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周八骏:留恋港英意图“占中”是背离“一国两制”

因对现状不满、怀念旧时代而参加“佔领中环”行动,是一种偏激和错误情绪的宣泄。尽管九七前“黄金30年”带来的实实在在利益,今天还值得香港一部分居民留恋,但香港发展民主政制不应该也不可能以寄望返回港英年代来实现。

  因对现状不满、怀念旧时代而参加“佔领中环”行动,是一种偏激和错误情绪的宣泄。尽管九七前“黄金30年”带来的实实在在利益,今天还值得香港一部分居民留恋,但香港发展民主政制不应该也不可能以寄望返回港英年代来实现。对香港现实不满,不能归咎回归,而应归咎英人没培养“一国两制”下“港人治港”人才,却精心培植“拒中抗共”势力,为特别行政区落实《基本法》、探索“一国两制”设置障碍。

  在所谓“佔领中环”行动首批10位决志参与者中,有一位女性作家——陈慧。2013年5月5日,《明报》“星期日生活”刊登了有关採访陈慧的内容。从她的谈话中可以理解,她之所以参与“佔领中环”行动,是因为她感到她所熟悉的香港已然失去。

  被英人“黄金30年”掠心者众

  陈慧母亲是土生土长香港人,父亲是内地前来香港的移民,在香港这块“借来的地方”和“借来的时间”里安身立命。那是香港歷史上为数不少家庭相同或近似的故事。今天,陈慧表达对于九七前港英年代的怀念,以及对于九七后特区种种不满,在具有相似经歷的家庭中,不乏同调者。

  应该承认,在1966、1967年香港社会发生大动盪之后,港英政府以时任港督麦理浩为首,推行了一系列涵盖经济、政治、社会各领域的改革措施,不仅迅速稳定了政局,打造所谓“黄金30年”,而且,为九七后尽可能延续大英帝国在香港的影响奠定了扎实基础。

  伦敦解密的相关档案已然证实,英国人早就算定中国政府不会允许英国对香港管治延续至1997年6月30日以后。麦理浩等人不愧深谋远虑,早做未雨绸缪。香港人心就是这样被英国人在九七前30年间营造的稳定繁荣俘虏了。

  为什么在上世纪50年代伦敦不允许香港实行民主政制改革?因为,那时,他们对香港的中国人的心向何处没有把握。在经过从1968年开始将近20年精心打造之后,到了1984年,伦敦从那时香港居民对待香港前途问题取向中看清了希望,于是,抢在中英联合声明草签前,宣布在香港展开旨在“还政于民”的代议政制改革。

  留恋荣景不能唤回民主

  英国人对香港居民长期灌输西方价值观固然影响深刻,但是,假如没有九七前“黄金30年”实实在在的利益相辅相成,那么,今天,香港相当一部分居民留恋港英年代的情绪不至于如此厚重。当然,假如特区第一、第二和第三届政府的施政没有一再出现偏失以至于香港社会基本矛盾恶化、政治基本矛盾激化,那么,今天,香港相当一部分居民对港英年代的眷念也不会如此强烈。

  尽管在一些地方,九七前似乎值得一些人留恋,但是,香港发展民主政制不应该也不可能以寄望返回港英年代来实现。

  因为,第一,九七前的“黄金30年”恰恰是以港英当局仍然实施“殖民专制统治”为重要条件的。尽管港英当局以成立区议会、设置咨询组织来改善一小撮殖民者与香港广大居民、尤其成长中的社会精英之间关系。然而,所谓“行政吸纳政治”最多是向高度集权体制吹进一点稀薄的“民主”气息。即使从1991年起,港英当局在立法机关选举制度中掺入一点“民主”成分,然而,直至1997年6月30日,香港立法机关依然由大多数非民选议员组成,港督依旧拥有至高无上权力包括行政权力和立法权力。尽管歷史不会重演,也不可能另行设计,但是,在观念上可以设想,假如九七前30年香港一路走向民主而达至双普选,那么,香港歷史肯定会是另一幅图景,今天,还有多少可供某些人深深依恋的东西?

  第二,对香港现实不满,不能归咎香港回归祖国,而是应当归咎英国人没有培养“一国两制”下“港人治港”的人才,相反,精心培植“拒中抗共”势力,为特别行政区落实《基本法》、探索“一国两制”设置障碍。

  香港社会一直流传一种颇为形象的说法──英国人没有教会华人政务官驾驶“香港牌”车辆就拍拍屁股走人,以至于特区第一届政府几乎以港英最后一届政府原班人马打理,将“香港牌”车辆开得东倒西歪,几乎翻车。亚洲金融危机固然是不可忽视的客观因素,但是,特区第一届政府管治班子缺乏经验则是起决定作用的主观因素。记得1997年11月,当时特区政府主责财经事务的负责人居然断言,亚洲金融危机很快将在该年耶诞节前结束。

  不满怀旧而“佔中”不可取

  因为对于现状不满而怀念旧时代,是一种没有出息的心态和思想;因为对于现状不满、怀念旧时代而参加“佔领中环”行动,则是一种偏激情绪和思想的错误宣泄。个人固然可以自由选择如何思如何行,但是,以为香港应该也同样思同样行,则是“头和足颠倒了”看世界。

  写这篇文章,无意冒犯陈慧,只是为了讨论问题。因为,陈慧接受《明报》专访的内容具有一定代表性,而这样一种观念、情绪和相应的行为正在影响?香港。具体而言,如陈慧般将投身“佔领中环”者不乏其人,即便不採取“佔领中环”激进行动,也会对香港前进脚步形成障碍。

  从中英联合声明称“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到《基本法》规定行政长官由本地选举产生并最终达至普选产生,对香港而言,是一个具里程碑意义的重大进步,这一重大进步不是来自伦敦唐宁街10号,而是来自北京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香港在朝前走,香港居民的心态、情绪和观念,应当与时俱进。   

  作者:周八骏 为资深评论员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