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外媒:既得利益成中国改革难题 创新体制应培养新利益

中国体制改革的困难,不仅来自于官僚体制的阻力,也来自于其他各个方面。如果说改革是体制的改革,每一个大大小小的体制背后都是既得利益。在中国,各个阶层的官僚、公务员体系、国有企业、银行、大学等等都是庞大的既得利益。所有这些体制化的既得利益可以大唱改革,但只可改革他人,不可改革自己。

  要注意到,并不是每一次危机都能被用来克服既得利益。例如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导致了全球性金融危机,但要改革华尔街的既得利益非常困难。到目前为止,人们并没有看到美国政府有真正有效的举措来改革华尔街体制。再者,因为在大众民主下,政府所受的制约越来越大,即使是意在建设一些新制度的改革,也越来越困难。例如2008年之后,奥巴马政府试图进行一项只涉及到数千万人的医疗体制改革,就遇到了政治上的强有力的抵制。

  但从总体上说,比较欧洲和日本,美国制度表现出强大的的创新能力。几个方面的制度,保障了美国社会的三个社会角色的创新能力,即地方政府、企业和社会。第一,美国具有一个典型的联邦制结构,容许地方政府有巨大的创新空间。地方政府具有很大的立法权,这是地方政府创新的制度保障。这是法国学者托克维也尔早就观察到的。较之法国的中央集权制度,美国权力相当分散,这使得美国的制度更具活力。

  第二,美国政府本身没有企业,企业的自主权保障着企业的创新。企业是政府的财源,企业做好了,政府的财源就充足。反之,企业做不好,政府的财源从哪里来?所以,美国的企业是世界上最自由的,因为他们面临的来自政府的管制和规制,较之其他社会少。美国的军事工业更是说明了这一问题。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大国,但政府本身并不拥有军事工业。美国的军事工业创新,完全由企业来完成。政府每年把巨大的国防费用导入私人企业,企业拥有巨大的科研经费来自主创新。冷战期间,美国能够战胜当时的苏联,依靠的是企业。苏联政府拥有企业,依赖政府企业来创新。尽管也在很多领域发展出高科技来,但显得不可持续。整个国民经济的军事化最终导向了经济的解体。

  第三,美国社会的高度自治,社会创新能力比任何国家要强。这也是托克维也尔所观察到的。根据社会经济政治发展的需要,新型社会组织层出不穷,履行着不同的功能。社会组织本身,承担了很多在其他国家要由政府承担的功能和责任,这有效地减轻了美国政府的负担。在很大程度上,美国与其说是一个民主社会,倒不如说其是一个创新社会。

  创新就是在既得利益之外,培养新的利益,在旧的体制之外,培养新的体制。新利益的产生和成长,有利于改革老的利益,新制度的产生和成长,有利于改革旧的制度。这里谈了那么多国际经验,主要是想要说明,中国的改革是可以进行下去的。实际上,如果从制度创新的角度来看中国经验,更容易回答如下关键问题:中国以往的改革是如何成功的?现在的改革为什么进行不下去?应当做什么将改革进行下去?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

  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