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罗昌平“偶然”战胜高官 社会举报环境依旧险恶

罗昌平的幸运不是社会的幸运,这乃必须从网络反腐佳话中剥离出来的认识,其也在给人重新审视此种被寄予厚望反腐形式的机会。

  潇湘晨报评论员王聃

  “5月12日,罗昌平等到了。”在沸沸扬扬的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腐败案发后,某媒体近日如此开篇进行了对举报者罗昌平的深度访谈。罗昌平等到了什么?一个新闻人执意选择以网络举报的形式“战胜”腐败高官,我们难以去想象其间有过怎样的惊心动魄。如果说罗昌平曾经是一个孤独的前行者,那么他今天等到的是腐败者的倒台,是社会对他的赞美与加冕。但是,罗昌平依旧是低调且清醒的。他在访谈中说,对于网络举报导致刘铁男被查,他并不看好“里程碑”的说法,这仅仅是个案的突破,对制度本身并无贡献。

  只有经历了所有孤独秘密的人,才能葆有对现实抬高抵触的勇气,罗昌平无疑就是这样冷静的一个。正因为如此,他的说辞有着格外的审视价值。刘铁男落马仅仅是个案的突破,且对制度改造贡献甚微吗?前者当然是罗昌平的自谦之言,此种突破与其说是普通人实名举报官员级别的突破,不如说是公民良心对腐败黑幕的再突破。而他所言的“对制度本身并无贡献”,却不妨仔细考量。正如观察者早所指出的,网络反腐机制的成功离不开举报者、围观者与监督部门的良性互动。而罗昌平举报的成功因素,很大一部分的确来自于恰当的时机与“重视”。

  渡尽劫波的罗昌平在恭谦式陈情,事实上也是在重申自己“幸运者”的身份。这虽令人失落,却也恰是真相。他说,就刘铁男案本身来看,先后经过了内部人举报、媒体报道、老干部内部举报、自己实名举报四个阶段——体制内外的联合举报,再叠加当时中央强力反腐的态度,方才有了刘铁男最后的轰然倒下。只要其中任何一个环节缺失,我们都难以去推测今天罗刘较量的结局。此种以偶然合力为支撑,以其时治理氛围为助推的网络反腐,本质上既无法为以后的举报者制度性赋力,也改变不了多少社会举报的恶劣环境,自然“制度性贡献甚微”。

  罗昌平的幸运不是社会的幸运,这乃必须从网络反腐佳话中剥离出来的认识,其也在给人重新审视此种被寄予厚望反腐形式的机会。网络反腐趋势的看似遏止不住,就是公民现实举报途径淤塞的必然结果,关于这一点早已经成为常识,但是网络反腐就真的如围观者想象般有力,与足够实用吗?从广义上来说,它仍然只是一种舆论监督形式,只是在反腐机制的外围施加影响,就单个的腐败嫌疑事件而言,网络举报能否成功也取决于体制内力量的积极回应。它虽正在衍生出一种低成本的监督模式,却也尚处从“碎片”向“制度化”转变的过程中。

  网络反腐,道阻且长。举报者的热情需要被激活,当下最需要做的仍为系列的补位。一则是对网络反腐进行良性引导,让举报者有热情,也能免于恐惧与不确定感;再则,也即最务实与亟待努力的,还是要更多还原反腐的机制属性。地方政府与监督部门对待网络反腐线索的态度——如何听取、如何回应、如何跟进,必须被制度化规范。与此同时,必须认识到的是,网络反腐依旧只是反腐系统的一部分,只有兑现真正意义上的法治反腐、制度反腐,才能为网络反腐减压,才能积极回应与处理网络反腐线索,进而让此种体制外监督力量保持平衡的活跃度。

  即便置身一个网络举报风起云涌的时代,负重的罗昌平以及他的传奇经历,也终究是落寞的。当然不必去将罗昌平神化,他不过是数目巨大媒体人中的一位,在其身后,也还站立着无数个走上网络举报路的“沉默”公民。只是,追问尚待继续:如何来让网络反腐成为不艰难的事情?在访谈的最后,罗昌平说,希望刘铁男事件会给权力系统一个警示,让它做好接受监督的准备。希望的话语不免充满惆怅,惆怅感在此刻就像一个巨大的空格,它只待制度反腐的进步去填满。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