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金融时报:中国左右派对宪政无共识 但爱国无异议

宪政为人们提供了上帝、君主之外重组共同体的替代性选择,宪政不易,但值得每个人追求,同样需要每个人承担责任,推动宪政适应时代的变迁。英国宪政学者惠尔认为,“一部相当适合于某时代人民需要的宪法,可能随时代进展与共同体社会结构的变迁而逐渐面目全非。不仅宪法本身,而且修宪程序,都应随着变化了的条件而变化。”

  限权意味着将权力变成众人监督的对象,唯有公开透明,才能使权力公有化。权力公有也就防止了权力对个人的侵犯,尤其是财产的侵夺。追根溯源,宪政与财产权一直缠绕在一起,英国的光荣革命一个重要的进步在于剥夺了国王征税的权利,征税权为议会所拥有,只有经过纳税人的同意才能征税,这样的原则也传播到北美,“无代表不纳税”成为北美人揭竿的理由。在一个滥用征税权,随意没收私人财产的国家中,市场经济是无从发展的,每个财产的拥有者都只着眼于眼前的目标,而不会进行长远投资,因为他们不确定自己的投资能够有所回报。世界上最著名的金融中心都在英美普通法的治理之下,而大陆法国家很难有一流的金融中心,两种法律传统对财产权的捍卫程度是有差异的,正基于此,金融这种高风险的行业才在英美国家中大行其道。

  中国依靠制造业发展而快速崛起为世界经济大国,但是一个贸易型国家终归具有依附性,未来之路在于金融国家的构建,但是如果没有财产权为基础的市场经济体系,金融业难以生根发芽。中国富豪用脚投票的行为已经对这个国家的信用体系作出了判断,而那些鼓吹宪政不适合中国的人士变相地将资本赶出中国。三十年来,所谓的中国奇迹是外来资本与中国劳动力、资源联姻搭乘全球贸易的快车道的结果,奇迹的基础正在流失,中国经济的升级版也需要制度环境的升级,毫无疑问,宪政将成为中国经济升级转型的有力保障,新一届政府的“简政放权”就是切断过度干预市场的权力之手。

  宪政是一个过程

  宪政是一个不断持续的过程,也是人类追求理想政治秩序的尝试。因此,宪政道路是多元的,但最终殊途同归,达致个人自由的目标,建立一个如马克思所向往的“自由人的联合体”。宪政之难在于它背负着几千年的历史沉疴,需要化解各种淤积的历史恩怨之后,才可以踯躅前行。

  历史虽已远去,但是历史的基因却植根于每个人的血液之中,宪政需要一种基于现正精神的历史叙事。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女孩,但是历史叙事却可以言人人殊,为什么每个国家都非常重视其历史教科书呢?原因便在于此。德国人在战后对历史问题的认识值得关注与借鉴,二战之后德国几乎成为欧洲的“弃儿”,要融入欧洲大家庭就必须很好地认识自己的历史问题,德国人不仅承认纳粹的罪行,总理勃兰特在犹太人墓碑前下跪,而且将历史问题变成了法律问题,一个人若公开否认纳粹的罪行会被关到监狱之中。历史的真相只有一个,唯有各方开诚布公地讨论,才可能在真相的基础上达致和解。国与国之间的战争需要和解,国内战争或者种族歧视同样如此。当下中国的宪政派从不同的历史经验中寻求智慧,而且还有占山为王的态势,如此就封闭了对话的大门,在宪政的框架之下,可以统合华夏治理与民国历史,为何要裂土分治呢?

  历史叙事为人们提供了对话的精神资源,而一个稳固的宪政国家需要一套具有战斗性的防护体系。再以魏玛共和国为例,对于希特勒及其私人武装的纵容,让宪政成为各方的玩物。对于违宪的言论与行为需要保持一种战斗的姿态,比如奥地利极右势力上台之后遭到欧洲各国的奚落甚至围攻。为什么宪政需要一种战斗性呢?根源在于共和国需要一个责任者,就像一个公司一样需要一个法人代表。宪政国家是人民主权,但是人人有份意味着人人无责,这就造成了宪政国家的脆弱性,若没有一套防护措施,宪政国家会被窃取而沦落为专制国家。

  宪政为人们提供了上帝、君主之外重组共同体的替代性选择,宪政不易,但值得每个人追求,同样需要每个人承担责任,推动宪政适应时代的变迁。英国宪政学者惠尔认为,“一部相当适合于某时代人民需要的宪法,可能随时代进展与共同体社会结构的变迁而逐渐面目全非。不仅宪法本身,而且修宪程序,都应随着变化了的条件而变化。”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孙兴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本文编辑刘波。)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