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郑东阳:台湾“二二八”事件是如何“脱敏”的?

马英九仍然在道歉的路上继续前行。对他和支持者来说,2008年和2012年两次大选,二二八议题没有发酵,证明马英九已经带领国民党,走出了“二二八”事件的阴影。历史的伤口慢慢止血,历史开始走向新的一页。

  而在这二位保守派大佬的表态之前,李登辉等改革派领导人已经做出较为谦卑的姿态。如在1988年2月22日,在继任地区领导人后举行的第一次记者会中,李登辉谈及二二八事件的看法时态度已经十分吻合。他表达自己反对利用事件来煽动民意,“眼睛要看前面,不要看后面,要把心里的黑影拿掉,拿出对国家的信心。”次日,李登辉命其次女李安妮,前往“中央研究院”三民主义研究所,听取研究员赖泽涵有关二二八事件的研究及政府应如何处理的意见。3月9日,官方首次正式公布杨亮功在1947年的《二二八调查报告》。8月,全台湾首座二二八纪念碑,由民间兴建于嘉义市,官方没有表态。

  此后,党内虽然没有达成共识,但是话语权逐步落到改革派手中。而改革派获得话语权与这期间进行的政治改革有关。1988年,“解严”后举行的国民党第一次党代会“十三大”上,时任国民党主席的李登辉以“促进三民主义宪政改革,完成‘反共复国’大业”为题,作开幕讲话。标题的前半部分让人眼球一亮,而后半部分几乎没有人放在心上。

  改革的第一刀便是民意代表机构直接由民众选举产生。虽然旧的民意机构程序上完全正义,但是大部分代表的名额被所谓的“沦陷区”代表占据,而1969年开放的“立法委员”与“国大代表”增额选举,也只是释出很少一部分名额。国民党保守派长期不愿开放所有“院会”民代选举,除了维护“法统”的需要,程序上,“元首”和政府机构负责人由民意代表简接选举,因此一旦开放“院会”直选,国民党随时有丢掉政权的危险。

  与此同时,1990年,台湾大学生们发起学运,要求废除“万年国代”、直选“总统”。在民意支持下,党内无法达成共识,李登辉则绕开党内保守派,宣布召开“国是会议”国民党与其他在野党达成了“国会全民改选”、“万年国代全面退职”、“废除妇女等职业代表并改为以政党比例产生的不分区代表”、对历史执政错误进行道歉等共识。

  基于这个背景,1990年,“立法院”在当年二二八纪念日即将到来的2月27的院会中,集体为二二八事件死者默哀一分钟。这是二二八事件首次在国民党主控的殿堂被确立为台湾历史的悲剧。

  这意味着“二二八”的“脱敏”进程已经从民间和反对力量到执政党后,又从官方机构获得突破口。1992年,“行政院”公布“二二八事件研究报告”。此外,台湾当局成立了“二二八事件”研究小组,建立二二八纪念碑,二二八公园,二二八纪念馆等等。1995年,当局公布《二二八事件处理及补偿条例》,行政院并成立“财团法人二二八事件纪念基金会”,受理二二八事件的补偿申请、核发补偿金。1996年,李登辉成为首任民选领导人后公开道歉,成为首个公开道歉的地区领导人。

  十余年来,《二二八事件处理及赔偿条例》经过数度修改以及立法机构的表决,也变得更为完善。根据这个条款,若是处决或失踪的补偿金是600万元(新台币,下同)。每一年的监禁补偿50万元,监禁补偿最高不得超过500万元。财产损失的补偿最高200万元,但每一人总共可以获得的补偿不得超过600万元。最近的一次修改发生在今年4月30日,根据修改后的条例,若二二八事件受难者在申请给付赔偿金期限届满后,仍因故没有申请赔偿金,自条文修正公布后,可再延长4年。

  为什么领导人仍然要不断道歉?

  在上世纪90年代,后“二二八”已经不再是敏感词,官方也在反省道歉,并采取赔偿、建造纪念场所等具体措施。但无论是此后的陈水扁还是马英九,每逢纪念日时都在不断道歉,已表达对历史负责任的态度。

  有关“二二八”历史真相的讨论,各方仍在讨论和激辩中。由于台湾每四年举行一次、最重要的大选与“二二八”纪念日在同一时间点,因此民进党人曾数度操弄“二二八”议题,并将矛头指向国民党。国民党则不得不年年道歉,以乞求获得民众谅解。

  民进党几乎没有放过任何统治者在处理该事件方面的瑕疵,并给予放大解读。而统治者曾经的封闭造成过去十余年失去“二二八”的任何解释权。郝伯村等国民党大佬曾提及对“二二八”事件死亡人数的不同看法,被民进党党痛批的同时,也丝毫不能获得民间舆论的同情,依靠选举上台的台北市长、未来仍有选举压力的其子郝龙斌不得不数度澄清解释。

  目前,除了“急统”和“急独”在历史定性问题的解读上有争议上,两个主要政党和各自的支持者已经对基本事实和政府道歉的诚恳度、赔偿制度基本没有异议。双方的争议的焦点在于是否应该追究加害者、指出应该负责的主要领导人以及是否应该由国民党的党产来支付赔偿费用,简而言之,即是否应该“清算”,哪怕清算难度大,也要拿出“清算”的态度。

  1992年,国民党当局的《二二八事件研究报告》中曾经对事件发生时领导人的责任进行了界定。报告称,蒋介石的责任是“军务倥偬,无暇查证,又过度信赖陈仪……不能不说有失察之疵。而在事后则因为未能接纳民意,惩治失职者,以致留下长期的社会伤痕,确有考虑未周之处。”陈仪被认为应该承担主要责任。

  • 责任编辑:郑萌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