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马勇:台湾转型的历史传统、国际背景和大陆不一样

我为什么讲台湾转型和我们今天大陆有差别,我就归纳几点大概是,执政党不一样,国际环境不一样,历史传统不一样,当然最重要的一条落到这本书上的是,我们还仍然没有产生雷震和产生雷震的土壤,这可能是大概还要耐心等待的一个过程。

  台湾的路对于未来中国大陆是有参照,但主要的来讲应该是对执政党有参照

  马勇:首先祝贺范泓先生《雷震传:民主在风雨中前行》的出版,也祝贺广西师大出版社,感谢各位今天晚上一起在这儿分享范泓先生这本书的心得,陪范泓先生来这儿讲非常高兴。

  中国的民主运动说起来有100多年的历史,那么北师大在这个过程中应该说是领先的还是压后的?五四运动北师大作出非常大的贡献,那后来北师大还给我们贡献了最重要的诺贝尔奖,接二连三。应该说到了近代之后的中国,大概中国人的基本诉求就是我们最近讲的“中国梦”,大概不是一个简单的严复给我们开出的寻求富强。寻求富强肯定是第一步,富强之后的中国大概可能还应该有其他的梦想,这个梦想就是刚才范泓先生讲话整个的主题,都在提台湾社会的转型。

  台湾社会的转型现在知识界已经越来越明白这种转型就对中国大陆,对中国本身,对中国本土有非常强的示范。这个示范当然刚听范泓先生讲,我脑子里也在想,当然涉及到两岸的“执政党”,雷震推动台湾社会转型的的过程主要是“国民党执政”,接下来是中国共产党执政,实际上这两个“执政党”,我是一直觉得这两党有点是同宗同源,也就是说两个党实际上都在某种程度上受共产国际的影响,在它的建党思路上,建党的诉求上,对于社会的管制统治方式上大概都有非常强的相似性,但是两个党实际上后来也走了不同的路,就是同宗并不同源,走的路径越来越不一样了。

  我们看国民党早期在孙中山的时代、蒋介石的早期,确实是受到苏联共产国际的影响,但是它的影响主要来自于列宁建党的原则,那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比后来的斯大林主义还要稍微好那么一点点,因此共产党特别是经过延安整风以后,共产党的性质,共产党对共产国际的接受,对于苏联经验的汲取上,基本上可能更多的和国民党对苏联的看法越来越分歧很大了,国民党越来越排斥这个东西,慢慢向近代“民主宪政”文化走,共产党就恰恰在这个时候更完整的接受了斯大林主义,后来我们就按照这条路走下来,除了讲台湾的社会转型和对中国大陆的借鉴作用,我觉得可能和这两个党的性质有极大的关系。

  今天当然主要讲台湾了,大陆也不好太多的讲。但是有一条,国民党至少他是接受一个“现代宪政”的基本的要求,你看看雷震,雷震在和国民党抗争,第一雷震是来自国民党的高层,雷震的出身我们今天在中国大陆还没找到类似的,刚才听的时候就一直在想,谁像雷震?其实我们现在没有出生,我们现在已有的人当中没有一个人像雷震,就是说一个刊物像《自由中国》,那可能就是《炎黄春秋》接近,但是《炎黄春秋》的杜导正先生,当然是德高望重很不得了,但是杜导正先生和雷震的处境和这种出走完全不一样,杜导正先生当年做总署署长的时候,如果那时候出走办了一个《炎黄春秋》可能就不一样了,他的差别应该说从体制内出走而能够坚持批判体制,而这种批判又能和最高层有一种互动。

  刚才我听说国民党雷震《自由中国》出问题,有人从中间去说,就是在台湾国民党的朝野之间有某种关联,那这种关联当然跟在大陆时期形成一种政治架构,他的支持人,他的大学教授们,他们之间可以和政治高层进行沟通,那么我们今天根本是没有这么一个沟通的管道,因此我们就到现在为止,我们的体制当中没有能够发生雷震出现的土壤,没有这个机会,也没有这个条件,这是雷震的一个人在转型过程当中,英雄创造历史,这个时候你不得不承认这一个人的重要性。

  • 责任编辑:郑萌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