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关昭:本土意识不能等同“排内”

一个以反思“本土意识”为题的研讨会昨日举行,讲者有内地及本港的学者和议员,会上就有关议题从政治、社会、文化、学术的角度作出了全面的阐析与探讨,发言相当精闢和值得思考。

  一个以反思“本土意识”为题的研讨会昨日举行,讲者有内地及本港的学者和议员,会上就有关议题从政治、社会、文化、学术的角度作出了全面的阐析与探讨,发言相当精闢和值得思考。

  与此同时,“支联会”今年所搞的“六四”活动,竟然也出现了“本土意识”的争论。李卓人一伙打出了“爱国爱民”的旗号,被“本土意识”派的“城邦论”陈云等人猛烈攻击。当然,他们之间的所谓争论根本只是“狗咬狗骨”之争而已。李卓人眼看近年参加“六四”活动的人数越来越萎缩,遂提出了“爱国爱民”的口号,希望可以吸引一些不明真相者上当,根本就不是什么真的爱国爱民;而陈云一伙强调的港人不应再“平反六四”、不应再理会内地民主,只须?眼于争取香港的本土民主,否则就等于“承认中共政权”,同样也是另一种歪曲和瞎说而已。

  所谓“本土意识”的定义,可以是政治上、经济上的,也可以指的是语言方言、文化艺术以至生活习俗上的,不一而足;但是,眼前一些人却已经把“本土意识”这个词狭义地“定格”在政治以至政权的分野上,甚至可以说,他们已经把“本土意识”等同为抗拒内地、抗拒中央以至抗拒中国、“去中国化”,这就是极之荒谬与危险的。

  按照陈云一伙的说法,他们的所谓“本土意识”,只能够运用于土地、人民、文化被外来势力所侵入、统治以至要灭绝的关键时刻,那时,人们就应该要团结起来,呼吁、挽救和保护自己的土地、人民与文化,不致为外来势力所兼併吞噬而失去生存和存在的价值。

  但是,回归以后的香港特区,即使有“自由行”旅客带来了一些内地不好的生活作风,即使有人来港佔住公立医院床位生仔、佔用了北区小学的学位而把区内学童挤走,甚至抢金饰、抢奶粉……,就应该将之视为另一种“外来势力”的“侵入”,而要提出“本土意识”以作防御、抵销和抗拒吗?

  关昭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