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吴伟:关于中国80年代政治改革的历史经验

鲍彤一书中写到:“邓小平跟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有双重关系,既是提倡者,又是扼杀者。”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对这场政治体制改革,邓小平和赵紫阳的主张并不完全相同,从其后发展的过程看,甚至可以说是有两条不同的“政治体制改革路线”……

  当然,在目前政治和社会环境下,赵紫阳当年主持制定的政治体制改革方案,不可能完全照搬。即便当政者在形势的压力下有改的愿望,改革的路径和方案也需要在执政当局、社会各阶层,左中右各派政治势力取得基本共识的基础上,根据变化了的情况进行调整和修正。但方向必须明确,这就是“最终要过渡到议会民主政治”[40]。

  荣剑先生在他的《改革和革命:中国何以选择》一文中谈到了对执政党说来,改与不改的五个约束条件,也就是中国政治改革的边界条件:一是改革有可能动摇国本,动摇现有的执政格局,至少要对现有权力格局作出重大调整;二是改革有可能对现有的既得利益集团形成巨大冲击,至少是对现有利益格局的重大调整;三是改革必将意味着对重大历史遗留问题的清算,这些历史遗留问题直接关系着原有统治体系的合法性问题;四是改革必将意味着传统治理模式的重大调整,如何避免社会分裂、动荡、报复和失序,是对新的宪政体制的严峻挑战;五是改革必将意味着传统处理民族关系和民族矛盾的方式将迅速终结,如何避免民族分裂、继续维护中国统一,是对中国制度和文化的根本考验。[41]这些约束条件,是对执政党新一代领导人的改革决心和对局势的掌控能力的直接挑战和考验。

  最近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习近平、李克强等新一届领导人接掌执政党和国家权力,并作出了进一步推进改革,包括政治体制改革的表示。但在中共十八大报告报告中,又提到了“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的问题,已经提出的政治体制改革内容也大都是肤浅的,停留在口号宣示阶段,没有多少做得重视的具体措施,与十三大的改革措施相比照,有相当大的距离。会后,党的领导人把能否解决腐败问题,甚至提高到“亡党亡国”的高度,但却仍然没有对社会上大声疾呼的建立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明确表明态度。对这种情况,知识界和国内民众普遍感到失望。但是笔者认为,这种情况或许也可以理解,毕竟十八大报告是在上一届领导人的主导下形成的,是党内高层政治老人们的愿望和对改革承受力的反应。只有当新一代领导人真正站稳脚跟,逐步摆脱传统的老人干政问题之后,才能真正看出他们对改革,特别是政治体制改革的真正态度。习近平最近强调:“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依法执政关键是依宪执政。”“要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失职要问责,违法要追究,保证人民赋予的权力始终用来为人民谋利益。”[42]这些话讲得不错。所以,不妨继续谨慎观察,不但要听其言,更要观其行。

  通过渐进式改革,推动中国政治和社会转型过程,这是中国知识界多数人的共识。但是,能不能走上这条路,不取决于人们的善良愿望,而是取决于社会危机和爆发革命的可能性对执政党形成的压力。80年代的政治体制改革,是中共的一个特殊的历史机遇。在现阶段,不能指望中共高层再出现一个赵紫阳。只有当革命成为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始终悬在执政党头上,才会逼迫他们走上改革之路。所以,改革一日不成,就不能轻言放弃革命。

  现在国内学者中流传一句话,叫做“五年看改,十年看埋”。这就是说,历史留给这个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现在,中共政权已经面临空前的合法性危机,处于生死存亡之际。如果执政党的新一代领导人还想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做点事情,如果不希望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葬送在这一代人手里,如果不希望这个国家重新陷于动乱之中,那么,就应该抓住历史机遇,拿出实际行动,主动顺应浩荡的世界民主潮流,回应人民的、历史的要求,对高度集权的政治体制进行民主化改革。必须真改,而不是假改。如果执政党不能在十年,也就是两届党代会期间内起步,坚决、认真而不是敷衍地推进政治改革,向民主政治转型,任凭政治和社会局面继续糜烂下去,那么,中国发生社会革命的可能性极大。

  (相关简介:吴伟,前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研究员,曾参加1980年代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和实施全过程。本文摘自作者新近由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出版的《中国80年代政治改革的台前幕后》一书,本刊此次发表时有改动。)

  [1]宗凤鸣:《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开放出版社2007年1月版,序。

  [2]这里的“改革路线”一词,不是在中共以住的“两条路线斗争”意义上使用的,或许更确切的说法,应该叫做“改革路径”。

  [3]参见本书第二章第3节:邓小平坐不住了:“政治体制不改不行”。

  [4]赵紫阳:《改革历程》,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5月第二版,第271页。

  [5]参见赵紫阳:《改革历程》,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5月第二版,第292-293页。

  [6]参见《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76-180页。

  [7]赵紫阳:《改革历程》,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5月第二版,第276页。

  [8]以上参见赵紫阳:《改革历程》,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5月第二版,第274-276页。

  [9]李湘鲁,1980年至1987年任赵紫阳秘书。此后赴美国留学。1989的初回国任中信国际问题研究所负责人。现在国内经商。

  [10]李湘鲁:《微斯人,吾谁与归?——追忆紫阳》,网文。

  [11]赵紫阳:《改革历程》,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5月第二版,第296页。

  [12]《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77页。

  [13]以上参见赵紫阳:《沿着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前进——在中共十三大上的报告》,1987年10月25日。

  [14]《李鹏六四日记》2004年征求意见版,第118-119页。

  [15]参见赵紫阳:《改革历程》,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5月第二版,第275页。

  [16]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中国成语。萧何,汉高祖刘邦(公元前256~前195)的丞相。韩信经萧何举荐被刘邦任为大将军,为汉朝的建立立下很大功劳;刘邦担心在自己百年之后,政权旁落,萧何又设计,除去韩信。故宋代洪迈的《容斋续笔·萧何绐韩信》中说:“信之为大将军,实萧何所荐,今其死也,又出其谋,故俚语有‘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之语。”比喻事情的成功和失败都是由这一个人造成的。

  [17]参见本书第四章第二节:“邓小平的‘左右互博’”。

  [18]赵紫阳:《改革历程》,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5月第二版,第281、277页。

  [19]赵紫阳:《改革历程》,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5月第二版,第281页。

  [20]杨继绳:《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2010年12月修订版,第547页。

  [21]杨白冰(1920-):原名杨尚正,重庆潼南人,中国军方高级将领,前中国国家主席、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的弟弟。1988年被授上将军衔。为中共第十三届中央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第十四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委员。曾主持中央军委工作,担任过中央军委秘书长兼总政治部主任等职。与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的杨尚昆一起,在当时被称为“杨家将”。1992年初邓小平南巡,杨白冰曾经提出“为改革保驾护航”。后被认为是欲架空当时的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后被邓小平下令解除具体工作,保留军委委员职务。1993年,杨白冰正式退役,不久后退休。

  [22]参见赵紫阳:《改革历程》,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5月第二版,第49-50页。

  [23]参见杨继绳:《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2010年12月修订版,第548页。

  [24]赵紫阳:《改革历程》,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5月第二版,第68页。

  [25]《李鹏六四日记》2004年征求意见版,第178页。

  [26]鲍彤在后来与笔者交谈时认为,赵紫阳在胡耀邦追悼会后去朝鲜的行程不变,有可能是4月20日赵紫阳向邓汇报时,邓的意见。目前尚无其他资料佐证,暂且存疑。

  [27]参见本书第十二章第2节,“动乱问题研究”。

  [28]参见本书第十二章第5节,“小舰队”的说法从何而来?

  [29]参见《李鹏六四日记》2004年征求意见版,第61、64页。

  [30]参见蔡文彬主编:《赵紫阳在四川》,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11年4月出版;张博树主编:《赵紫阳的道路》,晨钟书局2011年6月版,等。

  [31]参见米鹤都:《中共十三大政治体制改革的经验教训》,载《炎黄春秋》2012年第6期,第28-31页。

  [32]《邓小平理论全书》,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8年2月版,第181页。

  [33]米鹤都:《中共十三大政治体制改革的经验教训》,载《炎黄春秋》2012年第6期,第30页。

  [34]参见米鹤都:《中共十三大政治体制改革的经验教训》,载《炎黄春秋》2012年第6期,第29页。

  [35]赵紫阳:《改革历程》,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5月第二版,第296、297页。

  [36]赵紫阳:《改革历程》,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5月第二版,第298页。

  [37]杜导正:《杜导正日记——赵紫阳还说过什么?》,天地出版社2010年1月版,第178页。

  [38]赵紫阳:《改革历程》,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5月第二版,第298-299页。

  [39]赵紫阳:《关于‘六四’事件的自辩发言》,载《改革历程》,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5月第二版,第367-368页。

  [40]赵紫阳:《改革历程》,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5月第二版,第299页。

  [41]参见荣剑:《改革和革命:中国何以选择——在2012清华法政哲学论坛上的演讲》,见2012年10月31日《共识网》。

  [42]习近平:《在首都各界纪念现行宪法施行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2012年12月4日新华网。

  本文首发于第50期《领导者》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 责任编辑:郑萌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