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郑曼玲:官员“高危” 民众才“低危”

官员贪腐行为损害的是社会公共利益,如果放纵他们无所顾忌为非作歹,那么国家发展及社会进步必将付出沉重的代价。也可以说,官员感到“高危”,民众才会“低危”,只有在官员仕途上装满“摄像头”,他们才能学会敬畏百姓生命财产安全。

  近日,一篇《做政府官员真是高危行业》的文章引发网络热议,当中引述一位内地厅级官员的话称,现如今疑神疑鬼成了官员一种生活方式,很多同事害怕他们的面孔某天出现在网络上,毁掉他们的职业生涯。

  联想到不久前雷政富受贿案开庭时,其75岁的母亲一遍遍说“做啥子官嘛”,言下之意不“做官”就不会毁了她儿子;刘志军也委託辩护律师带话给女儿,叮嘱她“千万不要从政”;文强临死前也给儿子留下遗训:以后子子孙孙再也不要从政,不要当官,远离功名利禄……乍一看,俨然到了“谈官色变”、“伴权如伴虎”的地步。

  表面上看,“官员高危”似乎有其充足理据。当下网络社会,网民从一包烟、一个微笑、一块手表入手,人肉搜索、舆论倒逼,经常一条小小的微博就能让某些官员丢掉乌纱,甚至锒铛入狱,难怪一些“局中人”会萌发“官不聊生”之感。

  不过,这种矫情的“无病呻吟”,往往会引发公众一片“吐槽”之声:既然当官有这么多苦恼,为什么公务员招考热年年升温?为什么还有不少人嚷嚷“死也要死在体制内”?

  事实上,这种“隔墙扔砖头、一查一个准”,并非“官员”行业太过“高危”,只能证明“身上有屎”的贪官实在太多了。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为官者,只要遵纪守法,廉洁奉公,做人坦荡,别说公众质疑、网络曝光了,就是站到太阳底下拿放大镜找三天,也难以挑出毛病来,自然不需要心惊胆战,草木皆兵。而那些心怀鬼胎的官员,被慾望冲昏头脑,暗中搞权钱交易,一旦东窗事发,也是咎由自取,岂能把高风险归咎于官员职业、或在落马后假惺惺以告诫后人不从政来推卸自己犯错的主观责任?

  说到底,官员之所以在被监督的氛围中变得“疑神疑鬼”,恰是因为过去太自由,拥有太多暗箱操作的制度空间,而当民众开始用各种方式坚决回收这些“隐形福利”,便难免提高了这个行业的高危系数。

  换言之,权力若未被关在笼子里,官员必然处于高危之中。所谓“出来混都是要还的”,权力不进笼子,则官员迟早进“笼子”。要让官员职业“去高危化”,降低当官的风险,除了要靠官员自律来抵制无处不在的诱惑外,更重要的是应当用制度的牢笼束缚住一些官员随意用权的手脚,在官员与诱惑间设置严密的“防火墙”。譬如千呼万唤出不来的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正是化解公众和官员双方“疑神疑鬼”的不二法门。

  退一步讲,即便官员群体果真面对权力“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种“危机意识”其实正是必须有的职业感。显而易见,官员贪腐行为损害的是社会公共利益,如果放纵他们无所顾忌为非作歹,那么国家发展及社会进步必将付出沉重的代价。也可以说,官员感到“高危”,民众才会“低危”,只有在官员仕途上装满“摄像头”,他们才能学会敬畏百姓生命财产安全。

  从这个角度看,“刘志军、雷政富们”的撒娇式忏悔我们听听就好,大可不必表错情,因此向其投以同情和惋惜。

  • 责任编辑:郑学友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