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郑曼玲:莫让“晒官财”继续“烂尾”

可以说,看政府是否有反腐决心和廉政诚意,能否建立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是最好的试金石。公众并不奢望它能一蹴而就,但继续这么任由“烂尾”地拖下去,肯定不得民心。

    郑曼玲

  刚被宣布“双开”的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被爆出家有上亿元存款、25颗罕见钻石、9公斤黄金。网民调侃道:“恭喜刘局长,成为继刘志军之后,今年第二位完成个人财产公示的部级高官。”这一揶揄的焦点在于,现今内地政坛,官员一日不落马,公众都无从知晓其收入底细,而一旦其万贯家财大白于天下之日,几乎无一例外便是锒铛入狱之时。

  这种“非正常曝光”的晒家财方式之所以引人注目,皆因民众翘望已久的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千呼万唤始终出不来。令人担忧的是,从近期种种迹象来看,攸关廉政建设的这一承诺很可能还会继续“烂尾”下去。

  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敢于大刀阔斧将41个部门删减至16个的“改革先锋”顺德,偏偏在官员财产公示这一项上“打了退堂鼓”。近日在其出台的未来3年深化改革规划纲要中,此前引发热议的“晒官财”条款已经悄悄地删得了无痕迹。

  此前将开场锣鼓点敲得妇孺皆知的广州南沙“官员财产公示试点”,也曾经同样搅动一池春水,给公众带来美好的期盼,但随之而来的是试点时间一再推延,从言之凿凿的“春节后实施”、“全国两会后实施”,到闪烁其辞的“未有明确时间表”,让人怀疑它可能已不幸“胎死腹中”。

  犹记得今年1月,中纪委提出将按一定比例抽查核实包括家庭财产在内的领导干部个人重大事项,半年过去了,从公开信息看,至今未见哪个省?手开展此项工作。

  严格来讲,“晒官财”在中国亦非新鲜概念。1987年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秘书长王汉斌曾就此提出立法动议,此后新疆阿勒泰、浙江慈溪、湖南浏阳、宁夏银川等地先后试点,但最后都落得“轰轰烈烈开始、尴尴尬尬结束”的命数。

  此项制度何以久推不动?据称是因为“晒官财后恐因收入落差引发社会仇官情绪、官员个人私隐难以保障”的特殊国情。这一理由看似合理其实荒谬,在民主社会里,公众有权知道自己的“父母官”是否廉洁清正、有否中饱私囊。倘若官员收入始终晦暗不明,一旦曝光即“惊为天人”,这样的“晾晒”方式,比起规范化的制度公示,显然更容易引发震盪、带来不满、造成社会不稳定。

  说到底,酝酿了26年的“晒官财”法规始终未能瓜熟蒂落,关键在于这是一场“自缚手脚”的改革──设计“笼子”的就是需要关进“笼子”的人,当然缺乏自我革命的激情和冲动。而基层民众虽然对此呼声极高,但公共话语权薄弱,难以撼动利益集团的强大阻力。

  可以说,看政府是否有反腐决心和廉政诚意,能否建立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是最好的试金石。公众并不奢望它能一蹴而就,但继续这么任由“烂尾”地拖下去,肯定不得民心。换言之,社会需要看到相关的路线图、时间表,感受到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有责任、有担当。

  • 责任编辑:郑学友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