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周八骏:香港政改决战进入新阶段

环视眼下香港,一方面对立群众走上街头冲突;另一方面视香港政治、社会秩序如无物,亟欲完全颠覆、彻底改变的情绪抬头;这一切,预示香港政改决战即将走向第三阶段即双方全方位短兵相接──街头暴力和议会暴力交错,言文较量与肢体冲撞配合,社会动盪势必拖累整体经济。

  周八骏 

  环视眼下香港,一方面对立群众走上街头冲突;另一方面视香港政治、社会秩序如无物,亟欲完全颠覆、彻底改变的情绪抬头;这一切,预示香港政改决战即将走向第三阶段即双方全方位短兵相接──街头暴力和议会暴力交错,言文较量与肢体冲撞配合,社会动盪势必拖累整体经济。在香港,几乎无人愿意或希望看到香港陷入那样的境地。但歷史就是如此地讽刺。与其将心思和精力浪费于无谓的企求,不如未雨绸缪,为尽量减轻香港“浴火重生”的代价而努力。

  在法理上,关于2016年立法会和2017年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尚未启动《基本法》所规定的“五部曲”,但是,在实际上,围绕2017年能否或者如何普选行政长官这一最关键问题,香港政改已进入决战。

  今年1月,戴耀廷抛出“佔领中环”计划,标誌?反对派在其后台老闆指挥下打响了政改决战第一枪。3月24日,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在香港立法会部分议员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则是中央对“佔中”的原则性回应。嗣后,因应“佔中”运动次第展开,爱国爱港阵营发动批判“佔中”的舆论斗争。

  反对派几乎亮尽了底牌

  由于这是一场决战,形形色色反对派集结起来,不仅提出各种关于普选行政长官的方案,而且,提出关于普选立法会全部议员的方案,企图根本颠覆《基本法》,把香港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变成独立政治实体。

  值得注意的是,反对派“深入了”爱国爱港阵营,或者说,爱国爱港阵营出了“反对派”,若干长期被公认爱国爱港中坚力量领袖,以及虽然加入爱国爱港阵营时间不长却已位居现届政府要津者,竟然一再鼓吹与反对派立场毫无二致的普选行政长官方案。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和验证香港政改进入了决战。

  反对派及其后台老闆,除了提出各种技术上有所差异,本质上却都是颠覆《基本法》的关于普选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全部议员的方案,还企图在“五部曲”之前,设立一个类似于当年起草《基本法》的咨询委员会来讨论香港政改,企图夺走中央对香港政制的宪制权力。

  以上,是8月4日和8月11日之前香港政局大体发展,可以归结为香港政改决战的热身阶段,各方不同程度地摆开了架势,尤其,反对派几乎亮尽了底牌。

  8月4日,因为小学教师林慧思于7月14日辱骂警员事件,旺角街头出现两大对立阵营的若干群众团体之间冲突。8月11日,行政长官梁振英深入天水围,与当地居民座谈,出乎许多人意料地向反对派发起口头反击,同时,支持和反对政府的对立团体发生冲突。这两天所发生的,意味着香港政改决战进入了更复杂而激烈的新阶段──双方不仅思想和舆论交锋,而且,开始群众之间的街头冲突。

  强硬反击令反对派不安

  必须重视的是梁振英在8月11日所展示的强硬姿态。梁振英明白其处境。特区前三届政府管治权威都曾不同程度地因为当时政改问题而受损,现届政府命运则完全取决于当前政改决战。

  8月11日前,人们猜测梁振英会不会以顺从反对派及其后台老闆来谋求度过管治难关?8月11日后,人们的关注点转向另一端:梁振英会不会在政改上与中央保持一致而争取做完任期?

  部分是因为梁振英的态度出现很大幅度的调整,部分是因为香港政局已然陷入不是梁振英个人所能左右的空前混乱,香港社会舆论,尤其反映反对派观点的评论和报道,开始表达对香港失望的情绪,同时,发表企图颠覆香港秩序的主张。

  在反对派中,有人污衊现届政府变成了“黑政府”,有人攻击支持现届政府的团体“暴力祸港”,有人似乎不明就里地谓嘆:香港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一类情绪发泄,表明反对派的视角开始发生重要转移。他们原先是志在必得并且自信能够成功地追求香港政制朝着独立政治实体目标演变,简言之,是谋求香港政治秩序发生符合反对派及其后台老闆利益的转变。而今,他们发现:不仅香港政治秩序转变能否如其所愿是未定之天,而且,他们脚下的社会秩序开始出现不利于他们生存的裂变。反对派习惯于其激进一翼在议会和街头施行暴力,甚至流露欣赏的气色。而今,面对不同派别的部分群众诉诸激进手段,却感到大难临头,深恶痛绝。这是政治贵族的心理,是对政治客观规律无知或认识不足的表现。

  无谓企求不如未雨绸缪

  面对香港政治局势愈益混乱,有人主张,以“全民公投”来谋求香港社会稳定。

  尽管从戴耀廷提出“佔领中环”计划起,反对派的各种关于政改的方案都程度不同地引入“公投”元素,但是,“公投”在那些计划和方案里只是手段之一,犹如中药配方中的一味药。主张以“公投”来维护香港社会稳定者未必是反对派政治人物,但其以“公投”为惟一药方的主张,具有明显的颠覆性,不能不令人担忧是欲根本改变香港政治秩序和社会秩序。

  环视眼下香港,一方面,对立群众走上街头冲突,另一方面,视香港政治、社会秩序如无物,亟欲完全颠覆、彻底改变的情绪抬头;这一切,预示香港政改决战即将走向第三阶段即双方全方位短兵相接──街头暴力和议会暴力交错,言文较量与肢体冲撞配合,社会动盪势必拖累整体经济。在香港,几乎无人愿意或希望看到香港陷入那样的境地。但歷史就是如此地讽刺。与其将心思和精力浪费于无谓的企求,不如未雨绸缪,为尽量减轻香港“浴火重生”的代价而努力。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

  • 责任编辑:郑学友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