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英媒:中国高层“择友”有标准 谨慎外访融入世界

随着自身实力的增强,面对美国“重返亚洲”的战略,孤立的中国无法发挥其全部潜力,中国的持续崛起有赖于成功融入世界体系。所以李克强总理首访选择亚洲四国是正当其时的,它一方面可以平衡东亚局势,另一方面可以在欧洲寻找有利的经贸伙伴。

\

  当地时间5月26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柏林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会谈后,共同会见记者。中新社发 郭金超 摄

\

  应瑞士联邦主席毛雷尔邀请,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当地时间23日晚乘专机抵达苏黎世机场,开始对瑞士进行正式访问。抵达时,瑞士联邦副主席兼外长布尔克哈尔特等到机场迎接。中新社发 郭金超 摄

  随着自身实力的增强,面对美国“重返亚洲”的战略,孤立的中国无法发挥其全部潜力,中国的持续崛起有赖于成功融入世界体系。李克强总理首访选择亚洲四国是正当其时的。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29日发表评论文章,原题:中国“择友”新标准 

  中国总理李克强首次出国访问的行程让很多人感到意外。在亚洲,他选择了印度和巴基斯坦,在欧洲则是瑞士和德国。的确,久拖不决的边界争议、对亚洲领导权的竞争,让中印关系充满挑战,但在欧洲,以法国和英国的规模,以及与中国同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地位来看,似乎是更合理的选择。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习近平在4月选择以俄罗斯作为自己就任来的第一个出访国。所以在中国两位领导人的履新访问计划中,并没有美洲、中亚、中东或非洲国家的位置。

  中国正在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大国。在未来十年里,中国经济有望在总规模上接近美国,而这将不可避免地深化并拓展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孤立的中国无法发挥其全部潜力,中国的持续崛起有赖于成功融入世界体系。

  然而,中国颇为独特的历史则意味着,今天它在国际社会里并没有多少举足轻重的朋友和可以长期维系的盟友。正如它的名字所显示的,几千年来,中国认为它是世界的中心,无法想象其他国家可以与它平起平坐。在那个年代,中国并没有结交盟友的想法,因为没有这个必要。1793年乾隆皇帝对马戛尔尼勋爵(Lord Macartney)率领的英国贸易使团的回复中,就表达了这个意思。乾隆皇帝表示普天下的所有国家及其君主都在沐浴“天朝”的恩德,通过陆路或海路送来了昂贵的贡品。“天朝”无所不有,外来的“奇技淫巧”没有任何价值,其制造品也没有任何用处。

  到了20世纪上半期,美国在中国内战中对今天退据台湾的国民党的支持,为当今全球两大经济体之间的不平静关系埋下伏笔。根据1979年的《与台湾关系法》,美国政府在任何台湾与大陆的冲突中都负有支援台湾的义务。直到1971年,中国共产党征服中国大陆22年后,国际社会的大多数主要国家才追随美国,承认中国合法政府。

  今天,中国的迅速崛起正在扰乱1945年以来的全球势力均衡。但中国仍处在它长期的“光荣孤立”符咒的影响之下,如果邻国联合起来抵制中国影响力的提升,这个国际舞台上的后起之秀仍很有可能被孤立,落到孤家寡人的地步。

  因此,随着中国自身实力的增强,面对以美国为首的、排除中国的“泛太平洋伙伴关系”(TPP),中国有着越来越强烈的需求来在世界各经济大国中寻找战略盟友。或许与中国关系一直不温不火的印度能成为中国的好伙伴,但也许不会成为紧密盟友。中印关系的持续发展可以在东亚制衡美日联盟产生的影响。但巴基斯坦是一个问题,它是中国为数不多的真正的长期盟友之一,却是印度的传统敌人,这可能限制中印友谊可以达到的热度。

  欧洲虽然经历了经济危机,但仍是中国重要的贸易伙伴,而且就其经济规模以及在科技和文化方面的领导力来说,具有优先的重要性。李克强首次出访选择德国和瑞士显示了中国在欧洲选择盟友时秉持的标准:经济上稳定,拥有足够的能量和影响力,地理上处于欧洲心脏位置。德国、瑞士都和中国形成了稳定的政治经济关系。两国都在改革开放之初就进入中国投资。事实上正如李克强指出的,瑞士电梯公司迅达集团(Schindler)与中国企业成立了1979年之后的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1985年德国在中国成立的两家著名的汽车合资企业(德国大众分别与“长春一汽”、“上汽集团”成立)都已成为市场领导者。

  与德国、瑞士相比,其他欧洲主要国家都不具备和中国形成长期伙伴关系的条件。首先要考虑的两个国家,即法国和英国,和中国的外交关系都曲折反复,受到达赖喇嘛、香港等问题的不时干扰。英国和法国均未从金融危机中恢复,而且看起来两国都还要经历多年的经济困境。在其他国家中,意大利似乎面临着严峻的内部治理问题,而且像西班牙一样,很难维持国内经济的稳定。

  而且,李克强访问瑞士还有一个特殊原因,就是要给2010年就开始协商的中瑞自由贸易协定画下最后的一笔。这将是中国与外国达成的十多个自由贸易协定中最重要的一个,因为瑞士经济总量位于全球前20之列,而且拥有发达的制造业和服务业。这项协议为中国企业在欧洲心脏位置赢得了一个平台,可以借助其开拓欧洲市场,寻求新技术。对中瑞自由贸易协定的期待最近已激发一波中国对瑞士的投资潮。在2013年头三个月里,中瑞贸易同比增长100%多,其中瑞士维持着高额的对华顺差。

  中瑞形成的紧密的经济关系相对来说是近期的事,但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德国就一直是中国最重要的投资国和贸易伙伴之一。德国各个强大的产业,从汽车(大众、宝马、奔驰)、化工(拜耳)到工程(曼集团、西门子、蒂森)都在中国大举投资。在欧盟试图以不公平竞争为理由对中国光伏和电子企业施加限制的争议中,德国已经证明自己是中国的有力盟友。在华为因美国压力而被迫放弃开拓美国市场的情况下,无论对该企业还是中国其他的电子设备制造商来说,中欧双方就它们的贸易分歧达成良好的解决方案,都是极其重要的。这场中欧贸易争议现在急需高层介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李克强对德国的访问正当其时。

  2023年,当李克强向他的继任者移交权力时,中国经济总量很可能从现有基础上翻一番多,将真正成为全球经济的主导者之一。到那时回头看,李克强的首次海外访问将被视为通向更高水平的全球参与和融合的重要一步。

  (作者贾尔斯·钱斯(Giles Chance)是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客座教授。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