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中评社:印度操纵不丹议会选举说明了什么?

在7月13日举行的不丹历史上第二次全国性选举中,在野党人民民主党出人意料地击败执政的繁荣进步党,以32席比15席的绝对优势赢得了议会选举的胜利。不丹国内主流舆论认为,议会选举传递的“基本资讯是人民选择变革”。

\

  印度自称为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为什么甘冒被世人指责为“干涉别国内政”的风险介入不丹大选呢?

  中评社北京7月31日电(评论员 刘宗义)在7月13日举行的不丹历史上第二次全国性选举中,在野党人民民主党出人意料地击败执政的繁荣进步党,以32席比15席的绝对优势赢得了议会选举的胜利。不丹国内主流舆论认为,议会选举传递的“基本资讯是人民选择变革”。

  但吊诡的是,仅仅就在一个半月前举行的议会首轮投票中,繁荣进步党还处于领先地位。如果真的是“人民选择变革”,则繁荣进步党的败相在第一轮投票中应该初露端倪。这不得不让人纳闷在这短短一个半月之中是什么使选情急剧逆转?印度的作用浮出水面。就在大选之前的6月底,印度宣布停止对不丹家用燃气和柴油补贴,并要取消对从不丹楚卡(Chukha)水力发电站进口电力的价格补贴,造成不丹国内燃料价格翻倍,民怨沸腾,威胁到不丹的财政收支安全,这些问题成为国民议会选举第二轮的主要议题。人民民主党趁机指责繁荣进步党不顾民生,破坏了与印度的关系,从而翻盘,赢得大选。

  印度自称为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为什么甘冒被世人指责为“干涉别国内政”的风险介入不丹大选呢?问题的关键在于不丹至关重要的战略位置和外加坳上越来越独立的倾向。

  不丹作为夹在中印之间的一个小国,其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它既是中印两个大国之间的缓冲,同时也恰好处于南下俯瞰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西里古里走廊的地位。西里古里走廊是连接印度本土及其东北部的一个狭长地带,是印度铁路、公路和空中大动脉的中枢,被称为“鸡脖子”,是“印度的软肋”。印度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在中印冲突中中国会出兵切断西里古里走廊。因此,确保西里古里走廊万无一失对于印度国家安全来说至关重要。

  自独立之始,确保西里古里走廊的安全就成为印度孜孜以求的战略目标。为实现这一目的,印度先是将锡金列为“保护国”,后来乾脆在在20世纪70年代将其吞并。同时,印度强迫不丹在1949年签订《永久和平与友好条约》,规定“不丹政府同意对外关系以印度政府的意见为指导”,并在不丹境内的战略要地驻扎印度军队。现在印度控制着中印不三国交界处的所有山脊,这使其在战略上占有一定优势。虽然印度在2007年2月同不丹重新签署了《不印友好条约》,从纸面上去除了“不丹外交接受印度指导”的条款,但仍规定不丹外交必须不能损害印度的国家利益。

  在经济上,印度控制着不丹的经济命脉。印度是不丹最大的贸易伙伴、援助国和债权国,不丹货币与印度卢比挂钩,不丹石油消费全部来自印度,不丹生产的近九成的水电都由印度控制,水电出口收入占不丹财政预算的30%。印度与不丹的关系,在“保护国”、“附庸国”等概念已经过时的21世纪,显得特别另类。

  不丹政府高层对于印不之间的非正常关系十分担心,害怕有朝一日会落入与锡金一样的命运,因此进入21世纪后,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Jigme Singye Wangchuck)宣布放弃君主专制,实行民主选举,希望凭藉民主取得更大的合法性,延续国祚。此外,2007年后,不丹通过开展更积极的外交,与更多的国家建立外交关系来维护国家的主权和独立,并与中国在边界谈判上取得积极进展。2012年6月,在出席里约热内卢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期间,不丹首相吉格梅-廷莱与温家宝总理进行了会晤,中国表示愿意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与不丹正式建立外交关系,早日划定边界。8月,中国副外长傅莹访问延布,与不丹政府讨论建交事宜。

  中不政府首脑会晤和傅莹副外长的访问引起印度的担忧,印度十分担心这个“唯一的友好邻居”、“战略伙伴”和“南亚最可靠盟友”弃之而去,有印度线民要求印度政府像吞并锡金那样吞并不丹。在傅莹访问延布之后,印度驻不丹大使帕万-瓦马(Pavan K Varma)因未能预测并阻止不丹与中国发展关系被迫辞职,由曾在贾南德拉国王时代担任驻尼泊尔副大使,对尼泊尔实行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的哈兰(V.P Haran)继任。此次印度直接操纵不丹大选,帮助人民民主党上台应该算作哈兰大使的“功劳”。

  印度直接介入不丹大选表明印度从未放弃对邻国的强权主义和霸权心态,这是“古吉拉尔主义”的失败。其中所透露出的资讯之一是印度不允许不丹自主与中国建交,并谈判解决边界问题;其次,印度将继续坚持在中印边界问题上的立场,并强化其在中印边界地区的战略态势,这与其最近在边境地区建立山地打击部队所透露出的资讯是一致的。对于不丹而言,印度直接介入大选是不丹的一个悲剧。不丹王室和政界精英希望借民主维护国家主权的愿望可以说是失败了。民主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不丹的命运,不丹仍然受到印度的控制。在所谓民主的政治环境中,一些政党为了实现执政的目的更容易放弃原则。

  在极端情况下,印度甚至可能会通过收买不丹的亲印政党来实现吞并不丹的目标。一个国防和经济都不能自主的国家却希望实现外交上的独立,这无异于痴人说梦。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