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张天蔚:对待打车软件的思路应该“与民为善”

“政府管理的最高原则,应该是为民谋利。目前各地却纷纷传出要限制打车软件应用的消息,深圳更是已经领先一步,全面叫停了打车软件的使用。各地限制乃至叫停打车软件的主要理由,是其中的加价功能可能扰乱出租车的市场秩序。

  “政府管理的最高原则,应该是为民谋利。把有利可图的事交给民间、交给市场,把公众切实需要而又无利可图的事主动承担起来,是现代政府必须恪守的原则。”

  前天北京召开出租车调价听证会。和以往的经验一样,调价听证会其实就是涨价听证会。好在北京出租车价格确实不高,市民们对涨价早有心理准备,于是涨了也就涨了。

  但由于此次听证会不涉及增加出租车总量,最终能起到多大作用,尚不明确。解决打车难问题,还得多方寻找出路。

  缓解打车难的出路,一是大力发展公共交通,分流对出租车的需求。随着地铁新线的不断开通,这个分流过程其实已经见效;其次,或许也是最有“看点”的,则是利用移动互联等新技术手段,挖掘现有出租车的内部潜力。曾有统计称,在以往扫街、趴活儿模式下,北京出租车的空驶率相当高。这部分由于供需信息不对称而被浪费的运力,完全有可能在新技术的帮助下,成为出租车市场上的“新增运力”。

  在市场经济环境中,没有比利润更有力的动员令,没有比市场需求更响亮的集结号。基于移动互联和智能手机 的打车应用软件,正是开发商们在利润的诱导下,为缓解打车难而做出的重要贡献。据称某款推广最好的打车软件,已经被2万多名司机选用,通过打车软件“抢活儿”,已经成为某些司机运营方式的首选,应该就是最好的例证。

  但是,目前各地却纷纷传出要限制打车软件应用的消息,深圳更是已经领先一步,全面叫停了打车软件的使用。

  各地限制乃至叫停打车软件的主要理由,是其中的加价功能可能扰乱出租车的市场秩序。就一般理解,这个理由似乎可以成立。但打车软件的加价功能,是乘客向司机发出邀约时的主动选择,与以往司机对乘客的加价宰客有着根本的不同。而从打车软件的普及速度来看,在打车难的背景下,乘客们其实愿意接受这样一种竞价模式。此时政府横插进来,以一种“为民做主”的姿态,实则剥夺了公众的方便,其合理性、合法性都比较可疑。

  围绕出租车的审批、运营、管理,早已形成一个巨大的利益链条,以“第三方”角色出现的打车软件,动摇了政府部门和出租公司对司机的实际控制,进而可能影响各方在其中的隐形利益,这或许才是各地限制打车软件的真实原因。已有媒体报道称,在深圳市叫停打车软件的同时,由政府部门主导开发的电话招车平台正准备开通,不能不让人怀疑有为其清理市场空间的想象。

  其实打车软件的真正缺陷,可能在于其“高技术”特征,会成为老年人等不熟悉智能手机群体的门槛。如果打车软件在司机中全面普及,路边拦车更加困难,这部分不会使用打车软件的人的打车难将难上加难。

  其实这时才真正需要政府相关部门出面,为老年人等群体开辟电话打车服务,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而且这种服务应该方便、高效且尽可能免费或低价,而不是与打车软件在市场上争利。

  政府管理的最高原则,应该是为民谋利。把有利可图的事交给民间、交给市场,把公众切实需要而又无利可图的事主动承担起来,是现代政府必须恪守的原则。具体到对待打车软件的思路,则必须是与民为善,而绝不能是为民设障。凡违背这一原则的做法,必遭公众反对、抵制。目前各地限制、取缔的做法,有陷入这种境地的危险。

  张天蔚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