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大公报:美策划攻叙冲击全球市场

今年来,金融海啸后的全球财金经济困局又有新发展,当欧美等重灾区表面上似转趋稳定之际,主要的新兴经济体却先后出事,似正继欧美危机后,酝酿一轮新兴经济危机。

  昨日亚洲股汇又再重挫,印度、印尼、泰国及菲律宾等股市所受冲击尤大,跌幅由约百分三到四,各国货币亦再度走贬,再创歷史或近年新低。之前亚洲股债汇市因走资影响已受重挫,今次再挫除了是旧病復发外,还有新的地缘政治因素的作用:美英法等西方大国可能很快便会对叙利亚动武。在这种新形势下,市场的风险更高也更难预测,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亦可大可小,确令人关注,而投资者更要及早调整资产构成。

  今年来,金融海啸后的全球财金经济困局又有新发展,当欧美等重灾区表面上似转趋稳定之际,主要的新兴经济体却先后出事,似正继欧美危机后,酝酿一轮新兴经济危机。触发这场危机的既有外因亦有内因,外因主要是美国联储局的减少负债退市考虑,内因则是各国的自身经济及体制弱点,在热钱流失的冲击下全面浮出。这又再令投资者信心掉失,引致更多资金流走,从而形成恶性循环。当前以“双印”问题最深:印度既内政不修改革停滞不前,还处于高通胀、高财赤和高经常帐赤字的“三高”困局中,而印尼则有经常帐赤字偏高的问题。此外,泰国私人消费信贷增速过快,也带来了债负过高的风险,令投资者不安。

  以上情况已是一片残局,但在当今世界的全球化下,其效果又被扩大。由于新兴经济未能实现脱钩,即少受欧美危机的冲击,又会反过来冲击欧美。欧洲经济仍在衰退中,美国经济虽稍见復甦却步伐不稳,且失业依然偏高。在这脆弱的基础上,受到新兴市场危机的新一轮冲击,料必难于承受。如在这风险高而欠安稳的格局下,再添加新的地缘政治负面因素,确是险上加险前景堪虞。

  基本面既已极度恶劣,尤须注意一些冲击重点或压力点。中东战火必将催逼油价及能源价格上升,随之各种商品价格亦多会上扬。这对本已陷困的经济至为不利,如高度依赖能源入口的欧洲更难望走出衰退开展復甦。高度依赖进口原油的印度亦将受创甚深,如当局被迫加高油价补贴以保民生,则财政会吃不消,如不加补贴则民怨沖天,面对明年大选政府将左右为难。其他多国包括美国,也将受到油价高升的压力,甚至可能引发滞胀的出现。同时汇率的波动也将影响各国对外经贸交流和实体经济的稳定。如美元欧元等成了地缘政治风险上升时的资金避难所,则对其出口及经济復甦十分不利。

  至为关键的因素是美国等对叙动武的程度多深,和由此引发的地缘政治后果为何,而这确实很难预测。无论如何,由新帝国主义者美国,与老牌殖民主义者英法组成的新老霸权主义联盟,乃製造人道及经济灾难的元兇。美英法在“阿拉伯之春”运动爆发后,力图插手其中以引导其发展方向,望能保持其霸权,却都弄得一塌糊涂,本身的国民利益亦受损害,可谓累己累人。利比亚在欧美插手后,动盪至今未息,最近石油出口又受影响,武装分子更由此四出,威胁着广大的北非及西非地区。美国默许埃军政变,已把埃及推向内战边缘。美英等支持叙利亚反对派进行内战,已令“基地”等恐怖组织乘机活跃于中东双子河流域地带,并触发了伊斯兰什叶及逊尼两派的激斗。中东北非成为一片火海、血海的机率日增,对世界的和平与发展极为不利。

    本文是大公报社论。

  • 责任编辑:郑学友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