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京华时报:惊天乌龙指是怎么敲乱股市的

对于此类“乌龙指”事件,可以凭借的维权依据似乎少得可怜;对于今后是否还会发生类似事件,也心里没底。比如,一指下去而掀起如此波澜,凭光大证券一力无法做到,是大量机构乃至个人投资者使用的程式交易系统参与所致。

  徐立凡

  对于此类“乌龙指”事件,可以凭借的维权依据似乎少得可怜;对于今后是否还会发生类似事件,也心里没底。

  8月16日,A股投资者见证了中国证券史上的罕见一幕。11点刚过,沪指突然出现大幅拉升,中国石油、中国石化、工商银行、中国银行等权重股集体出现涨停,大盘一分钟内涨幅超过5%,最高涨幅5.62%。

  一 时间,“蓝筹股股份将转为优先股不再流通”“IPO重启会只对持有沪深300蓝筹股的机构配售”等传闻充斥市场。午后,光大证券停牌并承认,其策略投资部 门自营业务“在使用其独立的套利系统时出现问题”,同时申请交易作废,随即遭到上交所否决。这一事件导致几个小时内,期指近60亿空头被屠杀,听信消息入 市的投资者同样损失惨重。

  “乌龙指”不是第一次在股市出现,但产生如此巨大的杠杆效应,在中国股市还是第一 次。显然,在上海证监局和上交所的正式结论出来后,应当启动对光大证券的问责。无论是监管部门对其扰乱市场行为实施惩罚,还是受损投资者索求赔偿,都理所 应当。然而,我们突然发现,对于此类“乌龙指”事件,可以凭借的维权依据似乎少得可怜;对于今后是否还会发生类似事件,也心里没底。

  比如,一指下去而掀起如此波澜,凭光大证券一力无法做到,是大量机构乃至个人投资者使用的程式交易系统参与所致。而程式交易系统闯祸早有先例,市场人士应该对2010年5月6日美国纽交所“乌龙指”导致道琼斯指数骤然出现千点暴跌的事件记忆犹新。在电脑程式交易占比越来越大、可能造成不合理波动已有先例的情况下,如何防范类似风险似乎并未引起重视。如果能借鉴接入交易 所的机构席位强化系统安全,是否可以减少损失?如果出现“乌龙指”后,有某种“断电机制”弥补错误,市场是否就不会如此动荡?如果知道真相的投资者能够当 天卖出股票,而非受T+1制度所限眼看着受损,是否可能减少损失?

  这么多如果,都只是如果。一个黑色幽默式的场景是,在市场知道“乌龙指”的真相后,投资者也没有补救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市场因为一个低级错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而冲击还不仅于此。比如,市场可能短期内出现交投平淡的情况,股指期货投资的风险水平无形中也会升高——今后,他们必须将此类不可控的偶发事件列入风险当中。

  于是,对“乌龙指”事件的定义都成了一个问题。如何确定市场被涉及范围?如何确定受损情况?哪些人是该赔偿的哪些不是?光大证券应该承担多大有限责任?怎么定,投资者可能都不满意。

  “乌龙指”事件,表面上暴露的是光大证券的问题,实际上暴露的是证券交易系统和监管制度的问题。因此,在监管部门调查的同时,相关软硬件建设也不能等着,而应该行动起来。别以为“乌龙指”只是个例,而与自身无关。

  • 责任编辑:郑萌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