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孙兴杰:中国“由陆向海”的战略挑战

今年5月初,持续20天的中印“帐篷对峙”告一段落,两个亚洲大国还是选择了以妥协来解决陆地边界的纠纷。2013年美国海军专家罗纳德·奥洛克提交给国会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中国海军的发展迫使西太平洋国家面临在中国与美国“选边站”的问题。

  日本和印度一东一西,似乎在框定中国海权发展的空间限度。钓鱼岛的争端经久难解,与“冷战”时期形成的“第一岛链”情结不无关系,中国海军频频进出第一岛链进入大洋进行演训,刺激日本不断加强西南地区的防卫力度。在世界海战史上,只有美国与日本进行过航母对决战,虽然日本因战败而不能有国防军,但是日本海上自卫队依然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海军之一。日本一直寻求与东南亚国家的海上合作,包括出售一些舰艇给菲律宾等国,试图寻求与印度共同牵制中国海军的发展。而印度近期宣布退出美日印三边海上军演,避免刺激中国,但这并不意味着印度会默认中国海权的发展,因为印度对海权也抱有深深的兴趣,引进与发展航母,经略印度洋。未来中国海权发展的主要方向还是在印度洋,因为中国经济与战略正在“向西看”,从新一届中国外交团队的出访路线便可窥一斑。向西看无非陆上与海上两途:“丝绸之路”的历史遗迹是中国走向欧亚大陆的路标;而从海洋进入欧亚大陆、非洲大陆必经印度洋。可以预见,随着中印两国的发展,在印度洋上将会有更多的交集,如何彼此理解与合作是个问题。

  在日印中间的南海最近也是麻烦不断。中国新外长王毅首秀,便选择了南海周边的东南亚四国,足见南海问题的紧迫性。从长远来讲,中国终归成为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两洋国家”,而南海是勾连两洋的咽喉要道,菲律宾和越南成为中国在南海的“瓶颈”。主权国家观念被西方殖民者引入亚洲之后便成为地区秩序裂变的催化剂,民族主义情绪更是将领土纷争变得不可妥协。在绝对主权观念之下,领海的纷争似乎是一个无解的困局。从黄岩岛到仁爱礁,南海地区的历史边界、法理边界与实控边界交叠在一起。如果先理清边界,再重建秩序,或许百年都不够。南海地区面临的问题还是一个由破碎地缘政治结构与制度缺失造成治理难题。

  从朝鲜半岛到印度这一由陆向海的边缘地带分属不同的地缘政治系统,从而使中国海权发展面临着一个破碎的地缘政治环境,区域性的安全秩序缺失。冷战期间,美国虽然想建立亚洲版的北约,但未能如愿,只是通过不同的多边或双边军事同盟建立了一个以美国为轴心的联盟体系,美国的盟友之间未必是朋友,如日韩。换言之,在欧亚大陆向海洋延伸的过渡区域一直处于破碎之中,美国也没有整合的能力与意愿,给中国带来的挑战就是崛起的中国海权面对的是一个如蛛网一样的海洋环境。

  中国由陆向海转型已是不可逆转的潮流,从陆向海的“软着陆”的关键在于,在亚洲大陆东部陆海交接的边缘地带建立起稳固成熟的经济与安全秩序。否则,中国面对的或许就是“强龙不压地头蛇”的困境,顾此失彼,在救火式外交中疲于奔命。

  (注:作者是国际关系史博士。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本文编辑刘波。)

  • 责任编辑:郑萌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