于个人的“学习和培训”和“提高应对舆情能力”,更重要的是培育一份对民众权利的敬畏之心,而要做到这一点,苛责于基层干部个人往往又无济于事,因为众所周知,他们只是政府决策的执行者。在社会自治空间过于狭窄,地方政府管了太多不该管的事,甚至一些地方的商户怎样装饰门面都无法逃避政府干预的现实之下,走在行政第一线的基层干部,又如何缓解官民之间的这种紧张?

  “郡县治,则天下安”,怎样强调基层干部在社会治理的重要作用都不过分。而要达到官民和谐的善治,使基层干部不再焦虑而安心于本职工作,当前最急迫的还是应像李克强总理所要求的那样加紧简政放权,使政府职能回归本位。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