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学习时报:官二代接班严重解构党的执政合法性

某书记的公子当了副县长,某市长的女儿当了副书记,某主任的女婿当了常委,某部长的外甥成为科长等等。这些信息有一个共同的作用,那就是,它们严重地解构着我们党的执政合法性。

  原标题:靠什么化解干部任用上的社会质疑 

  ●干部任用上的社会质疑,问题不在于具体谁进入官职,而在于他们进入官职的程序。人们确定对公权力分配结果是否接受,关键是看其分配是否具有合法性和科学性。  

  ●维持和谐可以,但维持矛盾,则等于在深化矛盾。维持现状不是承担责任,而是逃避责任。所以必须深化改革。  

  因为信息传播日益发达的缘故,近几年,越来越多的消极腐败现象被揭露出来。如果大体划分一下类型,其中一大类最为人诟病的现象是官二代接班。不时有消息见诸报端:某书记的公子当了副县长,某市长的女儿当了副书记,某主任的女婿当了常委,某部长的外甥成为科长等等。这些信息有一个共同的作用,那就是,它们严重地解构着我们党的执政合法性。

  理性地说,从政中体现某些家族性的特点,其实也不算个别现象。如果说,我举菲律宾阿基诺家族的例子,举印度甘地家族的例子,举巴基斯坦布托家族的例子,往往会使人们同缺乏民主联系起来的话,那么,我若举美国布什家族、克林顿家族为例,举韩国朴正熙、朴槿惠父女为例,大概不会有多少人会认为这是封建主义在起作用。  

  为什么?问题不在于具体谁进入官职,而在于他们进入官职的程序。人们确定对公权力分配结果是否接受,通常基于两个基本方面,简单概括,一是合法性,二是科学性。  

  所谓合法性,就是人们普遍接受的那套道理。这套道理,可以是民主的,也可以是不民主的,但起码要自圆其说。例如,在王朝统治下,完全可以强调世袭。这个国家属于皇帝,皇帝当然要掌权,当然有权决定谁来帮他行使方方面面的权力,包括各级政府的权力,当然可以堂而皇之地把最高权力传给他的兄弟姐妹,传给下一代,这和家庭财产继承是一样的道理。在民主政治下,你要强调人民是权力的主人,那就真的要让人民感觉到自己在选择掌权者,决定大事,能就那些重大问题表明自己的意见。 

  所谓科学性,就是要考虑到在权力交接过程中可能发生的问题,制定大家都接受的规则,按照规则来防止权力交接可能进行不下去的情况。例如,君主的权力既可以交给兄弟姐妹,也可以交给自己的子女,还可以交给自己兄弟姐妹的子女。在这种情况下,不规定一个先后顺序、选人的标准,不明确谁说了算,可能会发生混乱。于是就需要设计一套合理的、大家都接受的程序和制度,当然也包括谁来执行、谁来监督等等,统统都要设计好。如果是民主制,由于没有一个大家都绝对服从的自然人,更需要大家参与,制定大多数都认可的制度、程序、规则,以保证权力的顺利交接。  

  最可怕、最危险的就是既缺乏合法性,又缺乏科学性。我们靠枪杆子打下了天下,这是我们掌权合法性的初始来源。对中国的老百姓来说,打天下者坐天下,这似乎很合逻辑、天经地义。但是不能忘了,和封建王朝不同,我们的合法性既不是靠“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而来,也不是靠梦白蛇“斩蛇起义”而来,更不是“金刚转世”变成共产党人,从此共产党人自然获得了统治的资格。恰恰相反,我们是靠高举民主大旗,在否定所有这些神秘主义说教的基础上获得掌权合法性的。没有“老百姓翻身做主人”这面旗帜,老百姓当初不可能跟你走。因此,尽管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们可以依据老百姓深信不疑的“跟共产党走翻了身,说明让共产党做我们的领路人是正确的”这个逻辑,作为人民的代言人、领导者,把党定义为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的代表,用计划经济要求“个体利益服从整体利益,眼前利益服从长远利益”,但这些都不是长久之法,归根结底要回到“人民如何当家做主”上来。万事都由全体民众当家作主自然做不到,但由他们选择他们认为放心的人去做,这已经是最低限了。遗憾的是,前面的事实却告诉我们,我们现在有资格选人的不是老百姓,而是掌权者。掌权者不但自己选自己(所谓“由少数人在少数人中选人”),而且现在索性就在自己的儿子、孙子、亲戚、朋友中选。不是说官员的孩子不能为官。如刚才所举,即使在西方国家,为官也往往少不了家族背景。关键是,我们有些选择方式有问题,我们有些用人制度有缺陷。我们高举的民主大旗,本来是我们执政合法性的强大来源,但在实践中有时体现不出来。结果是,每错误地做一次,人们就用大旗上那两个灼人的字眼质问我们一次;每错误地做一次,我们就会因理论上不能自圆其说而备感尴尬,执政合法性也就会随之下降一点。执政合法性是极其稀缺的资源,是经不住这样大手大脚地付出的。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