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谷 风:是谁强加“政治教育立场”?

林慧思事件的本质,不仅仅是一名小学教师用了“粗口”如此简单,其背后反映的是一种越来越趋激进的政治立场,正在慢慢渗透于传统教育制度当中;而这种政治立场,正在影响或者破坏当前普遍家长对教育的认知。因此,林慧思道歉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或许是,这种“教育政治化”、“教育政党化”的趋势应当受到喝止。

    谷 风

  林慧思事件到底反映了什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但总体而言公众认同,如果政治与教育走得太近,或者政治试图强加于教育,都不可能获得成功。林慧思事件的本质,不仅仅是一名小学教师用了“粗口”如此简单,其背后反映的是一种越来越趋激进的政治立场,正在慢慢渗透于传统教育制度当中;而这种政治立场,正在影响或者破坏当前普遍家长对教育的认知。因此,林慧思道歉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或许是,这种“教育政治化”、“教育政党化”的趋势应当受到喝止。

  攻击学校“犬儒”太过分

  岭南大学文化研究副教授许宝强先生昨日于《明报》撰文,题为《“形象”与“立场”以外的“教育立场”》(下称许文)。内容分析了林慧思事件以及学校的声明,认为“衡量教师专业与教育立场的准则,才不致只剩下是否曾‘夹杂不雅用语及粗俗说话’的结论”。尽管许文用语委婉含蓄,但其对林慧思的同情,以及对“粗口教师”事件的看法,与一众“泛民”政党立场相似。笔者无意批评谁,只是认为,林慧思事件的本质,应当获得社会精英的清晰思考。

  许文试图去解释,宝血学校为何会发出声明,他认为:“以本地的学校,置身于大学学位稀少、充满竞争的社会环境中,加上资讯媒体发达、广告公关盛行,为避免被批评以至‘杀校’,关注‘校誉’和‘形象’,自然不难理解。”于是评论称:“脱离了社会生活的学校,孕育的将是丰富多元的生命?还是苍白虚伪的犬儒?”

  尽管是一连串的反问,并没有肯定答案,但许文的立场已十分清楚。问题在于,对一间独立运作的学校所发出的针对特定事件的声明,就冠之以“避免被杀校”的功利性指责,甚至还将之丑化为“脱离社会”、“闭关自守”、“犬儒”,这种做法是否恰当?身为一名学者,妄自对学校作出如此攻击性的指责,是否太过分?

  学校当然不能脱离社会,更不能闭关自守,但一间小学学校与大学学者自有不同的出发点与利益关注。许文所说的民主、自由、政治觉醒都是空泛的道理,对于一间小学来说,她最重要的教育核心利益在于培育学生。请注意,是培育小学生,而不是大学生,每一阶段的学生都有不同的教育需要;在小学阶段,最重要的是教授基础知识、培育优良品德;而优良品德,小学生的理解很大程度上观乎教师的德行。

  按许文的观点,教师说不说粗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做到“不犬儒”,这同样是“脱离社会生活”的教条理论。如果学校不关注教师的德行,这才是真正的不负责任。同样,如果在小学就应开设“公共政治”这门课、灌输何谓“政治正确”,但对于基础观念尚未建构完善的小学生而言,显然是揠苗助长的行为,且有害而无益。

  学校成政客争斗牺牲品

  许文引述了众多教育学家的教育观点,并在文末得出如下结论:“对‘专业’认真、而非执著于‘形象’的教育工作者,是否应该把这次引起各方争论的事件,转化为促进师生以至整个社会学习的出发点,打开既有的习见及僵化的思维,重新思考什么是‘教育立场’和‘教师操守’,探讨维持‘专业形象’和‘学校声誉’如何与教育相关”。

  没有人会否认,一间学校除了自己内部的教育方案之外,还必须肩负起传播社会公义的责任;但凭什么就去指责一间备受公众压力的学校没有这么去做?仅仅凭一份声明?如果真的如此的话,借用许宝强先生的话,这才是真正的“犬儒”──简单且直接地套用书本理论,立场与结论都如此人云亦云。

  林慧思事件,公众除了忧虑教师德行之外,更深的忧虑还在于,这种动则代入“政治正确”的所谓公义行动,正在不断侵蚀正常或者大多人认同的教育制度与方式。许文中所列数的看似神圣的道理,恰恰忽视了一个最为显著的社会生活趋势:泛政治化。政党意藉林慧思去攻击当局、政客藉林慧思去达到政治目的,如今学者也站出来,藉林慧思事件去彰显自己有多么的正义。如此情状,学者深陷其中尚不自觉,岂不怪哉?

  作者为资深时事评论员

  • 责任编辑:郑学友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